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如无特殊说明,本文中“学习”两个字指的是狭义的学习(在学校里对教科书的学习)。

我忘了去年有没有写过有关高考的东西,只知道去年的今天唐朝乐队来了人民大学,去年的今天的那个音乐会上,拿了冠军的乐队的贝司手(所以贝司手临时让主唱兼了)第二天高考。

虽然经常写一些过去的事情,但我实在是不善于用文字怀旧,因而我的朋友们看到这些文字只是惊叹于我的记忆力如此之好。我不知道我的记忆是不是真的这么好,但是由于记住了一些别人对我不好的事情(尽管我记得更多的别人对我好的事情),有人觉得我不够豁达,碰到这样的人,有时候真的很无奈。久而久之,怀旧的文字也少了。但这也不是我不写高考的原因。

高考对于我们无疑是一件大事,哪怕不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对此的记忆是如此深刻,以至于每每想起来,当时的情景都历历在目。我想这样的东西至少在现在还不需要怀旧。

今天写这个东西,也不是为了怀旧,只是为了祝福我的妹妹。为了是文章的长度看上去说得过去一点,也许会加进去一些我的经历。

我知道我们共同上过学的高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学校,在这里我不想批判,也不褒奖,只想说一些事实,也许只是我眼里的事实。每一个在所谓的实验班(指我们高中的)的人走过高中三年都不容易,在别人放假的时候我们还是不得不坐在教室里对已经看了一千遍的东西继续第一千零一遍的阅读。每一次考完试,如果你考得好,哪怕平时和你一句话也不说的人,也会走过来问你到底考得怎么样。学习是我们的中心,学习好的人是我们这群人的中心。我们都忙于做题、做下一道题、做下一套题。

我们组织的活动,几乎没有人很自愿的参加,除非这个活动对高考有益。一种类似行政的手段下,我们营造出一个很虚的多样的文化。我们上高中仅仅是为了高考吗?我们的高中确实是这么认为的。而我不这么认为。一个被文化武装的笨蛋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笨蛋!如果只是为了这个考试,那么我们必将早就越来越多的这样的笨蛋!我没有影射谁,我只是想说一下事实。我不是在这里骂高考,我只是想说,哪怕最终我们的目的是高考,我们在高中学习也应该有第二个目的。我的班主任说大学里面更多的教会你做人。我来了人民大学,也许在这里这个目的确实可以达到。但我的很多朋友很多同学很多校友有的根本就没上大学,有的上的是技术学校。还有的一些同学现在已经在蹲班房。高中学习最起码的另一个目的,我想也是所有教育阶段都应该贯穿的目的,就是教会做人。

可我们的目的只有高考一个,在这样自由被限制的环境下,我试图坚持我自己。有人说我坚持下来真不容易,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在不断的妥协。我不愿意,于是我想离开这个地方。与其说,我高中学习的目的是高考,不如说高考给了我一个离开的途径。

可是在最初,我的妹妹并不愿意妥协。她要坚持她自己,哪怕自己学不到东西(我的感觉,因为一度我也这样)。但最终她还是理性的接受了现实。她明白不能为了抗拒自己抗拒不了的东西而伤害自己。我总是试图用一种快乐的方式去影响她,让她乐观的面对这些压抑,但我自认没有做到。所有这一切都是她自己想明白想透的,如果有谁帮了他,我想是我的父亲。虽然她成长的过程开始可能比较慢,但是她最终加速追上了我。她可以说做的恰如其分,而我妥协的似乎有一些过分。我想,对于她的高考,应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她应该能够考上她想上的大学,至少也能上一所公认的好大学。

那么我所能做的,只能是祝福她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