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复习的时候,海泉和我发短信开玩笑,叫我「郝老师」,我不是个开不起玩笑的人,但是听到这个称呼还是很别扭,回了条短信很严肃的制止了他,不知道有没有把他吓到。

那索性说说老师吧。这应该是自初中以来,我第一次写文章来评价老师。期间这么多年不敢写老师是因为,当时的文章给我和我的朋友带来了极大的麻烦,至于什么样的麻烦,我不想多说,但是至少有一篇文章的后半部分至今还在我的老师那里,而我再也无法有当时的激情写出同样的文章。而问题是,那篇文章还不是专门评价老师的,而是我写的第一篇自传,只是里面零星的说了几个不好的老师,以及一些老师不好的所作所为。当然我也写了好老师,写了一些老师好的所做所为,不幸的是,他们没看到,而现在我自己也看不到了。

我想任何一个职业的从业人员都有好坏之分,老师自然也不例外。每个人都有做对做错的时候,老师当然也不例外。我在被没收的文章中没有点出任何一个老师的名字,只是分析了(可能不是客观的)一些行为,得出了自己的结论,然后就被指不该骂自己的老师。首先,我并没有骂;其次,我写的都是一些行为。不同意我的观点,可以告诉我哪里不对,但最终的结果是,我这个明明没有骂人的人,反而因为骂人的罪名又被老师骂。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使我一直不敢重新提起这个话题。今天,我虽然已经没有那时的激情,但我想我可以比那时更加客观的说说老师。

简单来讲,老师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教会你考试,为了考试顺便教你些知识;一类教你知识,让你利用所学知识去应对考试。区分这两者很简单,一般前者总是在强调:这是标准答案!而后者往往说:世界上绝对没有绝对的事情。但不管怎么说,前者教出的学生考试成绩往往会高一些,很多人就依据这并不是那么严格客观的对比,说前者比后者好。

我的高中也许就有个例子。当然你很难说高中的老师不会为了高考,所以很难严格的说哪个老师是后一类的,我在这里强调一个相对的概念。我高中的语文老师可以算作后者,他一直只负责让你理解,至于讲题,往往是额外奉送,他自己给的主观题答案经常会和所谓的标准答案有出入,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一个好老师,也不妨碍我们接受知识,不妨碍我们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然而有一次,他出差去了,让另一个所谓文科示范班的语文老师来代课,我们听了十分钟眼镜就掉了,从来没有人知道原来语文可以这么讲。一节课以题为中心,诗词赏析套着类似模板的东西居然能和答案八九不离十,文言文本来有两种解释的东西,也能出奇的与标准答案那一种统一。当然他也一再强调,他们班的最高分要高于我们班(他当然不敢强调思想比我们深刻,看问题角度比我们独到,视野比我们开阔),潜台词应该是因为答得答案比较「标准」。我们班的一些同学当即被这种讲课方式震撼,并且认为这个老师要比我们班的老师好。

整体而言,我并不说哪一类老师好(虽然就语文学科而言,显然后者对你的思想的形成更有好处),毕竟有些学科你只要应付考试就够了。有时候为了选拔的公平,不得不让所有人参加同样科目的考试,这就导致了一些科目本来和我们自己想学的东西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还不得不花大量的时间在上面,这样有一个老师告诉你该怎么考试,我想是很不错的。当然有人也会说高中的语文也不见得能对你的思想有多少启发——也许课本是没有,老师应该有。

没有人天生不喜欢学习,没有人天生不愿意学习,但有些人不喜欢学校学习,因为老师,因为考试。

但,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放一首提到老师就想到的歌。

夜了醉了就想哭

作詞:林利南
作曲:Vehnee Saturno

我们应该承认
这个世界早已不同
有许多人很无奈的在放纵
在成长的过程
遇到的事如此伤人
有太多不必要的伤痕
其实就连最爱我的父母
最亲的人
都可能是最不了解我的人
更不要提有些人自以为清楚
自因为他可以决定你该走哪一条路
每次都夜了就醉
醉了就想哭
那些被误解的无助
那些要背负的幸福
失去你的痛楚
为何在夜了就醉
你可清楚
就算你不曾说出
我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