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人怕变老,总是爱把人往年轻说,久而久之,社会上便形成一种风气,人也被越说越年轻。当我看到一个年过四十的唱歌的家伙被称作青年歌手时,我差点吐血。这也就不难解释李傻傻一个二十几岁的人被称作少年作家了。

我也怕变老,一想到走路要被人搀扶,满脸的皱纹,掉光的牙齿,不至于心惊胆战的发抖,也总感觉不爽。但是我不需要总是有人往年轻里提醒,我多大我自己清楚,长大变老是谁也躲不掉的,何况我现在只是长大,而不是变老。我不愿意别人叫我男生,因为我已经是男人了。

青春期,我们每个人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有太多需要追忆的东西,这就惹得更多的人不愿意一下子脱离,二十大几说自己还在青春期,呸,连青春也快算不上了还“期”呢。我当然也会去追忆,但是我今天在这里写这些东西就是要说,老子已经与青春期脱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