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我只学到一点,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这刚好印证了我的仁义礼智信有了的话,必有温良恭俭让。

△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

心中有礼,哪怕形式再简陋也无所谓。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用历史的眼光看的话,这正是所谓的文明人对野蛮人的看法。

△季氏旅于泰山,子谓冉有曰:“女弗能救与?”对曰:“不能。”子曰:“呜呼!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

森严的等级,确实是孔子所推崇的。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我不是君子,我不能每每做到“揖让而升,下而饮”,有时候做到了,但并不是我想成为君子。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绘事后素”,可孔子为什么要删订《诗经》呢?他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不是好比给别人一张有颜色的纸让别人作画吗?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徵之矣。” 

事实胜于雄辩。任何理论都需要事实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