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有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一再要展示它的可能性,让我不得不一次次的上当受骗。
我根本无法放下这些早就该放下的东西,即使我已经下了一次又一次的决心,并且把事情的最终处理办法以书面的形式留存下来,以免一个小小的触动再使我去做一些空费力气的事情。
这一次,我准备再留一次,再下一次决心,真的,我真的不想对你再多说什么。我不明白我们是不是朋友,我可以确定的是,即使你把我当作朋友我也会误会说不是,而且这样的误会现在是不可更改的。
正如你也知道的,大家也知道的,或者是和我们经常走在一起的几个人知道的,我可以接受你的大部分,甚至喜欢你的大部分,但是我必须承认我无法把你当作一个朋友来看待。
也许就是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你,是那样的喜欢,也许就是因为我现在也喜欢你,还是那种喜欢纹丝不动,我无法接受你对我所做的事和所说的话。
至于你对我说的那些话,你只要哪怕有一点点不真诚的表示,我也会毫不在意。事实上,我们也是那么做的。而你所做的那些事,真真正正的刺痛了我的心。这种伤心的滋味,不是一两句玩笑就可以抚慰的,即便我表面上也欣然的接受着这种玩笑。任凭你嘴上吹的天花乱坠,从你对我的所做来看,你根本不是打心里把我当作好朋友。
我曾经好像写过类似的东西给你,而且和这个东西一样,你也许一辈子也看不见,或者看见了也不知道是我写给你的,我说过你会变的,因为你这样一个强人总会变成应该成为的样子,而且这个应该成为也不是我给你设定的,而是你自己一直也在努力的方向,可是你没有这样做。
好了,我不知道这场由我们参演的戏算不算已经收场,我只知道,不管我们的演出成功与否,幕落之后,总会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