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
即便它的用途只是
撕碎成更小的纸片
我让它们洒落在你的胸前
就像一个饿极了的孩子在吮吸
一个陌生女人的甘甜
于是
我看不见你仅有的
两只乳房
可以将错就错的把你当作
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