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孔子说让实行德政。我以为其实孔子所谓的“居其所”,说起来非常简单,只要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必能达到“为政以德”“众星共之”,但世间“公平”两个字是何其难啊。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作为我个人,我很讨厌一个人按自己的意愿删改别人的东西后拿给别人去看。这样就很难客观的评价这个东西了。我如果真打算认真的看一部文学作品,我是一般是不会看序的(尤其是他序)。面对被孔子删改过的《诗经》,我只能同意他的说法。不过我想我对‘思无邪’的理解大概与孔子不同。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按照现在的国情以及世界的形势,孔子的说法是有些片面。很明显,法治德治是应该并举。不过,我以为当真有一天不用法律只靠道德就能维持社会秩序的话,那就将比共产主义更好。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一辈子能做到不惑足矣。从这里可以看出孔子对自己的评价还是很客观的,他并没有过度谦虚,自己达到什么高度就说什么,不像现在某些人,已经让人感到虚伪了。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只要怀有真情实感,孝是自然而然可以做到的,不必老用礼来定义。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有情有义则必敬,只要敬,就不会色难了。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孔子能“省其私”,而现在的老师不能,他也没有这个义务。所以还是应该多向老师发问。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人不可貌相,了解一个人更应当了解一个人的内心啊。只有了解了他的内心之后,才能真正的读懂一个人。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我温故一般不知新,谁来当我的老师?
△子曰:“君子不器。”
虽说要全面,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这一点我倒是经常做,不过我真的不是君子。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老有人说中国人总是在勾心斗角,而外国人却重团队精神,所以一旦涉及到团队才能完成的项目,总是外国人强一些。这是不是就是孔子的君子小人之比呢?我可不希望这是真的。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我就是学而不思,还真是觉得很惘然,以后多思考啊。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舆论的力量确实很大,只要能遏制和利用舆论,一些祸事很快就会消弭。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谦虚并不是老说自己不行。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上司有本事他才是你的上司,你要学他,你才能达到他的高度。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谁都不喜欢奸人坏人,而且害人的也常常是这些人。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以前说过,互相尊敬嘛!
△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万物皆有相似的一面,但并不是每一样东西都可以类比。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诚信,当代一大问题。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历史上能有这样的观点,真是让人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