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被墙了,为什么无论什么东西,我一用就被墙了呢。微软真可怜,bing昨天上线,今天就被墙了。

下面是一篇文章,记述了我端午节的生活,因为有一些很不开心的事情,我不想记,所以我很长时间没记日记了,转贴个相当于日记的东西,不至于什么也留不下。以下内容仅经作者蔺一童同意,转自他的博客。

(注:那个“郝某人”显然是我):

数字情节(2009-05-28 21:52:12)

上午刚准备出去吃饭,郝某人电话说一起吧,去了那家陕西菜馆——可以说成是陕西面馆吧

之后走,问他准备去哪儿,他说哪儿都可以,我说时间呢,他说走一天吧

哈,正有这个欲望,在小雨天和谈话没有障碍的人走一天绝对是很爽的事情

向北,走到中关村图书大厦,绕之一圈向东,过了上品向北,之后向东到了中关村大街,一路向北,到北大,在某路口买一瓶雪碧及一瓶不知名的饮料,向东,到蓝
旗营,期间在“豆瓣书店”“音像超市”“万圣书园”停留并买了一些东西,继续向东,过德意志银行,到易初莲花,带郝某人瞻仰了一下“NIKE垃圾店”,找
KFC坐,走错路,之后到,之后坐,然后就到了宏途书店,最后到了明德泊星地咖啡馆,之后到4105,b床。

哈哈,第一次这么长的流水账

期间聊了很多

在“豆瓣”问了jeef喜欢的杰克.伦敦的书,没有英文版

之后到“音乐超市”郝某人买了一张万晓利的CD,我什么都没买。看到了那一直想要但没有机会买的“生命之诗”,虽然没听过,但一个可爱的女人向我推荐过,并且我也十分喜欢这个名字。最后没拿,也许是因为钱的原因吧,不太清楚。

万圣书园我很喜欢,上次看到一本《我们的性》我很喜欢但钱不够,想这次正好买了,可是问之就一本了,不是我对最后一本心理有障碍,而是那个太过分了,已经
被翻得十分松,而且很脏,以前上中学自己的教科书到期末都没那么脏过……不过他打四折,还是没买,想回去卓越或淘宝买了吧,虽然觉得有些麻烦。最后买了一
本《我的约翰》,列侬第一任妻子写的回忆录。即使披头士我更喜欢保罗~
🙂 对了,此书是五折。

之后就到KFC了,坐了很久,聊聊聊聊聊,感觉我这一个月都没说这么多~
很畅快。此时貌似说到了情感的表达。他说,其实你把你的“表达”修饰一下别人更容易接受,我没回答。

出来,走到中关村大街,沿着南行。期间郝某人买了两本盗版英文书,其中一本是奥巴马的。郝砍价,旁边一个看客说总统的书卖十几块你还觉得贵吗,我说我拿
A4纸打印出来卖你五块要不要。当然其实我没那么说,反应还没那么快,只是说那是盗版呀。这时我想到了那本《他改变了中国》……莫谈国事……

沿着中关村大街时说到了我们附近的人和“西方”(大致意义上)的一些情感表达(当然只是随便聊聊),我说如果我是纳什,电影里“艾丽西娅”的甩杯子,尖叫
绝对会让我心碎,虽然我知道她不是针对她的丈夫。郝说有什么话不说憋着一口气冷战更让人受不了。我说那个绝对,所以有矛盾。或许到故事发生到我们身上时这
个绝不会成为矛盾,经验这样告诉我。

到宏途突然看到了《克里希那穆提传》,我一般很少买传记,甚至对之有点莫名其妙的抵制,但这本买了。原因是书封面克的那张照片……太迷人了。以前读克的书,自然很喜欢。看到他的照片都是老年时的,感觉很慈祥很和蔼。而这本书封面他的照片是他年轻时的……
当然情感这么冲动也许是两个原因吧,一个是对帅哥的好感,想看看他年轻时的事。第二个原因也许是因为自认为自己也比较帅吧,自然对漂亮且思想深邃的男人有了解的欲望,帅哥情节。结账时看到有人买“绝望主妇”,想起了JENNY
WU,她说她就是看着这部电视剧练口语的……很怀念她,微笑以及积极的人生。或许还有她那句“密斯特儿.蔺”,或许还有……

之后到泊星地,郝请客,我问吧台什么饮料是大杯的,她说果汁和冰沙。于是我要了一杯果汁一杯冰沙。郝还是老样子,一杯当日咖啡。

记得前年刚来这里时我习惯要的是冰当日,之后换成了绿茶,之后果汁,之后就到今天了…… 历史?现在?

本打算坐到九点离开各自西东,但郝接一电话,他走不了了。我就陪他到另一个人来吧。

说起音乐,还有跑步和健身…… 他说他很羡慕我,说我现在过的都是令他心动的生活。我说或许有轮回吧,也许再过几年我也会像你这么繁忙,再过几年你也就像我这样做喜欢的事…… 下一刻,谁都说不准……

说到了“压力”之类,之后我接过话头,说我曾吃过数字的苦头,并且有几年的“崩溃”——身体内及身体外的“崩溃”在一定程度上和“它”有很大关系,所以就
像我一段文字里说的那样“数字,咱俩的帐还没算完呢”。我早晚都会再次接触它,并会比以前还要深。一个原因就是一种不服气,但更重要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发现
它突然很诱人——顺序、关系、及表达方式……
说了这些并给郝说了自己的一个关于数字的假设,或许可以说是一个“欲图”,当然是很泛的方面。没想到郝很有兴趣,并说了他在其他方面的一些想法。然后他说
或许你可以写小说,因为你容易想到一些平常人不容易想到的,这个很符合小说er(不喜欢“家”)的某些方面。郝举例说了卫斯理,并说了卫的曾让他吃惊过的
一句话——或许人的存在可以以一丝思维来代替(大致这个意思)。看郝感兴趣,我准备再说一个自己关于……(很难表达)的想法,刚开头,刚刚给郝电话那个人
来了,我说再见。走出几步发现郝的雨伞在自己口袋里,于是回去把雨伞给他,他说正好你回来了,给了我一个粽子,刚刚那个人带给他的,我说谢谢。

哈,现在就吃这个粽子吧,还不知道是什么馅儿的,过端午好歹还能吃个粽子~~~

🙂

吃个粽子上个厕所洗洗睡了~

哈哈,改改依然是那句

………………

:-{   啼笑皆非?

那就“ ”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