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七月 2006

【诗】酸葡萄

我给了H一颗葡萄,她说
好酸
它惨遭唾弃
我向全世界宣布
葡萄是酸的

你也给了H一颗葡萄
她却说
真甜
你向全世界宣布
葡萄是甜的

你我都没有
吃到葡萄
舆论却只把这个事实加在
我的身上

于是你自认为
吃到了一颗
甘甜无比的
葡萄
而那颗葡萄恰恰就是
酸的

【诗】朋友(写给F)

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
即便它的用途只是
撕碎成更小的纸片
我让它们洒落在你的胸前
就像一个饿极了的孩子在吮吸
一个陌生女人的甘甜
于是
我看不见你仅有的
两只乳房
可以将错就错的把你当作
我的朋友

去你妈的青春期

好多人怕变老,总是爱把人往年轻说,久而久之,社会上便形成一种风气,人也被越说越年轻。当我看到一个年过四十的唱歌的家伙被称作青年歌手时,我差点吐血。这也就不难解释李傻傻一个二十几岁的人被称作少年作家了。

我也怕变老,一想到走路要被人搀扶,满脸的皱纹,掉光的牙齿,不至于心惊胆战的发抖,也总感觉不爽。但是我不需要总是有人往年轻里提醒,我多大我自己清楚,长大变老是谁也躲不掉的,何况我现在只是长大,而不是变老。我不愿意别人叫我男生,因为我已经是男人了。

青春期,我们每个人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有太多需要追忆的东西,这就惹得更多的人不愿意一下子脱离,二十大几说自己还在青春期,呸,连青春也快算不上了还“期”呢。我当然也会去追忆,但是我今天在这里写这些东西就是要说,老子已经与青春期脱离。

我听歌的理由就是伤心欲绝

我听歌的理由就是伤心欲绝,至少我现在这样认为。

每个人都在变化,我当然也不例外,我甚至变得程度更大一些,但我却爱在一段时间内认定一件事情,这也许是不成熟的表现,但是我喜欢这样。成熟不可以当饭吃,做我喜欢的事情却会使我快乐。所以即使我在伤心欲绝的时候听歌,也会因为有这样一个认定而快乐。

我所以伤心并不是我少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等等等等,我是为我的无所事事而又懒惰而伤心,在一个闲暇的时间,本来是可以在平时自己喜欢又不涉及的地方大展宏图的,可是人就是这样一种动物(至少我是这样一种动物),越是无所事事就越不想做事,由是我伤心。我并不伟大,所以我的伤心不是为全人类有这样一种缺点,就是为了我自己。

我是一个没有恒心的人,三年来一直坚持的是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这是因为一些人的逼迫;三年来放弃了许多一直在放弃的或者只放弃一次便再也提不起来的东西。真正了解我的人少之又少,知道我有能力的人埋怨我不去做,知道我没恒心的人还以为我根本没有能力去做,以至于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三年作了些什么。

是的,每个人都在改变,我改变了好多表象上的东西,可是我的内心一如既往的脆弱,不然我为何会放下许多当初信心十足的事情?是的,我还并没有长大,即使我杀了人必须判死刑。

我也不想长大,谁都向往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一些事情不会因为你的不想而改变,既然必须长大,我也不应该害怕面对,我也并没有害怕。长大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是我不害怕。我也不需要一些人来替我害怕,我谢谢这些人的关心,但是这样做的后果是晚一些长大,蛹化蝶痛苦,但既然迟早要痛苦,何不让他早点过去?

去你妈的“出发点是好的”,这句话是百分之八十错事的借口。我只知道因为打败仗被杀头的将军原本没有一个想打败仗。自己做下的事情要承担责任,如果世界上任何的错事都可以以一句借口搞定,责任这个词恐怕要在词典上消失。

我必须做点事情,因为行尸走肉浪费粮食连一个死人也不如,这就是干吗我欲绝。当然我得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让情绪把我控制,使我真的死去,因为这样就是不成熟的表现,就是没有长大的表现。为了是痛苦过去,我应该面对而不是逃避,所以我要长大,我要接受那该死的理智。虽然它该死,但是作为一个人存在于世上,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有好多东西是该死的,可是你却需要它。我们咒骂它的时候往往情绪激动只看到它使你不开心的一面,我们极度不喜欢它却始终不能把它赶走。这看上去很无聊,可我们不都生活在无聊之中吗?我们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重复,足够多的重复足以使你无聊,即便有一两件事情因为自己的喜爱而冲淡了无聊的成分,而又有足够多的别的事情让你体会它。

你可以开高雅的玩笑,你可以开低俗的玩笑,你可以开过分的玩笑,就是不要开无聊的玩笑。我曾经这样讲过,可是什么是无聊的玩笑?这并不像杀人抵命那样容易界定。

我已无言,radiohead的一张专辑放完了,我又想起一个外国人说中国人都是贼,说我们听歌从来不付钱。这话听起来冠冕堂皇,似乎很有道理,但确实很容易反驳的,而且可以反驳的有理有据,甚至可以是说这话的人不敢答复。我觉得我可以做到,但是我不想别人以为我因为自己免费听了好多歌而无聊的辩解,对此我再不说话。

我现在经营这里,我不知道我还会为这里写多少东西,反正今天写上第一条,从这条起,每一条都可能是最后一条。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