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去银行,来回包括在银行等的时间是两个小时,却仅仅为了办5分钟的事情——为公司交10块钱的营业税。也许你没有注意到,但是在我们的生活中,类似的情况俯拾即是。以至于我总是怀疑,我们到底有多少时间花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

我不得不说我们的一生是在等待当中度过的。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为了等一集自己心爱的电视剧,我们不得不把电视剧前面无聊的广告看完(当然现在的许多广告无论是在播放时间还是内容上更加令人发指),而这里绝大多数广告除了徒增你等待的时间以及烦躁的情绪,对你的生活没有任何的改变。哪怕偶尔有一个可以让你触动,我想你也会决绝的宁肯不看这样的广告——如果这样可以避免电视剧前其他广告的话。你当然会辩驳,这样的等待是心甘情愿的,因为电视剧或者任何喜欢的节目都是有播出时间的,你可以在那个时间再打开电视机或切换到这个频道。你之所以等,是因为这个时候等待的心情本身就是一种非一般的感觉,你会享受这样的过程。我想姑且接受你的辩驳,因为虽然仅仅靠这个例子可能说服力还不够,但是那些可爱的姑娘们在等待情郎时总是心甘情愿的花费时间,因为这本身是一个浪漫的过程,这时等待确实就是自己想做的事情。

说到这里必须说明一点,这里的心甘情愿是感情上的,因为从人的理性出发,任何等待都是“心甘情愿”(也许用“愿意”更适合)的,否则你就不会去等待了。造成这种“愿意”等待的原因是你等的东西能够满足你更大的愿望。今天给你100万,简单起见,假设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现在消费,二是给你10%的利息到明年你会有110万消费。也许你会觉得现在你消费100万是比起明年那遥不可及的110万惬意许多,那么你就不会等,马上去买那些你一直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但是如果我把利率从10%逐步上调,我想总有一个临界值让你崩溃,很难想像如果我给你1000%的利率,你还会选择现在消费(别拿恶性通货膨胀跟我狡辩啊),这时就出现了等待。那么话说回来了,我为什么会为5分钟的事情在考试周时间这么紧迫的情况下等待两个小时呢?这是因为我是去交税,感情上我一万个不愿意(因为我总觉得我给人钱,还得我等),但是可以想想不等的后果,首先是国家的罚款,意味着除了这10块钱,我还得再交更多(虽然折现可能差不多),更让我毛骨悚然的是交罚款的时候我会再排两个小时队。两弊相权取其轻,我还是选择现在等待,省得以后麻烦。没办法,这就是规矩,这就是制度。我没有任何说规矩和制度不好的意思,我只是说只要是一项事物被叫做规矩和制度,改起来就不容易,哪怕他不是那么的合理,至少让你觉得不是那么方便。

当然,绝大多数事情都是好变坏容易,坏变好难。制造一台电脑现在可能比较简单了但还是要比砸坏一台电脑难一些。你的坏习惯总是改起来比放弃一个好习惯难得多。我想说的是守时应该也算一个社会默认的好规矩,但是我们总是有坚持不住的时候,哪怕没有意外的原因。对于有些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时间是免费的,因为只要你不死,坐着不动,上天也会丢下时间来砸你。不管什么性质的约会,一般来说后者会让前者等的次数多一些。你还别着急以你是前者来自诩,除非你敢保证,你还没有迟到过(有不可抗拒因素除外)。事实上,我们每个人在人生历程中,都是这两种角色交替扮演的——再忙的人也总有闲的时候。而且,我们每个人也都等待过别人,都体会过那种烦躁的无所适从的感觉,我想是没人会把这样的等待当成是浪漫的。所以,当下次心里泛起迟到也没关系,反正我有的是时间的想法的时候,我们要明白至少迟到会使另一个人的心里不好受,因为我们自己曾经因为同样的情况不好受过。当你想我把手头的事情做完再去赴约,只迟到五分钟的时候,也许对方正在因为你这五分钟想办法推迟他的下一件日程。当然人总是要有放松的时候,但是没有人愿意在放松的时候去承担等待的心烦。我想,谁都不要浪费谁的时间,这样才是最好的。以免我们的人生在等待中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