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一月 2007

《论语》三“八佾”(下)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

非常之人才有非常之事。做非常之事的人大多也是非常之人。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鬼神是存在于主观上的。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间接的往往是大的。

△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子入太庙,每事问。或曰:“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子闻之,曰:“是礼也。”

不懂装懂有时候是策略,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不要的好。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成绩不重要,努力了就好。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原则性的东西是不该因为任何别的东西而改变的。

△子曰:“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

现在人们反对形式主意,好多人把必要的东西也当成了形式。

△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现在好多人都以为忠就要吃亏,结果都被小聪明给误了。

△子曰:“《关睢》,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这和思无邪有什么区别?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啊。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也不能对管仲太苛求了。

△子语鲁大师乐,曰:“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

音乐就是这样。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美也。”

我听不出这些东西。

△子曰:“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

一个人很难与社会对抗,但这个人最后成了社会。

《论语》三“八佾”(上)

△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我只学到一点,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这刚好印证了我的仁义礼智信有了的话,必有温良恭俭让。

△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

心中有礼,哪怕形式再简陋也无所谓。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用历史的眼光看的话,这正是所谓的文明人对野蛮人的看法。

△季氏旅于泰山,子谓冉有曰:“女弗能救与?”对曰:“不能。”子曰:“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

森严的等级,确实是孔子所推崇的。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我不是君子,我不能每每做到“揖让而升,下而饮”,有时候做到了,但并不是我想成为君子。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绘事后素”,可孔子为什么要删订《诗经》呢?他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不是好比给别人一张有颜色的纸让别人作画吗?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徵之矣。” 

事实胜于雄辩。任何理论都需要事实来证明。

去年元旦的回忆

在ebay(人名)的率领下,有好多人开始怀念我们的自主招生考试(也许有的人本来就在怀念)。我只知道去年的昨天,我参加了有生之年第一次面试。因为通过不了对我影响并不是很大,所以我很轻松的应对。也许正是这个原因让我通过了这一次考试,因为和我一起通过的都是那天在候考室里一起聊天的人。
正式这次聊天,我认识了那些是我能一起回忆那些事的人。所有这一切的叙述在ebay和流畅的博客中都有,他们写的都很完备,我不需要再补充。
对于我自己,我还认识了周也荻和王晓燕(下落不明啊)。
需要回忆,真的需要。那么我就如此回忆一下……

【诗】你的博

夹过烟的手指
被香皂洗过
有炒豆子的
香味
飞舞在键盘上
仿佛
一粒粒的豆子
从锅中倒进盘子里的
瞬间
拈起鼠标
又如小时候
爬在床上看着电视的
情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经意间进入你的
博客
发现你的像豆子
一样的文字
让我的大脑通过眼睛感受到
幸福

《论语》二“为政”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孔子说让实行德政。我以为其实孔子所谓的“居其所”,说起来非常简单,只要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必能达到“为政以德”“众星共之”,但世间“公平”两个字是何其难啊。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作为我个人,我很讨厌一个人按自己的意愿删改别人的东西后拿给别人去看。这样就很难客观的评价这个东西了。我如果真打算认真的看一部文学作品,我是一般是不会看序的(尤其是他序)。面对被孔子删改过的《诗经》,我只能同意他的说法。不过我想我对‘思无邪’的理解大概与孔子不同。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按照现在的国情以及世界的形势,孔子的说法是有些片面。很明显,法治德治是应该并举。不过,我以为当真有一天不用法律只靠道德就能维持社会秩序的话,那就将比共产主义更好。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一辈子能做到不惑足矣。从这里可以看出孔子对自己的评价还是很客观的,他并没有过度谦虚,自己达到什么高度就说什么,不像现在某些人,已经让人感到虚伪了。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只要怀有真情实感,孝是自然而然可以做到的,不必老用礼来定义。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有情有义则必敬,只要敬,就不会色难了。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孔子能“省其私”,而现在的老师不能,他也没有这个义务。所以还是应该多向老师发问。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人不可貌相,了解一个人更应当了解一个人的内心啊。只有了解了他的内心之后,才能真正的读懂一个人。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我温故一般不知新,谁来当我的老师?
△子曰:“君子不器。”
虽说要全面,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这一点我倒是经常做,不过我真的不是君子。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老有人说中国人总是在勾心斗角,而外国人却重团队精神,所以一旦涉及到团队才能完成的项目,总是外国人强一些。这是不是就是孔子的君子小人之比呢?我可不希望这是真的。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我就是学而不思,还真是觉得很惘然,以后多思考啊。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舆论的力量确实很大,只要能遏制和利用舆论,一些祸事很快就会消弭。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谦虚并不是老说自己不行。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上司有本事他才是你的上司,你要学他,你才能达到他的高度。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谁都不喜欢奸人坏人,而且害人的也常常是这些人。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以前说过,互相尊敬嘛!
△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万物皆有相似的一面,但并不是每一样东西都可以类比。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诚信,当代一大问题。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历史上能有这样的观点,真是让人佩服。

我仿佛欣喜若狂!

平安夜,我突然听gy给我说我和蔺游云在初中时期拍的半裸照片曾经在我们中学的橱窗上公开展示,我马上责备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个消息。要知道我要是早知道这个消息的话我一定会欣喜若狂。
我所在的初中的橱窗,即便连当时的江泽民朱镕基的照片都上不了,更不用说港台明星的写真了。而居然能把我们俩近乎于写真的照片放上去,当真让我高兴。这种心情真的让人难以言喻。
我不管当时放这照片的寓意是什么(一般来说,没有一点寓意的东西是不会上橱窗的),我也不知道我当的是正面教材还是反面教材,我也不去考虑这个问题,其实我更希望是反面教材,因为现在的人往往对反面的东西关注的更多一些,虽然我对自己在家乡的名气还是有一点信心的,并不需要通过这个来增加。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正面教材,因为按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流行规则,如果是反面的话早就传到我的耳朵里了,而事实上我从来没有在除她之外的任何人口中听到过这个事件,要不是我对这个哥们儿比较信任,我几乎要怀疑整个事情的真实性了。
总之,时隔那么多年,提起这件事,我肯定不会有假如当时提起的话的激情,但是我可以感觉的那时的感觉,我仿佛欣喜若狂!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