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十一月 2006

看完了苏童的《碧奴》

作为书是成功的,作为小说和神话是失败的。

【诗】想到西毒何殇给春树的一首诗

恋人牵手走在
百家园的孔子面前
在东风楼下吻别
约好晚上
在我们校训石头的后面
聊天做爱
夜晚
与蝉鸣交错的呻吟
让每个人感到
无限甘甜
 
一件事情
让我极其不情愿的想起了
西毒何殇给春树某首诗中的
一句
“西北大学有一条规定:
男生不得随意进入女生宿舍
就象男人不得随意进入女人身体一样天经地义”
——这个学校也出现了
这条所谓天经地义的规定
从十月三十二号开始实行

 

【诗】喜剧讲座

把索尼说成SONY的老教授

用他自认为幽默的方式

给我们讲清朝的历史

 

他确实吸引住了

我们这些凡夫俗子

却是被一个神经质的老头所不齿

 

他问,用一种近乎吵架的语气

你讲这些东西在现代社会有什么用

对建设和谐社会有什么意义

 

在这样一个讲座中

显然没人理会和思考这个不速之客提出的

似乎大话十足的问题

 

人们沸腾了

仿佛要把所有以前积蓄的怨恨

借机发泄出来

 

你丫给老子滚出去

你他妈滚蛋

龟儿子蜎出去

 

各种方言的骂人话立刻汇聚一堂

当然已容不下这个老头子

在保安来临之前他如了人们的愿

 

老教授继续

并一再把这个老头当作笑料

就好像他自己不是一个老头子一样

 

人们在看过这一场喜剧后

心灵不再空虚

含笑听着这个已经于己没什么意义的讲座

 

的确,这个讲座还有什么意义呢?

                  

【诗】小男人(外一首)

小男人

你说
我把这个东西拿起来
你把袋子打开

我再把这东西放进去
好,你再把袋子合上
好像老子什么都不会
你丫真是我最不喜欢的那种
小男人

2006-11-13

无话可说

——我主要看当代……
——我从来不看当代的东西

——你是不是想说说现代……
——我从来不看现代的东西

——我主要是在网上……
——在网上的都是混混

2006-11-13


【诗】打油诗一首给老蔺、二二三四、静静、楠

天净沙·大学
碎纸插座破墙,纸篓暖气旧箱,书桌饭桌大床,十年寒窗,只为继续寒窗。

舞会

今天光棍节,扫盲舞会。
开学最尽兴的活动。
生活部不愧是与原来的女生部并的,确实有好多女(最主要的是有好多美女)。
预先设计的开场结束后,马上进入正题。
与自己的舞伴平四华尔兹。
最后蹦迪,全场沸腾。
操,买了一瓶可乐,喷全场。
一个字,“爽”!

校园摇滚节

今天晚上去了北大看摇滚音乐节,是levis主办的,整场晚会都是他们的广告,从主持人到乐手。
见到了二手玫瑰和谢天笑(还好他们没做广告),现场人不是很多,但是气氛很热烈。他们唱得很卖力。很高兴见到谢天笑。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