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狂奔
见到沙子
榆林就到了

没有榆树
更没有榆树成林
只有一些比榆树更厉害的植物
抓住地上的黄沙
使它们如榆树一般
扎根地下

两个爱好相同的人
会面
两个爱好迥异的人
中间夹着一个没有爱好的人
不知多难受的
也会面

一个难看的男人
梳着难看的发型
带着难看的眼镜
跳着世界上最难看的街舞
在一辆难看的班车里的一台
难看的电视上
被几个比他更难看的人放映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找到了更黑的东西
——那辆白色的班车里
那些所谓的黄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