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六月 2007

【诗】《三里洞》

 

三里洞

在满是煤矿的家乡

 

我见过一些这样活着的人

他们和我们一样

吃饭

睡觉

谈笑风生

 

我见过

生活的如此贫困的人

甚至司空见惯

他们

或者就是以前的我们

和现在的我们一样

吃饭

睡觉

谈笑风生

 

我并不觉得

他们与我们

有什么不同

自然

我也不会

为他们难受

更不用说

给他们同情

 

今天我是怎么了

我看到这样的场景

无语了

真的难受了

是他们不一样了

还是

我变了

2007-06-12

【诗】《愤慨》

 

愤慨

我把所有

原本在

今天下午的事

都人为的

改变了时间

我推掉了所有

今天下午的约谈

你以为我

什么都不为吗

 

在我即将出发的时刻

却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

“非常抱歉”

其实

也许你知道

即使你不给我这句话

我也会原谅你的

可你不觉得

对着这样一个人

你这条轻而易举的短信

显得更加残忍吗

 

我并不是在说你

因为这并不是你想做的

因为我们也曾经历过

同样的迫不得已

甚至仅仅因为你的

楚楚可怜

 

那么我该说谁呢

是不是该骂骂那个

始作俑者

它总是在我们

深呼一口气后

给我们打击

总是在我们兴高采烈时

与我们做这种世界上

最无聊的游戏

可我却又无从骂起

要不是它

我们这一群人

现在还是

陌路人的模样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

修改我的QQ签名:

“我什么都不想做,

因为没有什么

可以发泄我的

不满与愤恨!”

2007-06-09

【诗】《热》

 

洗完澡

我并没有擦干

湿透我衣服的

已经是汗

2007-06-07

【诗】《唐朝》《浪漫军团》《高考啦》

 

唐朝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

能在人大看到唐朝乐队

当然我更没有想到

丁武已经老到这种地步

 

遥想丁武当年

唐朝初成立

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

谈笑间

高音灰飞烟灭

 

今天

你居然只唱了两首歌

《飞翔鸟》还则罢了

《国际歌》居然

也降了一个八度

让我轻而易举的

跟着你们唱

这种轻而易举

真的不爽

2007-06-06

浪漫军团

我很讨厌这个名字

就像我讨厌唐朝乐队的

那首《浪漫骑士》

仅仅是讨厌名字

 

主唱

当你说到你们的贝斯

今年高三明天高考

确实把我镇住了

我开始喜欢你们

不是因为你们今天拿了冠军

我是真的喜欢你们

这样一群人

带着这种情绪

又没好好听歌

2007-06-06

高考啦

<

p>他妈的又高考啦

那些还在高三奋斗的弟兄

你们加油啊

希望你们能考到一个

像我这样的鸟地方来

因为我在这个地方

觉得还不错哈

2007-06-06

【诗】《广告》

 

广告

刚看完西毒何殇的

《5月10日》

今天就看到一条广告

大概的内涵是

游戏可以满足

人在现实生活中

满足不了的某些愿望

当然也包括

龌龊的想法

 

一个饭店闲人免入的

厨房重地

几个厨师

每人一道工序

高度分工

做一道菜

第一个人抠出自己的鼻屎

镜头给了个特写

的确是鼻屎

轻轻的抹在牛排上

这已然在挑战我们

忍受的极限

但这个创意总监

企图将人

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二个人又

拿着牛排

去了洗手间

用牛排把便盆擦干净后

放在盘子里

我们几欲呕吐

结果第三个人

真的就把漱口水

吐了进去

 

然后

给我们放这片子的人

又给我们讲述了

一个事实

说他有个大厨告诉他

到饭店千万别退菜

退回去让重做是

对他们这个行业的侮辱

他们要在菜里吐三口唾沫

把晦气吐回去

 

然后我去吃饭

食欲全无

已经不仅仅是

食不甘味的问题了

2007-06-05

【诗两首】《排版》《6月4日》

排版

23:30

我快疯了

23:31

排版?扔一会儿吧

或者明天做

23:32

我刚睡起来

23:33

接着睡吧

你睡得少

这样不好

 

我真的不喜欢

排版

喜欢我的人

也不喜欢让我

做这个

但我还是义无反顾的

接下了这个差使

为的仅仅是和你

合作而已

2007-06-04

6月4日

<

p>为了排版

又开始看许久未读的

《新京报》

这份报纸真的不错

它总是在提醒我

这个世界上

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一只价值四十万的

藏獒坠楼

当场毙命

砸断了

一个过路的女人的

颈椎

2007-06-04

【诗】西瓜会

六一儿童节我们集体发飙

一群人买了十个大西瓜

大卸八块

吃的酣畅淋漓

然后我们

打牌

聊天

玩杀人游戏

 

这样的大学生活

我已经经历了

一年了

估计还要继续

经历下去

 

我发飙把这个东西

写出来

只是因为

六一儿童节

我由此想到了

小时候

从来不做作业的我

有空闲的周末

与家人打牌

多么惬意

 

还有那个

老早就听说的

杀人游戏

因为一个女人

说过一句话

“要是有人说:

‘我们来玩个杀人游戏’

你千万不要玩!”

于是一直不知道

怎么玩的

直到另一个女人说

“我们来玩个杀人游戏吧!”

我砰然心动

一发不可收拾

 

人民大学有条规定

晚归的学生要签名

仅仅做统计研究用

凌晨两点多

我们在登记簿上

签下了我们

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名字

2007-06-02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