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礼拜主要贡献给考试了,考试之余在卓越上买了三本书,饭饭的《路上有惊慌》,卡萨诺瓦的《我的生平》,杰克·凯鲁亚克的《达摩流浪者》。顺手看完了第一本。

买第一本书的原因是以前在牛博上见过“路上有惊慌”,觉得这个名称挺好玩的。没想到一看开就放不下了。里面每一篇文章,乍一看都觉得没什么,但只要开始看了,有一种感觉就在累积,看到文章快结束时这个感觉就崩盘了。就这样我大笑了几次,搞得周围人都觉得我不正常。这样的书读着很舒服,不会有读鸿篇巨著那样完任务的感觉(当然有些鸿篇巨著读着也很舒服),同时你会感觉到让你心动的东西。而且并不是矫情,也不是说教,很自然。连一些看似刻意的东西,都是很自然的做作。矛盾,但我就是这样的感觉。强烈推荐《不纯洁的肉欲》《一九八五年》两篇。

买第二本书的动机很单纯。原本看了一五一十部落某个人(忘了是谁了)的评论,就不打算买了。但这部书的名字最近在我生活中出现频率极高,每次都激发出一种男性独有的好奇,想象顺手就买了。中译本有删节,没想到删节过还有这么多字。(写到这里,宿舍一哥们给我递过来一罐啤酒。)还没来得及看,而且也怕删节后的书再无法激起我的阅读欲望。

其实真正目的是想买第三本书,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还没看这本书(只看了最后一页),就把这本书最经典的话当作了题目。这两天复习考试,每次失去动力,就把这本书的最后一页看看,然后又是热血沸腾。这本书无论如何要好好看看。今天就这样吧。O ever youthful, O ever wee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