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五月 2007

【诗】5月31日午

戴上耳机

本来想边听歌

边写一首

关于你的诗

但是你没有告诉我

我该怎么写

因为我怕你阴魂不散

没有给你

告诉我的机会

于是我冥思苦想

竟然忘了听歌

2007-05-31

【诗】骗

你都不正眼看我

我倒是宁愿相信

这只是

一种策略

骗自己

是世界上

最痛苦的

那我为什么还宁愿

这么做呢

2007-05-29

【诗选】2007年5月22日至5月28日

 

雨中即景

街上走着

一个衣着光鲜的女人

超短裙下是两条

白皙的腿

当然,作为配合

也有着白皙的手臂

和白皙的手

 

一辆车从她身旁

飞驰而过

她白皙的腿上

就出现了几个

星星点灯的泥点子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

四下里张望

发觉自己还没有漂亮到

让人注目的程度

于是飞快的用白皙的手

撩起地上的污水

冲去了那几个

让她很不入眼的

东西

然后恶狠狠的

剜了我一眼

继续走她自己的路

2007-05-22

报社的凌晨

我所用的电脑显示

凌晨四点二十分

又是一个通宵的

排版

但是我还不想走

我已经不想走了

我要

把我想写的东西

写完

这仅仅是一种表达

 

因为我一直在听

几个师兄师姐谈论一个

大三与大一的恋情

或者不是一个

毕竟有好多是疑似的

还不能确诊

 

我说了这仅仅是一种表达

因为我实在太想有个人

陪我了

2007-05-24凌晨

524

当我走出报社的时候

我发觉天已经亮了

虽然路灯还依然亮着

感应器还认为这是晚上

但是我已经不能像

以前每个晚上一样

好好的睡上一场

上课

上完课了

我想睡觉

但是没有去睡

因为下午

还有更重要的课

我要预习

上自习

毕竟我还是

体制内的人

2007-05-24

刺青

我没看完刺青

是因为我的片子

少了二十分钟

 

我没有任何不适的

接受了这片子的

我看过的部分的

全部内容

2007-05-26

我还

我还没有听

你给的那两盘碟

如果找个借口

没有时间

如果找个理由

我想把你给的东西

留在一个

好的时间段

展示出来

但事实是

我真的还没有听

你给的那两盘碟

2007-05-28

 

五月二十五日与二十七日写的诗自认为不错,甚至比发上来的好,但考虑到种种原因就不发上来了

诗选 | 2007 年 5 月 15 日至 5 月 21 日

恋爱

你是我的市场
我是卖者
我要让你买我的东西
我必须研究我的对手
我可以比他差
我可以没他周到
但我必须做出一件
他没有做过
甚至没有想过的
事情
当我想完了这些
我突然发现
我竟然没有对手

2007-05-15

那些乞丐

每当我经过天桥
经过地道
我总是能看到你们
可怜的双眼
真的是可怜的
至少在我的眼里
是可怜兮兮的
你成功的换取了
我的同情
但我没有给你
投下,哪怕是一块
一角钱的硬币
不管是真实的
伪装的可怜
都只能换来我
真实的
伪装的同情
对于一个和我一样的人
即便你真的是可怜
那也不是你的资本

2007-05-16

写给你的

你还是没有笑
只是轻轻对我
打了声招呼
坐在了
我留给你的位置
的前边
用手扶着头
我已经不止一次
看到你如此
以前我以
我也经常这样
解释这件事情
现在我为你难受
即使你自己早已
习以为常了

2007-05-16

麻木

我一整天都在
进行着,他们所谓的好学生
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我头疼
于是试着问了一个真正的
好学生
她说她也头疼
但是头疼也要
麻木
原来我们到现在追求的境界
还是麻木不仁

2007-05-19

犯罪

据说
出现了一种
新兴的犯罪

一个男生去夜总会
庆祝
期中考试结束
与一个女人
开了房间
喝了两杯酒
昏昏欲睡

一觉醒来
发觉自己躺在一个
冰浴缸中
旁边居然有张字条
让他赶快拨打 110
110 让他检查背部
结果他的肾
被人偷了

今天早上
我一觉醒来
发现我的心
被人偷了
又是哪个女人
犯的罪呢?

2007-05-20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