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星地今天突然说以后把下班时间调整到23:00,于是悻悻的回到宿舍,才发现宿舍已经开始不熄灯了,有一种欣喜若狂的感觉,虽然这个学校一直都有这个比较人性化的惯例。于是就想打开电脑把没有下载完的东西下载完,顺便上博客来发一发感慨,写得好坏不说,每天坚持写点东西总是好习惯。

作为一个学经济的学生,对于国家和经济相关的政策法律多少会有些关注,今年实行的《反垄断法》就是其中之一。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部法律是毫无征兆地就推出来了,让我接受起来有点措手不及。在实行的当天,从网上下载了反垄断法的全文,匆匆一瞥,就觉得其中第七条“国有经济占控制地位的关系国民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行业以及依法实行专营专卖的行业,国家对其经营者的合法经营活动予以保护,并对经营者的经营行为及其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依法实施监管和调控,维护消费者利益,促进技术进步。”不是让人那么舒服。因为这意味着一直以来作为垄断的例子讲的通信、石油等领域似乎并不在反垄断法打击的范围,简单讲这部法律对手机话费偏高的问题并不适用,尽管中国移动是所谓的垄断。

但我当时的思考也就仅限于此。作为市场经济的支持者,从整体讲对旨在促进竞争的《反垄断法》还是充满好感的,尽管有不完备的地方,但至少这表明了国家的一种姿态。也正是由于这种对反垄断法的关注,我特地买了薛兆丰博士的《商业无边界》,以期对法律和经济结合的领域有一个更全面的认识。这部书无疑是吸引人的,当然在拿到这本书之前我已经被薛兆丰博客文章缜密的逻辑和理性所折服,这也是买他的书的原因之一。今天我止不住诱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商业无边界》,再一次引发了我对反垄断的思考。作为经济学的后辈小生,现在我还提不出可以反驳他观点的任何论据。我想说的是,关于支持反垄断法的文章,我也看过,一些反垄断的案例,我也简要的了解过,但都没有他分析的透彻。更重要的是,整本书对反垄断是否正确提出了怀疑,这是我以前没有想到也一直不敢思考的问题。正如他说的,我一直的想法都是,既然有反垄断的案例,那么就一定有它的道理在,而且认为反垄断是必要的,这个看法基于的正是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对于反垄断的具体的执行方式,虽然我也想到了一些有害的案例,比如一些领域通过政府垄断来取代私人垄断等等,但总觉得这只是反垄断大旗下的一些小瑕疵,总有有效地执行方式。于是忘记了理论假设下的现实也许不是真正的现实,模型简化了的世界得出的一些政策要真正实行到现实的世界中去要慎之又慎,至少得考虑这些问题:第一,模型的假设是否与现实相符?第二,如果不相符是否有补救的办法?第三,经过补救以后的现实,还是否适用模型得出的结论?我不知道政府或者那些支持反垄断法并竭力促成这个法案形成并最终推行的经济学家到底有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但我自己在之前确实没有认真想过,当然我只是说在反垄断这个领域。

也许这本书不能彻底的让我改变之前对反垄断法的看法(尽管我无法反驳它并且已经接受了部分内容,也许这就是路径依赖:-)),但至少让我重新从上面几个方面思考了这个问题。其对我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但也正因为如此,我要更加慎重的考虑文中的观点。正如M·弗里德曼说的,如果我仅仅因为读他的书几个小时就接受了他的观点,那么我也很可能在另外几个小时被另一种观点说服。还有更多的知识等待我去获取,晚安。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