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2009

【Joker(2)】我的2009——扑克日志54

今天是2009年最后一天,我决定把今年最后一篇扑克日志奉上。由于用扑克日志这一形式给自己规定了发帖数量(但没规定质量),今年博客日志数量成为我自写博客以来最多的一年,加上这一篇总共是104篇(其中有一篇被和谐)。对于扑克日志,这是我逼自己码字的一个方式,单独分为一类并不能方便阅读,所以我决定过两天删掉这个分类,将文章归到符合各自内容的那一类(标题上的扑克日志和扑克牌名我不会删),在这个贴子的后面我会附一个按扑克牌名排列的扑克日志总目录,没有文章标题,仅为方便自己查阅。

2009年我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尽管也很平淡。

首先简单的说一下今年读书的情况。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这是我逢人便推荐的好书,对于理解我们小时候没能理解就接受了的一些东西,这本书是一个很好的参考和教材。当然最关键的是薄,现代人大都不愿意读厚书,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不给别人推荐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的原因,尽管这部书同样优秀。

洛克的《政府论(上篇)》。洛克受人称道的是他的《政府论(下篇)》(我还没有看完),但我觉得上篇是一篇难得一见的优秀驳论文范文,有时候你会惊叹,居然可以这样反驳。

醉钢琴(刘瑜)老师的《民主的细节》。醉钢琴老师的文章总是能从小处入手,对于没有大量读思想类著作的人来说,前面两部书会略微有点枯燥,但醉钢琴老师的书不会有这样的问题,读着很舒服。

饭饭的《路上有惊慌》,很好玩的文章,也勾起了不少童年回忆。看完后给了去英国的姐姐,看得出她很喜欢。

《我爱问连岳III》。比较喜欢连岳的文风,看过I、II,自然要看III。

本哈德·施林克的《朗读者》。我没看过电影,只看过书,可以引发人许多思考,但个人觉得中译本最后附的那些问题是多余的。

东野圭吾《变身》。最近这两年看过的读着最舒服的小说,完全没有翻译的痕迹,但也有可能是日语与汉语相近的缘故。

推理小说:

约翰·狄克森·卡尔《三口棺材》《绿胶囊之谜》。不可能犯罪经典,开始总是不可思议,结局又总是合乎情理。

克莱顿·劳森《死亡飞出大礼帽》。我觉得写的可以和《三口棺材》媲美。

埃勒里·奎因《恶之源》《上帝之灯》《中国橘子之谜》。《上帝之灯》写得不好,我也猜到了结果。

勒布朗的亚森·罗宾系列之《巴尔奈特侦探所》和《虎牙》这两部都不错。

中国人写的推理小说今年也看过许多,就不列举了,尽管大家都很努力,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然,我感到最为幸运的是读到了凯鲁亚克的《达摩流浪者》和一个爱伦·坡的短篇小说集。前者让我感受到了理想,后者让我体会到了智慧。就算别的全没读过,只读过这两个人的书我今年也会很满足。

还有几本好书要列出来:Robin Williams《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克鲁格曼的《国际经济学》。

还读过二三十部放松用的小说,都是经典,还有一些垃圾书,就不一一列举了。

一些还在看的书有《极权主义的起源》《政府论(下篇)》《1984》《写给大家看的CSS书》。

音乐方面,听了曾轶可、万晓利、后海大鲨鱼、谢天笑、苏阳乐队、姜昕、Green Day,觉得不错。并准备听spiritualized的歌,老蔺已经帮我买了专辑,还没拿到。

看过许多电影,以简单的动作片、科幻片为主,因为平时事情比较多,看电影的时候不愿意思考,大部分纯粹为了放松。不属于这类的电影,印象比较深的是《革命之路》,许多人说情节有点拖,我到最后的时候也觉得有点拖,但瑕不掩瑜,总体我觉得比《泰坦尼克号》还好。年末看了一个动画短片《Yes, Virginia, there is a Santa Claus》,我也放到了博客上,感觉很美好。

这一年又结识了不少好朋友,我很开心。

写着写着就不想写了。就这样吧,我把扑克日志总目录列在下面(没有链接的即为被和谐的文章):由于博客搬家下面超级链接作废(2010年2月3日编辑)

Joker(1)【即《在大学,我们这样合作》的目录】 Joker(2)【即本文】

黑桃A 黑桃2 黑桃3 黑桃4 黑桃5 黑桃6 黑桃7 黑桃8 黑桃9 黑桃10 黑桃J 黑桃Q 黑桃K

红桃A 红桃2 红桃3 红桃4 红桃5 红桃6 红桃7 红桃8 红桃9 红桃10 红桃J 红桃Q 红桃K

梅花A 梅花2 梅花3 梅花4 梅花5 梅花6 梅花7 梅花8 梅花9 梅花10 梅花J 梅花Q 梅花K

方块A 方块2 方块3 方块4 方块5 方块6 方块7 方块8 方块9 方块10 方块J 方块Q 方块K

<

p>That’s all.

【红桃Q】圣诞节快乐!——扑克日志53

Yes, Virginia, there is a Santa Claus.

 

昨晚的梦

我在一条荒无人烟的路上走着,迎面来了一条红色的蛇。以我仅有的一点动物学知识判断,这是一条会喷毒的眼镜蛇。这时,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把它的眼镜打破,缓过神来之后拔腿就跑。

跑了一会,面前又来了一条绿色眼镜蛇,这回我直接掉转方向往回跑。没跑两步就撞到一个穿红衣服的人,只见他拿出一个袋子,一下就把那条绿色的蛇装到袋子里了。

我忙上去道谢,并说:“那边还有一条红色的眼镜蛇呢。”

这时,这个穿红衣服的人冲我狞笑了一下,霎时,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想到了冯梦龙《喻世明言》第二卷卷首语

这里是昨天的新闻:《卖豆饼老太捡钱归还反成被告

这里是冯梦龙《喻世明言》第二卷《陈御史巧勘金钗钿》卷首语:

世事番腾似转轮,眼前凶吉未为真。请看久久分明应,天道何曾负善人?闻得老郎们相传的说话,不记得何州甚县,单说有一人,姓金,名孝,年长未娶。家中只有老母,自家卖油为生。一日挑了油担出门,中途因里急,走上茅厕大解。拾得一个布裹肚,内有一包银子,约莫有三十两。金孝不胜欢喜,便转担回家,对老娘说道:“我今日造化,拾得许多银子。” 老娘看见,到吃了一惊,道:“你莫非做下歹事偷来的么?”金孝道:“我几曾偷惯了别人的东西?却恁般说!早是邻舍不曾听得哩。这裹肚,其实不知什么人遗失在茅坑傍边,喜得我先看见了,拾取回来。我们做穷经纪的人,容易得这主大财?明日烧个利市,把来做贩油的本钱,不强似赊别人的油卖?”老娘道:“我儿,常言道:贫富皆由命。你若命该享用,不生在挑油担的人家来了。依我看来,这银子虽非是你设心谋得来的,也不是你辛苦挣来的。只怕无功受禄,反受其殃。这银子,不知是本地人的,远方客人的?又不知是自家的,或是借贷来的?一时间失脱了,抓寻不见,这一场烦恼非小,连性命都失图了,也不可知。曾闻古人裴度还带积德,你今日原到拾银之处,看有甚人来寻,便引来还他原物,也是一番阴德,皇天必不负你。”

金孝是个本分的人,被老娘教训了一场,连声应道:“说得是,说得是!”放下银包裹肚,跑到那茅厕边去。只见闹嚷嚷的一丛人围着一个汉子,那汉子气忿忿的叫天叫地。金孝上前问其缘故。原来那汉子是他方客人,因登东,解脱了裹肚,失了银子,找寻不见。只道卸下茅坑,唤几个泼皮来,正要下去淘摸。街上人都拥着闲看。金孝便问客人道:“你银子有多少?”客人胡乱应到:“有四五十两。”金孝老实,便道: “可有个白布裹肚么?”客人一把扯住金孝,道:“正是,正是!是你拾着?还了我,情愿出赏钱。”众人中有快嘴的便道:“依着道理,平半分也是该的。”金孝道:“真个是我拾得,放在家里,你只随我去便有。”众人都想道:“拾得钱财,巴不得瞒过了人。那曾见这个人到去寻主儿还他?也是异事。”金孝和客人动身时,这伙人一哄都跟了去。

金孝到了家中,双手儿捧出裹肚,交还客人。客人检出银包看时,晓得原物不动。只怕金孝要他出赏钱,又怕众人乔主张他平分,反使欺心,赖着金孝,道:“我的银子,原说有四五十两,如今只剩得这些,你匿过一半了,可将来还我!”金孝道:“我才拾得回来,就被老娘逼我出门,寻访原主还他,何曾动你分毫?”那客人赖定短少了他的银两。金孝负屈忿恨,一个头肘子撞去,那客人力大,把金孝一把头发提起,像只小鸡一般,放番在地,捻着拳头便要打。引得金孝七十岁的老娘,也奔出门前叫屈。众人都有些不平,似杀阵般嚷将起来。恰好县尹相公在这街上过去,听得喧嚷,歇了轿,分付做公的拿来审问。众人怕事的,四散走开去了;也有几个大胆的,站在傍边看县尹相公怎生断这公事。

却说做公的将客人和金孝母子拿到县尹面前,当街跪下,各诉其情。一边道:“他拾了小人的银子,藏过一半不还。”一边道:“小人听了母亲言语,好意还他,他反来图赖小人。”县尹问众人:“谁做证见?”众人都上前禀道:“那客人脱了银子,正在茅厕抓寻不着,却是金孝自走来承认了,引他回去还他。这是小人们众目共睹。只银子数目多少,小人不知。”县令道:“你两下不须争嚷,我自有道理。”教做公的带那一干人到县来。县尹升堂,众人跪在下面。县尹教取裹肚和银子上来,分付库吏,把银子兑准回复。库吏复道:“有三十两。”县主又问客人道:“你银子是许多?”客人道:“五十两。”县主道:“你看见他拾取的,还是他自家承认的?”客人道:“实是他亲口承认的。”县主道:“他若是要赖你的银子,何不全包都拿了?却止藏一半,又自家招认出来?他不招认,你如何晓得?可见他没有赖银之情了。你失的银子是五十两,他拾的是三十两,这银子不是你的,必然另一个人失落的。”客人道:“这银子实是小人的,小人情愿只领这三十两去罢。”县尹道:“数目不同,如何冒认得去?这银两合断与金孝领去,奉养母亲;你的五十两,自去抓寻。”金孝得了银子,千恩万谢的扶着老娘去了。那客人已经官断,如何敢争?只得含羞噙泪而去。众人无不称快。这叫做欲图他人,翻失自己。自己羞惭,他人欢喜。

……

郝海龙译美国的《小学生守则》

译文:

美国小学生守则

1.总是称呼老师的头衔或者姓。

2.按时或稍微提前一点到校。

3.回答问题时先举手。

4.你可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和老师讲话。

5.缺课时要补齐你所缺的课程。如果需要,可以向老师或同学求助。

6.如遇紧急情况,要先告诉老师,并索取耽误课程。

7.所有的作业必须是自己完成的。

8.考试时不要作弊。

9.如果在听课时遇到困难,可以约见老师,他会很乐意帮你。

10.当你缺勤或迟到时,请带着家长开的假条。

11.唯一可以作为缺勤的理由是自己生病、家人去世或者宗教节日。其他所有不来上课的理由都是违规的。

12.老师提问并且没有指定某一同学来回答时,知道答案的同学都应该举手。

以下为英文原文,来自互联网:

American elementary school rules
1. Always call the teacher by their titles or their last names. 
2. Come to school on time or you man come a little bit earlier.
3. Please raise your hand when answering questions.
4. You may talk to your teacher in your seat.
5. Make up for all the homework you miss when you take a leave of absence. Ask the teacher or your classmates if you need help.
6. In case of emergency, please tell your teacher in advance and ask the teacher for homework.
7. You must complete all work by yourself.
8. Don’t cheat when taking a test.
9. If you have difficulty in class, please make an appointment with your teacher. He/she will be glad to help you.
10. Please bring in a note from your parents when you are absent or late for school.
11. The only excuse you may have to be absent from school is that when you are sick, family members pass away or when it is a religious holiday. All excuses for not coming to school are considered illegal.
12. When the teacher asks a question, he/she does not mean any specific student to answer questions, those who know the answers must raise their hands.

魔幻夜读灯(LightWedge)——熄灯后,我们这样阅读

lightwedge-alt2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个,个人认为对大学生很实用的东西。在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大学中,有一条每个人都习以为常,甚至一些人已经认为是必要的不合理制度——定时熄灯制。

就我所知,我的母校的熄灯制度已经算是北京地区比较宽松的,至少不会在节假日熄灯,更会在考试前一段时间和夏天暂时中止这项制度。

本来这项制度是为了防止大学生在宿舍里通宵打牌(过去)或者通宵网络游戏(现在),但这无异于为了防止可能的偷窃而砍掉双手。毕竟我们有很多同学熬夜还是为了获取知识,尤其是我这种习惯躺在床上看书的人。

当然,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GFW也不能)知识的向往。于是就开始打着手电看书,但是普通灯泡手电耗电很快,而Led手电灯光太强,纸面反射的光线也足以晃得你睁不开眼睛,保你看一会就泪流满面。

有一天突然发现淘宝上有这个LED平板读书灯——魔幻夜读灯(LightWedge),直接铺在纸面上阅读,光线并不直接射向眼睛,只用三节7号电池,非常舒服方便。用了一段时间感觉不错,而且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只花我了9块钱。

(补充说明一点,我认为大学生作为成年人,只要不影响别人的休息,通宵打牌和通宵网络游戏都是属于个人选择,别人管不着。)

(我发誓我不是做广告的)

关于「为什么误打误撞阴差阳错地成功的人那么多?」的另一个解释

今天读到李笑来老师博客上的《为什么误打误撞阴差阳错地成功的人那么多?》一文,对于他在文中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但是我对于文章题目提出的这个问题,正如李老师所说「有很多种解释」,我自己的解释就与他有所不同。

我同意他说的「这些人属于那种无论做什么都会努力去做到最好的人」,但是这句话作为「为什么误打误撞阴差阳错地成功的人那么多?」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只看到了问题的一方面。他举了陈志武与胡舒立两个例子来说明他的观点,但也许是由于年龄和时代的关系,以他们作为例子,有以偏概全的嫌疑。

无论我们对于政府对于社会有抱有怎么样的不满与期许,一个必须要承认的事实是,我们这一代人可以自由选择的机会要远远多于上一代人,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并不存在有一些重要的选择是迫不得已的假设(也许要除了我们没办法选择生在哪个国家)。很多情况下,我们并不是被一些客观的因素逼到了别无选择的境地,因此仅仅做到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努力去做到最好,还是不够的,另一方面,我们要勇于尝试。

既然李老师提到了小概率事件,我想用小概率原理来解释一下我的对于这个问题的观点。小概率事件包含两句话,首先是「在一次试验中,小概率事件不可能发生」,第二句是「在多次试验中,小概率事件必然发生」。很多人过于迷信第一句话,除了造成李老师所说的有远大理想却由于种种意外没有实现的后果以外,还导致不敢尝试,因为成功的几率那么小,是个小概率事件。

我想那些「误打误撞阴差阳错地成功的人」不可忽视的另一个特点是勇于尝试。也就是说,他们的成功排除先天的因素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实践小概率原理的第二句话,如果你有能力,不断的尝试,总有一次小概率事件(成功)会发生。

而且这样的尝试本身也是经验的积累,经验本身就是一种财富,等积累到一定程度,我想已经无所谓成功不成功了,毕竟每个人的能力有限,毕竟不是只要努力就能成功。

郝海龙

2009年11月17日

关于音标的基本知识

按:今天和我的好朋友兼口语老师说起定冠词the的两种读音和不定冠词a和an的用法,讨论延伸到英语音标的元音和辅音问题。由于常用的音标不止一种,因此我突然觉得有必要把关于音标的一些基本知识整理一下。本文即为我整理和撰写的内容,不对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由于符号显示问题,尝试几次发不上来,点击这里下载PDF版《关于音标的基本知识》(2010年2月5日重排版)

 

个性的代价

去年寒假的时候,我在家乡一个鞋店里面买皮鞋。店员非常热情,不停给我推荐,我也很快就有了中意的。本来我已经打算打包买走,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热情的店员突然说了一句:“你真有眼光,你看中的这双鞋卖的很好,有个单位订了40多双。”——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以别人都买这样的鞋来证明这款鞋不错。我一听这话,买的意思已经消去了大半。更让人难受的是,你说哪个单位不好,偏偏那个单位就是我妈工作的单位,这直接导致了我把已经打包好的鞋撂到店里,拍拍屁股走人了。

虽然对衣着不是很讲究,但一直以来,我在别人眼里都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这一部分是性格使然,另一部分是因为青春期的叛逆,总是不愿意和别人一样。很多时候,这种对个性的追求让我产生一些新的想法,看问题有新的角度,并且能够通过一些创造性的方法解决问题。朋友们总是很羡慕,经常问我为什么总能有新的想法。对这个问题其实我一直没什么想法,首先我并不是“总”能,其次,我也不知道这些想法是哪里来的,只是对我喜欢的事情,我希望能够做的与众不同一些。而且有时候我也会自己骗自己,只在旧有的想法基础上稍稍做一些改变。但今天在这里,我主要想说的是,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好羡慕的,为此我也付出了不少代价。

从小学起,老师就一再强调,听课必须要记笔记(这里的记笔记指用一个专门的本子有选择的复制老师的教学内容,下同),要不然成绩一定会很差。这句话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因为很早的时候我就接受过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东西这个概念,而且我也不明白上课记笔记与考试有什么关系,即便考试的时候会考到笔记上的原话,那也不会让你带着笔记去抄呀。首先,这个必须让我很不爽,其次,我想学习最重要的是把知识记到脑子里,而不是本子上,就不想记笔记了。但毕竟是老师说的话,我不敢贸然行事,因为当时接受的学校教育是,在家听父母的话,接受的家庭教育是,在学校听老师的话。于是我决定,先试行一个学期,以观后效。结果一发不可收拾,由于试行的那个学期我的成绩并没有下滑,导致从那以后小学就没专门记过笔记。事实上,一直到高中毕业,我也只在高中的时候记过英语笔记,不过不幸的是,这门唯一记过笔记的课程是我高中学的最差的课程。当然,只是描述一个事实,并没有因果关系。

到了初中,老师又让我们写读书笔记,我又一个疑问,不写可以吗?这次我直接问老师,老师的回答是,不可以,必须写。又是“必须”,为什么有这么多“必须”?为什么又那么的“必须”?于是我又想试试不这么做可不可以:直到高中毕业,我从来没有专门写过读书笔记,有什么想法都直接批在书页上。而那些所谓的读后感都是未完成老师给的任务,阅读的材料大约都是自己不喜欢的,写的东西也不会上心。

来了大学之后,当我发觉有些课堂上记笔记真的很必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记笔记有硬伤:写字的速度跟不上老师讲课的速度。最后笔记本上记得基本上都是一些零零散散的观点和我认为比较深刻和好玩的话,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这对考试相当不利。有一些老师甚至把笔记当作平时成绩的一项,随时检查,我这样的笔记肯定很难拿到很好的平时成绩,老师不会认为这是因为你写字慢,而是你上课不认真。想想也没人会相信经历过高考的人写字会慢,就像没人相信你翘课后解释说你是因为肚子疼一样,可是有些人确实是因为肚子疼翘课的。而且写字慢(写字慢还有其他一些原因,我会在另文提及)还直接导致我大学考试时间不够用,经常我满脑子是答案,但就是来不及写到卷子上。

后来我索性用电脑记笔记,结果一些老师就觉得我是在上课玩电脑,平时成绩自然就低,又是个性的代价。改用商务手机之后,又经常在手机上记一些东西,有时候情不自禁上课拿出来记东西,也会惹来老师的注意:这时候你拿手机的样子和发短信没有什么不同。

至于记读书笔记,到后来我也觉得是非常好的一种学习方式,虽然我坚持直接批到书上更好,但一些书你是舍不得在上面涂画的,另有一些书本不属于你。但由于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记读书笔记的习惯,读书笔记经常写不下去,这个看看我在博客里写的几篇书评就知道了。如果我觉得一个习惯好,总会慢慢地朝着那个方向努力,但这时候又碰到了一些以读书笔记算平时成绩的老师,总不能把整本书交上去说你看我的感想就在其中若干页的页边上。于是,我不得不把一些书上记得东西整理成一个完整的文档。

有时候和大家保持一致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是最稳妥的做法,碰到事情,作为决断者往往会让少数人服从多数人的习惯,这样一来整体的变动成本小一点,但是对于那些少数人,就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

我真正想说的是,如果你在一些事情上不能坚持自己的个性,也许很可能是因为你不想付出这些代价,而在你坚持个性的那些事情上,这种坚持给你带来的快感个额外的收获要大于所付出的代价。对我来说,属于后者的事情更多一点。

今天才知道这句话是翻译错了【内含转贴】

以前看弗里德曼的《货币的祸害:货币史片段》(安佳 译,商务印书馆)发现这么一句话:

“货币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所以要交给中央银行。”(貌似还被放在封面还是封底上)

当时就觉得很奇怪,因为这和主张自由主义的弗里德曼的观点似乎有冲突。有趣的是,有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还把这句话和哈耶克的观点做了一个比较:

“弗里德曼一直都认为货币太重要了,货币是导致萧条的根本原因,货币是刺激经济的主导力量,以致于它只能交给中央银行。人们所要做的是让中央银行操纵货币行为受严厉规则的限制(比如他提议的“单一规则”)和操作过程透明化。有趣的是,哈耶克则极力反对将货币发放权给中央银行,他认为这意味着垄断,而是应该鼓励私人发行货币,让多种货币进行竞争,让市场挑选出最佳的货币和最佳货币的流通范围。”(唐学鹏. 弗里德曼,自由经济的智性生存者)

但是我很清晰的记得弗里德曼在《资本主义与自由》中引用克莱门梭的话说:

“用克莱门梭的话来说,货币重要到如此的程度,以致不能让它为中央银行所管理。”(弗里德曼. 资本主义与自由)

今天看了李笑来老师的文章,才明白《货币的祸害:货币史片段》中这句话的原文是:

“Money is much too serious a matter to be left to central bankers.”

是安佳老师翻译错了(当然该书其他地方翻译的很不错,比同是商务版的《资本主义与自由》强多了)。我不禁想起了《自由选择》译者张琦说过的

最好直接读原著”。

以下内容转自李笑来老师的网站English in Use

尽早搞定语法:(1)没文化的人才讨厌语法

by 李笑来 on 2009/07/28

in 尽早搞定语法

这话好像说得重了一点,但却只不过是事实。经常有人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宣扬“不学语法也可以”,并且常常能因此获得追捧,但这只不过是疯子骗傻子而已,本质上来看一群没文化的人在集体意淫。去市场买菜,确实不需要懂语法,因为说的全都是短句、断句:

甲:多少钱一斤?
乙:两块二。
甲:贵。
乙:不贵!买多了给你抹点……
甲:行,来两斤。
乙:两斤三两,行么?
甲:行。
乙:零头抹了,算五块钱……
甲:嗯,谢谢。
乙:以后常来!

可这只是我们学习语言文字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在这种场合说说话而已吧?稍微复杂一点的思考结果就面临一定的表达难度——连语法都不过关,如何清楚表达?而那些有思想的人用语言表达他们的思想之时,阅读者语法不过关,理解上就必然南辕北辙。

商务印书馆是个相当不错的出版社,然而也经常令人难过。比如,米尔顿•弗里德曼的(Milton Friedman)的《货币的祸害:货币史片段》一书中有一句译文是这样的:

货币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所以要交给中央银行。

熟悉弗里德曼的观点的人会吓一跳,啊?老爷子什么时候改变看法了?!

可原文是这样的(这是Friedman引用Georges Clemenceau的话):

– image extracted from Google Books search results

仅仅是因为“too…to”的结构前面多了一个“much”译者就给翻译错了,语法功底太差。而事实上,译者翻译完了一本书(为了翻译,必须“研读”——比“精读”、“通读”、“泛读”都要仔细),可是竟然完全没看懂书的内容。所以,根本就没看出这句话和整本书的内容之间的矛盾……这不是没文化是什么?

原本这世界应该有所分工,据说,社会大分工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生产力提升。要是让那些有天分学习外语的人学好外语专职做好翻译,那么另外一些没有学习外语天分、却有其他天分的人就可以做一些他们擅长干的事情——然后大家相互使用货币进行交换活动,社会效益会大幅度增加。可惜啊可惜。很多的时候,我们即便没有天分,也要咬着牙学好外语,要么实在是太吃亏了。

转载时请保留以下信息:

尽早搞定语法:(1)没文化的人才讨厌语法
@ english-in-use.com © 2009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