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2007

两首诗恢复写博

一个贱人

在中关村的路上

我看到一个

以乞讨,或者说

受他人胁迫

而乞讨为生的小孩

不小心掉了一块钱

 

一个路过的叔叔

捡起来给他递过去

孩子怯生生的接过

也许他

还没有学会说谢谢

 

这时候出现一个妇人

夺过那张

已经沾满污迹的纸币

装出一种伪善的

孤苦伶仃

并以此为借口

振振有辞

 

这一刻我觉得

这个人贱到

比不上

她想据为己有的东西

2007-10-09

心理医生

<

p>这两天心血来潮

读一本关于心理疾病的书

发现自己的一些行为

与一些心理疾病的特征

惊人的相似

 

正当我开始怀疑自己

出现了心理问题

一个正在读医书的舍友

高呼自己得了

非典艾滋癌

 

就像先前

我一直以为

自己的眼镜有膜

拼命用眼

视力却

一点也没下降

直到有一次

眼镜框坏了

给我换框子的女孩

聊天时无意说了一句

你的镜片

为什么没加膜

于是

一发不可收拾

从此

生活在这种阴影中

不能摆脱

我的眼睛

也越来越模糊了

2007-10-09v

《无话可说》(给那个原本阴魂不散的人)

无话可说

你从来没有像昨天那般

听我的话

可是

你为什么听我的话

你明明知道

所有的都已经过去了

却一再想着给我补偿

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

而现在我也成不了

你的什么人了

 

或许仅仅在昨天

我还能为你辗转反侧

但是今天我一定

睡个好觉

即使你还思想着我

我也要决绝的不再想你

 

一切都不会有意外

那么是不是太快了

 

我不希望你是在逃避

而你真的不是

我不希望你伤心

那么你有没有呢

 

也许我的QQ还能

再为你开一次

打开你的远程控制

让我这边的电流

来控制你那边的电脑

 

人民大学的校规

我不能随便的

走进你的宿舍

我却可以肆无忌惮的

控制着

远在你宿舍的电脑

我倒是希望这能代表我

进入你的身体

可是这真的

什么也代表不了

所有这一切

原本可以有的意义

都被你一票否决

我若有所失

无话可说

2007-8-1

【诗】《唐僧肉》

唐僧肉

这两天的雨

总是下得黄河

如蒸笼一般

雾气弥漫

就着劳伦斯

扑朔迷离的谋杀

我仿佛真的

躺在蒸笼里

吮吸着

一头雾水

只湿

但却不热

而我想的是

那些妖怪

蒸着吃唐僧肉的时候

他是不是也有

同样的感觉

2007-7-30

【诗】《不习惯》

不习惯

我用为数不多的几次

见面机会

见证着你

从一个女孩

变成一个女人

 

我用为数不多的几次

谈话机会

见证着你

从不省事

变得不懂事

 

我说的话

你是愿意听啊

是愿意听啊

还是愿意听啊

我决不强求

 

也许所有故乡的人

都和你一样不拘小节

你都惯了

我也惯了

但我们彼此并不习惯

2007-7-26

【诗】《小姑娘》

小姑娘

看着你现在的照片

我只能想起我们

在一起的时候

你乖巧俏皮

惹人喜爱

至少是

惹我喜爱

惹得

那个时候的我

无比喜爱

但你长大了

在那个时候

你就长大了

于是我不再喜欢你

事实也不让我们在一起

以至于现在

你似乎真的长大了

我却突然又觉得

你是那样的

惹人喜爱

至少是

惹我喜爱

2007-7-23

诗 | 变

你确实打扮得更加
花枝招展
但在那一大堆人里
还是我先把你认出
你的镜片厚了
尽管度数没有增加
你的头发长了
尽管数量没有增多
反正你是变了
变得好像没有以前的人
再能认出来一样
但我们依然继续着
多少年前
没有说完的话题
因为你我骨子里
还是老样子
我们互相看不上
已经许多年了

2007 年 7 月

【诗】《三里洞》

 

三里洞

在满是煤矿的家乡

 

我见过一些这样活着的人

他们和我们一样

吃饭

睡觉

谈笑风生

 

我见过

生活的如此贫困的人

甚至司空见惯

他们

或者就是以前的我们

和现在的我们一样

吃饭

睡觉

谈笑风生

 

我并不觉得

他们与我们

有什么不同

自然

我也不会

为他们难受

更不用说

给他们同情

 

今天我是怎么了

我看到这样的场景

无语了

真的难受了

是他们不一样了

还是

我变了

2007-06-12

【诗】《愤慨》

 

愤慨

我把所有

原本在

今天下午的事

都人为的

改变了时间

我推掉了所有

今天下午的约谈

你以为我

什么都不为吗

 

在我即将出发的时刻

却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

“非常抱歉”

其实

也许你知道

即使你不给我这句话

我也会原谅你的

可你不觉得

对着这样一个人

你这条轻而易举的短信

显得更加残忍吗

 

我并不是在说你

因为这并不是你想做的

因为我们也曾经历过

同样的迫不得已

甚至仅仅因为你的

楚楚可怜

 

那么我该说谁呢

是不是该骂骂那个

始作俑者

它总是在我们

深呼一口气后

给我们打击

总是在我们兴高采烈时

与我们做这种世界上

最无聊的游戏

可我却又无从骂起

要不是它

我们这一群人

现在还是

陌路人的模样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

修改我的QQ签名:

“我什么都不想做,

因为没有什么

可以发泄我的

不满与愤恨!”

2007-06-09

【诗】《热》

 

洗完澡

我并没有擦干

湿透我衣服的

已经是汗

2007-06-07

【诗】《唐朝》《浪漫军团》《高考啦》

 

唐朝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

能在人大看到唐朝乐队

当然我更没有想到

丁武已经老到这种地步

 

遥想丁武当年

唐朝初成立

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

谈笑间

高音灰飞烟灭

 

今天

你居然只唱了两首歌

《飞翔鸟》还则罢了

《国际歌》居然

也降了一个八度

让我轻而易举的

跟着你们唱

这种轻而易举

真的不爽

2007-06-06

浪漫军团

我很讨厌这个名字

就像我讨厌唐朝乐队的

那首《浪漫骑士》

仅仅是讨厌名字

 

主唱

当你说到你们的贝斯

今年高三明天高考

确实把我镇住了

我开始喜欢你们

不是因为你们今天拿了冠军

我是真的喜欢你们

这样一群人

带着这种情绪

又没好好听歌

2007-06-06

高考啦

<

p>他妈的又高考啦

那些还在高三奋斗的弟兄

你们加油啊

希望你们能考到一个

像我这样的鸟地方来

因为我在这个地方

觉得还不错哈

2007-06-06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