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即景

街上走着

一个衣着光鲜的女人

超短裙下是两条

白皙的腿

当然,作为配合

也有着白皙的手臂

和白皙的手

 

一辆车从她身旁

飞驰而过

她白皙的腿上

就出现了几个

星星点灯的泥点子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

四下里张望

发觉自己还没有漂亮到

让人注目的程度

于是飞快的用白皙的手

撩起地上的污水

冲去了那几个

让她很不入眼的

东西

然后恶狠狠的

剜了我一眼

继续走她自己的路

2007-05-22

报社的凌晨

我所用的电脑显示

凌晨四点二十分

又是一个通宵的

排版

但是我还不想走

我已经不想走了

我要

把我想写的东西

写完

这仅仅是一种表达

 

因为我一直在听

几个师兄师姐谈论一个

大三与大一的恋情

或者不是一个

毕竟有好多是疑似的

还不能确诊

 

我说了这仅仅是一种表达

因为我实在太想有个人

陪我了

2007-05-24凌晨

524

当我走出报社的时候

我发觉天已经亮了

虽然路灯还依然亮着

感应器还认为这是晚上

但是我已经不能像

以前每个晚上一样

好好的睡上一场

上课

上完课了

我想睡觉

但是没有去睡

因为下午

还有更重要的课

我要预习

上自习

毕竟我还是

体制内的人

2007-05-24

刺青

我没看完刺青

是因为我的片子

少了二十分钟

 

我没有任何不适的

接受了这片子的

我看过的部分的

全部内容

2007-05-26

我还

我还没有听

你给的那两盘碟

如果找个借口

没有时间

如果找个理由

我想把你给的东西

留在一个

好的时间段

展示出来

但事实是

我真的还没有听

你给的那两盘碟

2007-05-28

 

五月二十五日与二十七日写的诗自认为不错,甚至比发上来的好,但考虑到种种原因就不发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