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四月 2008

Reading Alike

作为一个写博客日志不仅仅给自己看的人,如此长时间的不更新博客是没有职业道德的。虽然写不写是我的自愿,但我还是要给我的读者道歉,当然这也是出自我自愿的。遵循一般人的规律道歉后当然要对前一段时间没有更新博客做出解释:这些日子与另外几个人组成一个团队在做一份创业计划,以至于我满脑子都是这份计划,而我干不了任何别的事情。当然创业计划的部分内容,以及我由做这一份东西想到的种种,都可以作为一篇很好的日志,但鉴于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以防不小心在日志中暴露我们的核心的东西,我还是作罢。至于身体上的原因,就不细讲了,反正现在还在感冒(症状已经缓解,希望明天可以不吃药),每月来一次的口腔溃疡隔了好几个月没来,这一次来的更加猛烈了,虽然用着朋友送的有史以来最好的药,从生日到现在一直没有好,而且反复无常。

假期的时候西毒何殇曾经跟我笑着说:「你的博客经常好几个月就不更新了。」我以我忙为理由搪塞过去,而且这个理由在当时也站得住脚,但我也保证开学后好好更新(当然他对我的保证可能并没有在意,但我自己要在意)。据上次更新刚好二十天,他应该不会再说我为什么更新慢,而更应该说我为什么不再写诗。难道我说没有灵感?只能还说我太忙,不仅创业计划,还有我的学习。

当然上面这些理由,或者用借口更为合适,归结起来可能也就是一个字——「懒」。最后辩护一句,开始这篇日志的正式内容:我已经尽可能去勤奋了。
前些日子,也大概在这么晚的时候,在我比较喜欢的经济学家曼昆的博客上读到一篇 Thinking Alike,日志写的是,如果只让他推荐一本书,他会推荐伟大的经济学家(这是曼昆的《宏观经济学》中对他的称呼)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资本主义与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而Summers教授也是这么说的,正如题目所说,他俩想一块儿去了。当时我就对这本书产生了兴趣。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崇尚自由的人,在我中学的时候,我曾经做过不少反抗,当时甚至不知道在反抗什么,理性不理性也不清楚,只是觉得顺从一些事情并没有太多的道理,而且让人不舒服。后来,和郑杨过从甚密的那一段时间,我告诉她我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她说,其实我追求的是自由。这一下子点醒了我,我回想以前我做的种种,我都只是在追求最基本的自由,即不让一些自以为清楚的人来决定我该走哪一条路。追求自由是人的本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反抗让我觉得不自由的东西。这使我对以前做的事情有了信心,虽然我在做这些反抗的时候可能只是一时冲动,可能并不理性,但是我至少没有做错事情。真正吸引我的正是这本书书名中的「自由」两个字。当然部分的因为我对曼昆的喜爱,以及弗里德曼名气的影响。

次日我与我的朋友郭泰阳说起这本书,他一听也热血澎湃,于是我们去最近的外文原版书店去找这本书的英文版,但是却没有发现。然后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有商务印书馆的译本,我们立刻一人订了一本。然后在图书馆发现了这部书的英文版,我们也立刻借了出来。拿到书的时候正值要做一个团队工作,因此一直没有时间看。

直到前一段时间,我终于得以在写创业计划的间隙看看这书的中文译本(现在也没有看完)。当时订这本书的中文版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我的英语基础不是很好,也许看英文的不会有太深刻的理解;其二,基于对商务印书馆的放心,他们出的书向来是不错的。但这部书译的不免有点让人失望。也许是为了尊重原著(当然这无可非议),译文中大量出现长句子,有时候需要反复读几遍,试着断好几次句才能读通,而有的句子根本不通。尽管失望,但是作者的思想在译本中体现的还是比较完备的,不由我爱不释手。这中间还有段小插曲,就是这本书上英语课的时候放在桌子上差点弄丢,搞得我还郁闷了半天。

昨天,当我找我的老师雷达教授推荐我们的创业计划书的时候,无意中瞥见,他也在读《资本主义与自由》(如果没有记错,看的是80页),真的是读到一块儿去了(Reading Alike)。

雷达是教授我《经济学原理》的老师,而课本用的就是曼昆著的《经济学原理》。曼昆的《经济学原理》是当时我看到过的最好的教材(就当时而言,之于当时我从小看过的所有教材),我就像读武侠小说一样一口气把它读完。而雷达老师不愿意教学标准化的态度,以及洒脱的教学方式,也是令我心驰神往的。也许我不能作为一个老师而站在讲台上,但无论我站在什么讲台上,我愿意尽可能的做到他那样的大家风范(最近也在每周五晚跑到北大听林毅夫的课,同样的风范可以在林毅夫身上体现)。可以说是雷达和曼昆两位老师共同带我走进了经济学的殿堂。而无论从曼昆老师的书中,还是雷达老师潇洒的为人态度中,我都可以看到他们是何等的崇尚自由。也许经济学原理过于简单,但是我学到的远远不止经济学的原理,我还学到了一些为人的原则。而正如孟德斯鸠说的,一旦发现了原则,我所需要的东西就会源源不断的向我而来(最近也在看《论法的精神》)。我不敢说我已经有了他所谓的原则,也许还远远不够,但是无论是雷达老师还是曼昆老师都让我向这个方向更近了一步。我得感谢他们。我的感情如此,以至于我无法不对《资本主义与自由》这本书产生兴趣。

但是《资本主义与自由》翻译的确实很难让我说好,也许一个比较合适的评价是,翻译的准。当然这些评价只基于现在读过的一部分,还是片面的。但就我现在读过的这一部分而言,已经足以让我下定决心去重新翻译《Capitalism and Freedom》了,但我不敢保证以我拙劣的英文水平可以翻译到何种程度,很有可能的一种结果是还不如现在已有的版本;我也不敢保证我不会半途而废,虽然我信奉一句话「失败只有一种,叫做『半途而废』」,但我缺乏耐心和恒心,很有可能的结果是翻译不完。

写到这里,我的博客的读者也许明白点什么了吧。我还是在给我不更新博客辩护,因为我提到这段日子我还在看两部书《资本主义与自由》和《论法的精神》。由于学业,由于我还要继续听雷达老师的课,由于我还要继续听林毅夫老师的课,由于我的别的老师也如此出色以至于我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老师的课,由于身体原因,我倾向于不太可能保持博客的高频更新和翻译这部书同时进行。再次道歉。

对于上面提到的老师们,我并不是盲目崇拜。我不会崇拜任何人,我只会某人在处理某些事情时的态度、精神。我喜欢他们,并不代表我支持他们在经济学上的观点,至于支持不支持,我有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不表态。我认为作为一个老师,要做的是尽可能用让学生接受的方法,

传授给学生自己的东西,这种东西本没有对错之分,接受者自己会有自己的评判。而这几位老师的传授方法是我非常愿意接受的。好了,快熄灯了,就写到这里吧,明天还有我喜欢的另一位老师关权的课。

郝海龙
2008年3月27日

开始喜欢陈冠希(关于陈冠希“ 艳 照 门”事件的看法)

作者:许硝 提交日期:2008-2-8 21:52:00 | 分类: | 访问量:545

 

在 艳 照 门之前,我对陈冠希的印象仅限于初中听过的一盘磁带和前不久看过的一部电影。听磁带的时候我没什么感觉,他唱歌并不十分出色(至少当时是这样,新歌没怎么听,不敢妄加评论),也就没继续多听他的歌,只是偶尔通过他和陈奕迅合唱《K歌之王》,觉得《K歌之王》不错。而前不久看的那部电影《狗咬狗》里,他的演技确实不错,虽然是小成本电影,用DVD机放出来在大电视上看还有点模糊(当时是在西安表哥家),但是电影中每个人都危机重重的感觉被他坏的时候够坏,善良的时候够善良的感觉表现出来了。没想到回来就是“ 艳 照 门”事件了。

 

刚开始并没有在意,因为我对娱乐圈的炒作早就习以为常,对狗仔队偷拍的功底也叹为观止,经过一个学期的学习,对photoshop的作图能力也深信不疑。我还以为又是哪个无聊变态的娱记偷拍或者哪个吃饱了撑的的PS高手的成果,根本就没予理会。哪知后来事情愈演愈烈,于是我看了几幅(至于在哪里看的,我不希望有人问我,问我我也不会告诉),大约可以看出是陈冠希的自拍(我真的看不出假来),就画面效果来讲,如果我突然心血来潮有了这种偷窥的心理,我宁肯去看几部可以在国外公开发行的A片,既可以满足心理需要,又不会在某些医院护士形象的宣传照片里看到A片明星不认识,一举数得,才懒得去看陈的所谓的“不雅的”“淫秽的”照片。后来证实这些照片都是真的,陈冠希也出来道歉,警方也已经查明是陈冠希的电脑拿去维修导致照片泄漏,我觉得事情到这个地步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最多就是像大部分娱乐圈出事的人一样,躲一段时间再复出,如果复出的恰到好处还可能比现在更加炙手可热,因祸(姑且把这个事件称作祸)得福。没想到发照片的人更加变本加厉,到现在,照片已经发了200多张了吧。

 

就发照片这个人的行为,我想最终法律会惩处的,我们能做的大概只是做一下谴责,对这种无聊的流氓行为哪怕用更流氓的话语谩骂也不为过。行为流氓无所谓,只要不犯法我们谁也管不着,就算犯了法,所谓“法网恢恢”就算漏了普通人的案件,也绝对漏不了这些明星的官司,但是你流氓的这么无聊,所谓损人不利己白开心啊,真叫人不骂几句不爽。

 

对于陈冠希本人,我觉得他能够拍一段视频道歉已经仁至义尽了,整个事件他并没有任何错,如果不是对张柏芝陈文媛婚姻有了影响、不是阿娇看上去更加楚楚可怜的话,他是事件的最大受害者。作为一个男人,他没有自顾自的伤心,出来道歉,已经很爷们儿了。而我们的很多网友在得知这些照片是陈冠希自拍后,又开始将攻击的矛头指向本来就进退维谷的他,指责他不应该拍这些照片。我觉得自拍性爱照片只是一个个人习惯,一个个人习惯只要不直接妨碍到别人的权益,就无所谓好坏,只要人家喜欢,当事人同意,就可以随便拍。可笑的是,好像是香港警方的一个人(此事全凭记忆,不可靠)居然说,归根结底错在拍照那个人,不拍就什么也不会发生了。当然,如果这照片是有人偷拍的,那么这个人的行为当然应该受到我们的谴责,受到法律的惩处。但是,当知道这照片是自娱自乐后,仍然说出这话,我不禁要怀疑这个人的素质了。试想哪个人没有不愿意拿出来让别人看的东西?如果我把你记录你自己最一些不愿意被人知道的事情的日记公开,导致对你造成恶劣影响,这个时候有个人说,这件事情主要错在你把事情记下来,如果你不记下来,就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了,你会是什么感觉?每个人都有类似陈冠希“ 艳 照”的东西(只不愿意让大家看的又确实存在的东西),那么就请大家设身处地想想,而不要骂痛快发照片的人就想连照照片的人也骂骂过瘾。

 

对于照片本身,大陆主流新闻都比较委婉的称其为“不雅照”或“艳 照”,香港等地的媒体则用更加直接的叫法“淫照”“床照”“欲照”。我想说照片本身并没有什么“不雅”的,也没什么“淫”的,之所以成为“不雅”的和“淫”的,仅仅是因为照片被公开发布出来。请那些动不动就骂什么淫妇淫夫的人想想清楚:你在家做爱的时候,没人说你淫秽,如果你在广场上当众做爱,那么你就淫的可耻了。同样道理,陈冠希在家自拍,就像你在家做爱一样,并没有什么,只是一个爱好,一个习惯,或者是一种需要而已,并没有什么“不雅”的,但公开发布就“不雅”了,而且,这“不雅”是对当事人造成伤害的。之所以这么强调,无非还是想说明,让整个事情错在发照片的人,让照片性质发生转变的是发照片的人。大家骂之前,好好选准对象啊。关于照片还有一个比较可笑的事情,就是吉林警方的提醒:“吉林省公安厅网警总队民警就提醒网民,那些艳 照连看都不要看,‘只要认定是淫秽色情图片,尽量不要动,浏览、复制、粘贴、下载、传播等行为都是违法的。’” 而所谓的法律依据竟然是与警方行为自相矛盾的《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其中第五条第六款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国际联网制作、复制、查阅和传播淫秽信息。”很简单一个例子,如果按吉林警方的理解:公安局是一个单位,民警都是个人,如果他们为了确认网上的东西是淫秽的东西而查阅,那么他们就是犯法,更何况《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仅仅是公安系统内部的一个办法,而不是人大通过的法律,也不是政府制定的法规。

 

对于钟欣桐,我觉得应该心态平和,虽然事情突如其来,但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太过在意,不如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做了什么,想骂发照片的人解解气也可以自己私底下骂骂(毕竟公众人物,公开骂可能使事情更糟),静静等着法律来解决问题,当然法律不能彻底解决,我们还有时间这个解决一切的工具。一个阿娇迷的态度我很欣赏,他(或她)给阿娇的话是:“没关系,我们依然支持你,你终于可以摆脱玉女路线,不用受其束缚了。”

 

对于张柏芝,陈文媛对外什么态度,我觉得无所谓,关键是波及了自己的婚姻,不如与丈夫或未婚夫坦诚相待,毕竟互相信任才能婚姻幸福。而且,作为一个娱乐明星,在人气低谷陈文媛的人气就此提高,从这个角度理解,不失为一件好事。

 

倒是陈冠希女友的态度我很佩服,她说:“我对事件No Comment!但我绝对支持男友。”(本来说的是英语)换谁是他女友,初闻此事都会受不了,但是毕竟陈冠希是最大的受害者,如果这个时候离他而去,对他无疑是雪上加霜,从人情的角度,也应该在这个时候给他支持。

 

反正这件事以后,我开始喜欢陈冠希了,当然不仅仅因为这件事,先前那部电影也有关系,以后继续关注他的电影。

 

许硝

 

200828

夜有所梦

  久仰《肖申克的救赎》的大名,一直没有看。在西安的时候,胡威无意中提起,说94年要不是《阿甘正传》太强,《肖申克的救赎》应该更火,于是在昨晚下载了一部高清晰版观看,看得热血沸腾,虽然没有泪流满面,泪水也蠢蠢欲动。昨天夜里就做了噩梦,下面具体记叙梦境:<br />  第一幕:自己在上高中,考数学。如果没有记错,当时同桌是静静,不知道为什么监考居然是班主任,也不知道为什么数学居然有一道问答题,我正在那里郁闷,班主任突然叫我出去。<br />  第二幕:我跟着他出去,一直走到他办公室。<br /> 

 第三幕: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他竟然变成我的初中时的班主任,开始以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责备我,最后终于切入了正题,竟然是嫌我不给他借钱,而他借
钱的目的居然是“网钱”(这个名词在我做梦之前没有听说过,我只是按梦里听到的发音记叙)。我是按“套利”理解的。也许是虚与委蛇惯了,我一口答应给他
钱,希望他放我走,不料他说了一句:“你明天如果不出早操(跑步)有你好看的!”我当时腾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说:“谁他妈爱跑谁跑去,反正我不
跑。”(记忆中当时说的还有点语无伦次)然后摔门而出。
  第四幕:这时场景又转换了,我居然走在老家大门外那条小路上,撞上了我高中同学SPC(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他),然后告诉他我和班主任吵了一架,他居然劝我回去给老师说好话。
  第五幕:我醒了。
  第一次把梦记得这么完整,留个纪念。

本文最初以许硝的笔名于2008年1月30日发布在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1506759&PostID=12571787&idWriter=0&Key=0

郝海龙(许硝)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奥运点火方案猜想之扔烟头篇

图片不好转过来,请点击: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1506759&PostID=12680928&idWriter=0&Key=0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