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

非常之人才有非常之事。做非常之事的人大多也是非常之人。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鬼神是存在于主观上的。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间接的往往是大的。

△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子入太庙,每事问。或曰:“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子闻之,曰:“是礼也。”

不懂装懂有时候是策略,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不要的好。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成绩不重要,努力了就好。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原则性的东西是不该因为任何别的东西而改变的。

△子曰:“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

现在人们反对形式主意,好多人把必要的东西也当成了形式。

△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现在好多人都以为忠就要吃亏,结果都被小聪明给误了。

△子曰:“《关睢》,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这和思无邪有什么区别?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啊。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也不能对管仲太苛求了。

△子语鲁大师乐,曰:“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

音乐就是这样。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美也。”

我听不出这些东西。

△子曰:“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

一个人很难与社会对抗,但这个人最后成了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