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十二点四十五分
现在已经四十六分了
我想
不打破夜的寂静地
大叫一声
打破让我难以入睡的
昏黄的灯
透过树林的
让人在压抑中希望的影
那影
却如同一碗好粥
粘粘的放在那里
没人去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