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五月

我和那个不散的阴魂

过从甚密

纠缠不清

 

七年前的五月

我坐在电脑旁边

和妹妹一起比赛

玩微软自带的

桌面弹球

 

若干年前的五月

还是在小霸王学习机的时代

父亲总是

以为我好的名义

从我手里抢手柄

去玩那个名叫

弹球台的游戏

 

看了两个电影

让我想起去年五月那个

阴魂不散的人

印象最深刻的却是

男女主人公消遣时

玩实物弹球台的情景

 

在这个下午

玩弹球游戏的时光中

唯独没有想到的

是我的母亲

她一直致力于

反对我玩

各种各样的

电子游戏

并不是她这种

务实的精神

让我不愿把她想起

仅仅是因为

我和我的家人

都没有过惯这个

西方的节日

2008-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