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忙完一个presentation,现在还有一大堆英文文献要读——因为自己的时间给了其他英文文章,只好在这次扑克日志中记记流水账了,幸好我在一开始写扑克日志时除了承诺每周一篇外就再没承诺什么了。对不起宇哥,原本要为你打造的经济学普及的文章没有打造出来,估计给你讲经济学的任务还得顺延。今天记流水账,倒不是因为没有东西可以放,本来在译言翻译了一篇文章——《你生命中的女人……》是可以放上来的,可是我翻译文章只是为了练习英语,并不代表我完全同意文章作者的观点。我害怕有些人又从中推断出什么,因而虽然这篇文章是我在译言的首篇金牌译文,我也只好把它留给译言的读者了。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这个礼拜刚刚把国际商务谈判的presentation做完,感谢宇哥为我打造的ppt模板,虽然最终显示出来效果一般,而我又由于太累而发挥一般,但是我看到这个模板还是很兴奋。

学会了古典的“四币归一”魔术,其实早就明白其中的原理了,只是一直觉得太难了,得花大量的时间练习,不曾想扑克手法熟练了以后,练这个其实特别快,大概半个小时就可以唬一小撮人了。

在周五见了一下葛洋,她向我问了一些问题,我扯得海阔天空,不知道她对我的回答是否满意。

这周看完了《Knight Rider 2008》,这个片子我能坚持看下去的原因是我始终忘不了旧版的《Knight Rider》,也许这也是这个片子有收视率的原因,毕竟每一集的结局我们都可以猜到,而且编剧也朝着一个黔驴技穷的方向发展(当然大部分美剧都是这样,但是这部片子似乎早了一点)。

昨天是潇潇(貌似现在不叫这个名字了)和我姐姐的生日,中午和姐姐还有她的男朋友吃了巴西烤肉,第一次吃,味道挺不错的,只是没吃几块就饱了。下午看了《玩命快递3》,对Natalya Rudakova演的瓦伦蒂娜印象很深(当然部分原因是她那一脸雀斑),出现的第一个镜头就喜欢上她了,并且由此引发我在网上搜雀斑是怎么回事,甚至想在译言上翻译一篇有关雀斑的文章。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雀斑在她脸上就显得如此好看,而有些有雀斑的人却让人感觉如此不舒服。看来雀斑也存在一个搭与不搭的问题。实话说,在上网搜索之前,她是我印象当中雀斑最多的人(甚至嘴唇上都有),但互联网马上颠覆我的印象,并且告诉我,脸上有雀斑并不一定是美的。由此我惊叹于吕克·贝松的眼力,据说她是吕克·贝松在街上不小心撞到的,看来好演员也是可遇不可求啊。这部电影整体感觉不错,虽然情节都能猜到(感觉有点像詹姆斯·邦德系列),可是动作画面很震撼,毕竟是动作片,这个要素有了基本也就都有了(当然加上美女Rudakova)。这片子还直接导致了我回宿舍看了《玩命快递2》(有人译为“非常人贩”,个人感觉这是个很雷人的名字,因为译名比较雷人,害得我误过很多好看的片子)。

看完电影姐姐给我买了一个三星的mp3(给她的礼物还没有送给她)。一直以来我拿着一个山寨的mp4,容量出奇小,装了英语听力就无法装歌,使我陷入一个不断用电脑拷文件的境地。话说这年头直插usb的mp3(而且容量大的)还真不多,三星u4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也就算是比较好看的(不如u3,只是u3已经停产了,而且最大1g)。回到宿舍就往mp3中拷东西,顺便给它充电。

买完mp3和姐姐他们一起吃了螺蛳粉,也是第一次吃,口腔溃疡了,不敢吃太辣的东西,但是这个东西的味道真的是不错,有空可以去吃吃。

昨晚很早(晚于12点)就睡了,原本打算今天能够早点起来,可是醒来已经九点了。

—————————我是结语的分割线—————————

这一大堆英文文献要整理出来真是比较费劲,我要继续工作了,今天是♠K,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