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牵手走在
百家园的孔子面前
在东风楼下吻别
约好晚上
在我们校训石头的后面
聊天做爱
夜晚
与蝉鸣交错的呻吟
让每个人感到
无限甘甜
 
一件事情
让我极其不情愿的想起了
西毒何殇给春树某首诗中的
一句
“西北大学有一条规定:
男生不得随意进入女生宿舍
就象男人不得随意进入女人身体一样天经地义”
——这个学校也出现了
这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