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浏览七月 2006

【诗】酸葡萄

我给了H一颗葡萄,她说
好酸
它惨遭唾弃
我向全世界宣布
葡萄是酸的

你也给了H一颗葡萄
她却说
真甜
你向全世界宣布
葡萄是甜的

你我都没有
吃到葡萄
舆论却只把这个事实加在
我的身上

于是你自认为
吃到了一颗
甘甜无比的
葡萄
而那颗葡萄恰恰就是
酸的

【诗】朋友(写给F)

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
即便它的用途只是
撕碎成更小的纸片
我让它们洒落在你的胸前
就像一个饿极了的孩子在吮吸
一个陌生女人的甘甜
于是
我看不见你仅有的
两只乳房
可以将错就错的把你当作
我的朋友

去你妈的青春期

好多人怕变老,总是爱把人往年轻说,久而久之,社会上便形成一种风气,人也被越说越年轻。当我看到一个年过四十的唱歌的家伙被称作青年歌手时,我差点吐血。这也就不难解释李傻傻一个二十几岁的人被称作少年作家了。

我也怕变老,一想到走路要被人搀扶,满脸的皱纹,掉光的牙齿,不至于心惊胆战的发抖,也总感觉不爽。但……

阅读全文

我听歌的理由就是伤心欲绝

我听歌的理由就是伤心欲绝,至少我现在这样认为。

每个人都在变化,我当然也不例外,我甚至变得程度更大一些,但我却爱在一段时间内认定一件事情,这也许是不成熟的表现,但是我喜欢这样。成熟不可以当饭吃,做我喜欢的事情却会使我快乐。所以即使我在伤心欲绝的时候听歌,也会因为有这样一个认定而快乐。

我所以伤心……

阅读全文

© 2017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