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我突然听gy给我说我和蔺游云在初中时期拍的半裸照片曾经在我们中学的橱窗上公开展示,我马上责备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个消息。要知道我要是早知道这个消息的话我一定会欣喜若狂。
我所在的初中的橱窗,即便连当时的江泽民朱镕基的照片都上不了,更不用说港台明星的写真了。而居然能把我们俩近乎于写真的照片放上去,当真让我高兴。这种心情真的让人难以言喻。
我不管当时放这照片的寓意是什么(一般来说,没有一点寓意的东西是不会上橱窗的),我也不知道我当的是正面教材还是反面教材,我也不去考虑这个问题,其实我更希望是反面教材,因为现在的人往往对反面的东西关注的更多一些,虽然我对自己在家乡的名气还是有一点信心的,并不需要通过这个来增加。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正面教材,因为按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流行规则,如果是反面的话早就传到我的耳朵里了,而事实上我从来没有在除她之外的任何人口中听到过这个事件,要不是我对这个哥们儿比较信任,我几乎要怀疑整个事情的真实性了。
总之,时隔那么多年,提起这件事,我肯定不会有假如当时提起的话的激情,但是我可以感觉的那时的感觉,我仿佛欣喜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