Year2006

《论语》一「学而」

学习四书五经之《论语》

《论语》一“学而”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学习”这个词越来越被人狭义的理解,许多人以为只有学生才能与这个词扯上关系,而只有学生手持教科书或者教科书衍生出来的所谓辅导书(又名参考书,资料书……)这一动作才被称为“学习”。于是大多数的人在学习之时伴随的并不是愉悦的心情,即便有也被一种压力所遏制。为了考试而学习并不“悦”。但这句话并没有在这种狭义的理解中失去价值,“时习之”以后,往往可以顺利通过考试,而这又令人心情愉悦。这毕竟不是圣人的本意,我不愿对这句话的理解如此与时俱进。“学习”,并不仅使学生的事,并不仅仅为了考试,自己的兴趣以及对自己人格的塑造才是最重要的事。

我一直不相信男女之间会有真正的友谊,所以我与所有和我接触的异性(亲人家属除外)都保持一种暧昧的关系。于是我对朋友的理解仅限男性。而有朋自远方来确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因为与他们并不常见,便可体验一种不需要考虑任何事情的痛快。人生得意须尽欢,此时不欢,彼时便散,一种不由自己控制的情绪往往会在这时爆发,而这种爆发时最彻底的。胸中块垒融入天宇,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亦乐乎?

我向来不愿做君子,所以即便人不知,我依然会愠,我会愠其不知。有些东西无论你知不知,都是你的错。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不管怎么说,孝是不能忘的。但我要说的是,谁都不好犯上,不好作乱(除非神经病)。“犯上”“作乱”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流行一句话叫“互相尊重”。“上”不尊重“下”,“下”难免就犯“上”,况“上”往往也是“下”翻身做的。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巧言令色”一直在作为一个贬义词使用却丝毫不影响大多数人在追求巧言令色的最高境界。有些人确实“仁”,也确实不愿如此,但他还是如此去做。他必须因为他的“大仁”而去“巧言令色”。我就是这样理解的。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大部分人不会这样做,而一部分人确实日三省其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不忠。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不信。传不习乎?不习。三省之后不改其错,有屁用。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便民以时。”

前两条确实需要。在社会高度化分工之后,第三条对一个国家来说似乎已不实用。但作为个人,我们麻烦别人做事似乎也应该挑别人有空的时间。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一个坏人掌握了很好的技能是可怕的。这一点谁都懂,却很少有人注意。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我们要像追求美女那样追求良好的品德。至于后面几句,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诚然,一般情况下,大家都是认真工作的,但如果你打算明天辞职,今天还会一如既往,认真工作吗?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我只说最后一句很难做到,尤其是在这个个性张扬的时代。过分强调个性往往会造出一批固执己见不听他人言的人,有错也不去改,或者不敢去改,改了就怕别人说他没个性。

△曾子曰:“慎终,归远,民德归厚矣。”

△子禽问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关于温良恭俭让的问题,在对我来这个大学起决定性影响的面试中碰到过。当时我说只要有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便自然而然了。这里我还想说,这些东西都是塑造人的内心的,而不是做岳不群那样的人。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我想到一句话:“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一个人的行为最能体现他的德行。”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抑不可行也。”

现在建设和谐社会,主旨固然好,但有好多和谐是“知和而和”,任何可以修饰的名词前加“和谐”两个字好像就是响应号召。

△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我不明白有子要说什么,如果仅仅是字面意思的话,这仅仅是一个快被传烂的道理。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再一次印证我不是孔子眼里的君子。我食求饱,居求安,如果连这个也不能保证,我的品行也肯定会大打折扣。

△子贡曰:“贫而无谄,福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

孔子说的太好了!但富而好礼,好多人说他虚伪;贫而乐,好多人说他是傻子。

△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从已知发现未知,不仅对个人有用,对全人类都有用。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更患不知己也。

青春禁忌游戏

昨天晚上看了人大新闻学院雁渡寒潭话剧专场《禁忌·游戏》。很好的本子,其反映现实的真切让我怀疑是一个当代的人写的。后来知道这是前苏联的,原名《青春禁忌游戏》。
对于昨晚的表演,我要用中规中矩来形容,他们很好的诠释了剧本,但缺少自己的创新。饰演拉拉的那个可能是美女的(太远了,看不太清楚)演的真好,如果她的一切真的是演出来的的话。我以为更多的是由她的先天条件决定她太适合这个角色了,她几乎并不需要演,这种从容如果真的是演出来的,那她就是一个表演天才(她的比较大的缺点是说话几乎从来都是一个调调)。饰演瓦洛佳的居然也是个女的(这个是今天早上才确认的,因为她演得太好了),说话不紧不慢,每一句却有那么有威慑力,我以为一个真正的男性也未必能演到她这种程度,我欣赏而或是佩服她。
当然,我还是有不满意的地方。……省略了吧,大家都是大学生,何必这么苛求呢?
大学是个原创得天堂。我不想再看到一些老剧本再上演,即使诠释得再好(当然这是不可避免要出现的,我依然会去看)。我们完全可以写出自己的剧本,在大学这个小圈子里,大可不必考虑过于官僚的问题,可以更真实的写些东西。我们现在已经在河边走了,但还可以看到干的地方,可以写出干的东西,当我们真的到了水里,彻底都湿了,一大半的人要倒戈。

时间

时间
就如同
感冒者的鼻涕
只要洗
总是有的

看完了苏童的《碧奴》

作为书是成功的,作为小说和神话是失败的。

【诗】想到西毒何殇给春树的一首诗

恋人牵手走在
百家园的孔子面前
在东风楼下吻别
约好晚上
在我们校训石头的后面
聊天做爱
夜晚
与蝉鸣交错的呻吟
让每个人感到
无限甘甜
 
一件事情
让我极其不情愿的想起了
西毒何殇给春树某首诗中的
一句
“西北大学有一条规定:
男生不得随意进入女生宿舍
就象男人不得随意进入女人身体一样天经地义”
——这个学校也出现了
这条所谓天经地义的规定
从十月三十二号开始实行

 

【诗】喜剧讲座

把索尼说成SONY的老教授

用他自认为幽默的方式

给我们讲清朝的历史

 

他确实吸引住了

我们这些凡夫俗子

却是被一个神经质的老头所不齿

 

他问,用一种近乎吵架的语气

你讲这些东西在现代社会有什么用

对建设和谐社会有什么意义

 

在这样一个讲座中

显然没人理会和思考这个不速之客提出的

似乎大话十足的问题

 

人们沸腾了

仿佛要把所有以前积蓄的怨恨

借机发泄出来

 

你丫给老子滚出去

你他妈滚蛋

龟儿子蜎出去

 

各种方言的骂人话立刻汇聚一堂

当然已容不下这个老头子

在保安来临之前他如了人们的愿

 

老教授继续

并一再把这个老头当作笑料

就好像他自己不是一个老头子一样

 

人们在看过这一场喜剧后

心灵不再空虚

含笑听着这个已经于己没什么意义的讲座

 

的确,这个讲座还有什么意义呢?

                  

【诗】小男人(外一首)

小男人

你说
我把这个东西拿起来
你把袋子打开

我再把这东西放进去
好,你再把袋子合上
好像老子什么都不会
你丫真是我最不喜欢的那种
小男人

2006-11-13

无话可说

——我主要看当代……
——我从来不看当代的东西

——你是不是想说说现代……
——我从来不看现代的东西

——我主要是在网上……
——在网上的都是混混

2006-11-13


【诗】打油诗一首给老蔺、二二三四、静静、楠

天净沙·大学
碎纸插座破墙,纸篓暖气旧箱,书桌饭桌大床,十年寒窗,只为继续寒窗。

舞会

今天光棍节,扫盲舞会。
开学最尽兴的活动。
生活部不愧是与原来的女生部并的,确实有好多女(最主要的是有好多美女)。
预先设计的开场结束后,马上进入正题。
与自己的舞伴平四华尔兹。
最后蹦迪,全场沸腾。
操,买了一瓶可乐,喷全场。
一个字,“爽”!

校园摇滚节

今天晚上去了北大看摇滚音乐节,是levis主办的,整场晚会都是他们的广告,从主持人到乐手。
见到了二手玫瑰和谢天笑(还好他们没做广告),现场人不是很多,但是气氛很热烈。他们唱得很卖力。很高兴见到谢天笑。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