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回来
你说你身上只剩下
两美元

蹲在墙脚
摘下那顶破礼帽
放在自己面前

从上午等到中午
从一点等到两点
过路的,你可怜可怜

傍晚
没有盛放货币的礼帽
更加难看

终于一个人向你走来
是对面那个没有手的家伙
他也在墙脚蹲了一天

他向你伸出白嫩如玉的
双手
求你可怜可怜

你说我身上也只有
两美元
他说:

“呸!
原来你小子还有
十几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