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2010

我的2010

1. 自认写的还行的博文

a. 小说:

07-26: 故事新编1: 盘古
10-21: 我觉得今天很冷
11-02: 可惜他爸是李刚

b. 诗歌:

09-02: 旅途诗两首:「火车晚点」「装逼总是很脆弱的」
09-04: 诗两首:「一个人躺在河滨公园操场上」「走神」
09-10: 青青
10-07: 有时候
12-16: 中关村列车

c. 其他:

03-07: 铁窗泪
03-14: 有深刻的意义
07-07: 毕业与世界杯
08-16: 因为近
10-21: 读书:麦田里的守望者
11-14: 说爱

2. 读书

今年年初没怎么读书,基本上从三月份才开始大规模有组织进行阅读。挑几本简单说说:

a. 《王小波全集》前四卷。小说以前基本都读过,主要看杂文,这是我喜欢的风格。

b. 龙应台《野火集》。听说了很久,终于一狠心看完了。

c.  托马斯·索威尔《美国种族简史》。纸质版已经买不到了,看的电子版,这类书籍阅读快感没那么强,好奇心驱使我读完。

d. 大卫·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借着作者去世的东风,把这本书看完了。

e. 沈浩波《蝴蝶》。

f. 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

g. 安德鲁·基恩《网民的狂欢:关于互联网弊端的反思》。

i. [美]萨伯《洞穴奇案》。

h. 推理小说:东野圭吾-《嫌疑犯X的献身》《侦探伽利略》《绑架游戏》《名侦探守则》;岛田庄司-《寝台特急1/60秒障碍》;安东尼·伯克莱-《毒巧克力命案》;爱德华·霍克-《不可能犯罪诊断书》(中译本不全)。其中,《嫌疑犯X的献身》《毒巧克力命案》强烈推荐。

3. 电影

上半年没怎么看电影,下半年也没补回多少,简单列一下(不全是新片,加粗的值得一看):

在云端》《大侦探福尔摩斯》《this is it》《拆弹部队
《波西杰克逊与神火之盗》《海上钢琴师》《这个杀手不太冷
《速度与激情》(1-2)《谍影重重》(1-3)《成长教育》《纯真年代
傲慢与偏见》(凯拉·奈特莉版)
福尔摩斯历险记》(Jeremy Brett版,力荐)《天使与魔鬼》
《闻香识女人》《飓风营救》《巴黎谍影》《终极面试》《碟中谍》(1-3)
星尘》《生死时速2》《杀手们》
美国:我们的故事 / America: The Story of US》《艺术创世纪
危情谍战》《我爱你莫里斯》《影子写手》《邮差总按两次铃
《唐山大地震》《神探夏洛克》《马耳他之鹰》《阿黛拉的非凡冒险》
东方快车谋杀案(2010)》《盗梦空间》《致命魔术
蝙蝠侠前传1:侠影之谜》《狄仁杰之通天帝国》《赵氏孤儿》《爱出色》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诺丁山》《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

4. 音乐

红辣椒乐队、Greenday、Keren Ann、The Concretes,陈绮贞、吴虹飞与幸福大街已经一些老歌。

就写这么多,日志不是日记更不是年记,祝新年愉快。

Update: 本想检讨一下自己读书少,后来发现自己还在读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顿时觉得没有检讨的必要了。

六年前的平安夜

六年前,我还在高中,总以为类似基督教这样的舶来品离我们那个人数不足30万的小县城(关于人数请结合中国国情考虑)有十万八千里,低估了教徒们要把上帝的福音洒向全世界的决心。

平安夜前一天,好友蔺游云突然说:你知道吗?其实我们这里还有个教堂。他当然知道我不知道要不也不会问个设问句。好奇心极重的我立即决定在平安夜的时候去参加教堂的活动,并拉他和我们班上另外两个同学三宽和阿荣一起。并决定当天下午先去探探底。

教堂就和学校隔了一条路,我对此竟一无所知,只能说明高中的时候我的确是个宅男,只不过是当时的情况是被宅,宅到了学校而已。教堂是一座很破的建筑的二层,据老蔺推断是因为一层租不起。就外观而言,我很难把眼前的这座建筑与影视作品中经常见到的基督教堂联系在一起,这应该也是我不知道它存在的原因。

室内装修明显要好于室外,整个室内给人感觉像一个多功能活动大厅,就像你小学的那种,所不同的是舞台两侧写着圣经节选,内容已经忘了,但肯定不是「一师是个好学校」。当时正在为第二天的庆祝活动进行彩排。老蔺和一个弹钢琴的姑娘聊了起来,我旁听,直到那天我这个土人才明白神甫是天主教的,牧师是基督教的。

看了一个正在彩排的节目,叫《两亲家夸主》,用我们县城的一种舞台艺术——二人台——进行表演,两人的表演还在磨合期,台词也在不断修改中,我们听了两个版本,到第二天听到的版本又不一样。

第二天晚上,三宽和阿荣翘了第二晚自习(我和老蔺本来就不用上)和我们一起去教堂。在我看来翘课这件事情的意义对他们来说要远大于去教堂,因为这能是他们显得年轻。

进入教堂后,我看到了各色人等,基本上都是从各个村子里面来的耶稣的信徒。我们作为「小孩」,有幸或者不幸每人得了一个坏掉的桔子,毕竟是白得的,不好意思跟发桔子的人说桔子味道不对,只好扔掉。

舞台上正在演唱经典的圣诞歌曲《平安夜》(当然不是花儿乐队版本)。和声还不错。

又看了几个稍稍有些无聊的节目,《两亲家夸主》上了,看到一半,三宽和阿荣脸上已经显现出不耐烦的表情,显然平安夜是平安了,圣诞过得不快乐,我们就撤了。


祝各位平安夜平安,圣诞节快乐。

郝海龙
2010年12月24日

诗 | 中关村列车

一个懂得黑色幽默的人
似乎可以对不愉快的事情免疫

正如每到这个时间
我都会静静地欣赏中关村列车

有时候我也会挤在车厢中
看着身边的人慵懒的玩着手机

偶尔听听司机的对骂
总有一种蝉噪林愈静的感觉

不会担心无法到达
反而不喜欢这样的宁静被打破

唯独今天不同
今天我在路边等你

而你被中关村列车梗在
路的另一端

郝海龙
2010年12月16日

我的老师罗胖子

说爱

看到两个朋友在校内(好吧,「人人」)很有爱的互致公开信:

来信:http://is.gd/h12Lw (BJ给TY)

回信:http://is.gd/h12FY (TY给BJ)

我萌生了就此话题也说两句的想法。在写之前,要声明一点,这篇文章不是公开信,因此文中既有特意给他俩写的内容,也有和所有人分享的内容,相信读者可以判断出来,即便判断不出也没有关系,毕竟文章是公开的,内容你都看了就不会有所遗漏。

尽管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但除了连岳这样的人(毕竟他是靠这个吃饭的),生活中很少有人一本正经的讨论。我想这主要归结于两个原因。

首先爱是一种感觉,大概还没有多少人能把这种感觉用语言表达出来,也许你可以说「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但恰恰是这种决绝的表达证明了我们语言的局限性。我们没有办法切切实实说出这种感觉,但又觉得这的确是人类最伟大的情感,和其他的感觉不一样,于是只好找一些决绝的话语来表明其与众不同。事实上,我们海誓山盟的时候,心理想的是,这话还是不给力。说不出来,就藏在心底,因为爱本身就是人类最美丽的语言。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生活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当你一本正经的讨论一些崇高的东西时,Who Care?甚至会有人觉得你在装13。有关这一点我也要自批评,在这种环境的浸淫下,我有时候也会脱口而出,咱能不讨论这么大的话题吗?我不记得我说这话的动机是什么,但确实伤到了一些人,尤其是当他们把你当做真正的朋友,真正想和你倾诉一些事情,并期待你认真对待给他一些建议的时候。但人生在世,也就这几十年,我们受到的限制本已太多,再自我限制就显得太傻了。当整个氛围是一本正经的时候,我们会做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情,来争取娱乐的自由;而当整个氛围变成娱乐至死的时候,我们也应该有勇气去做一些一本正经的事情。今天我想正经说说爱。

首先爱情是没有理由和条件的。写完这句话,其实我就在等着板砖,但我今天确实是要一本正经的说爱,因此我不会放下这句话就不管不顾,后面肯定会有更详细的解释,所以希望各位看官看完解释后再进行评判。爱情没有理由和条件这句话要分开来看,也就是,爱上一个人没有理由和条件,不爱一个人也没有理由和条件,这都是感情驱使。

关于这一问题,我曾经听过一个老师很有名的论断,说万事万物的产生都是有条件的,因此不存在无条件的爱。这其实是在偷换概念,我所谓的理由也好,条件也好,指的是人为的要求,而不是自然的前提条件。举个简单的例子,这个老师无非是说,如果我的高考成绩考不上我的大学,我就不可能碰到她,这样我们两个人也就不可能相爱,因此我的高考成绩好是我俩相爱的条件,推得更广一点,甚至我父亲用的避孕套质量不好也是我俩相爱的条件,因为如果不这样根本不会有我这个人。显然我讲的理由和条件不是这个。

我指的是,你不会因为一个人怎么怎么样,才爱上他。也不会因为某个人满足你设定的条件就爱上这个人。这种例子大学里面比比皆是,在恋爱之前,我们总是会给自己的梦中情人设定种种条件,软性的(比如说不能喜欢听《求佛》《爱情买卖》等等)硬性的(比如身高180以上)条件都有,但一旦你碰到自己爱的人,这些条件顿时灰飞烟灭,甚至自己也喜欢上了《求佛》(还好我的女朋友不爱听)。我初中的一个好朋友在高中爱上一个男人,这个人我们都很讨厌,我们问她为什么爱他?并且给她说了很多这个人的不好,她说我知道,但我就是爱他呀。这才叫爱情。

热恋中的男女也总是喜欢问对方为什么爱自己?这本身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你不会因为她长得漂亮而爱上她,而只会因为爱上她才觉得她漂亮;你不会因为她耍小性子而爱上她,而只会因为爱上她而突然觉得有时候女生耍耍小性子也挺可爱的;你也不会因为她喜欢小沈阳而不爱她,尽管当其他人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你早已经上吐下泻……如果非要给这个问题一个答案,我推荐妮基·乔万尼的小情诗「我爱你,因为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旦你觉得自己可以认认真真一本正经的回答这个问题,你对她的爱也快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也就是为什么陈绮贞在「勉强说出你爱我的原因」之后没几句就是「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1

既然爱是没有理由和条件的,不爱自然也没有。因为一旦你有了不爱一个人的理由,反过来也就意味着你有了爱一个人的理由。

由于爱没有理由和条件,因此你会为你爱的人不顾一切,因为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所以她可以比平时更加更加坚强的应对小强的袭击,不会害怕一个人住在空旷的屋子里等等。但同样由于爱是没有理由和条件的,因此不能把爱当作要挟的手段,你不能说因为你爱我,你就要怎么怎么样。对方爱不爱你是对方的事情,如果你也爱对方就不要以爱为筹码乱提条件,否则正如刚才所说,爱情的终点也就快到了。爱情时双方的,一旦对方不爱你,你无论多爱她都是扯淡,不能叫爱情,只能叫单相思。

其二,爱情需要相互理解。我从来都相信一见钟情,但我也相信大部分的一见钟情持续的时间也差不多就是你们俩互相对望一眼的时间。爱要长久就要相互理解。

如果不理解一个人就说爱上了她,那种爱和你崇拜饭岛爱差不多。如果这也算爱情的话,我还爱克莱尔·丹尼斯呢。

虽然我不了解TY的女人,但有句话要对BJ和TY讲:永远不要低估女人在恋爱时的智慧,尤其是恋爱过的女人。

我们生在一个男权社会,但这并不意味着只有男人拥有选择权。男人可以把某个女人当作是自己私有的(毕竟爱情是排他的,对男人尤其如此),但这么做有个前提,就是女人也把你当作是私有的。如果没有这个前提,彼此都会受伤。

其三,我还是想说说承诺的问题。我们都是重然诺的,但是环顾我们周围,有太多的人背叛了他在恋爱时许下的诺言。这些人大部分又都是重然诺的,诚实的。我想这不是人格分裂。而是我们在探讨问题时忽略了一个前提,就是恋爱中的承诺都是默认以相爱为前提的。一旦爱情不存在,以爱情为前提的诺言也会随之消弭,你遵守这个诺言,我们佩服你,你不遵守,我们也没有办法指责你,毕竟爱已经不存在了。

我知道要接受上面这段话,会让一些人觉得的爱情的风险太大。可事实上,爱情的风险就是这么大,接受不接受你都改变不了,而接受了会让你爱的更健康一些。同时,这样的风险提醒我们,爱是需要智慧的,至少在爱之前分辨出真假,自己真情投入,对方虚与委蛇,这才叫真正的上当受骗。

最后还有几点要和TY兄说:你最后的那几条会给对方压力的。你说:

「女人在这个年龄,并不一定是一生中最好的时候。她们充满活力、貌美如花、亭亭玉立,但是她们不够包容、不够雅致、不够风韵。」

所有看完这句话的人,都明白,你对女人的要求是「够包容、够雅致、够风韵」。首先我不同意你对这个年龄的女人的看法。但更重要的是,如果你爱她,哪怕她不够包容,不够雅致,不够风韵又如何?试想一下如下场景:

在你三十多岁的时候,北京街头偶遇BJ兄,没什么好说的,找个馆子一醉方休。最后你喝的不省人事,彻夜不归。你的爱人在家里独守空闺,这时她心里会想,他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是不是因为我还「不够包容、不够雅致、不够风韵」?

总有一天我们会老去,包容、雅致、风韵神马的都是浮云,只有爱是永恒的。

郝海龙
2010年11月14日
于北京·新龙城


  1. 摘自陈绮贞《旅行的意义》 

微小说:可惜他爸是李刚

「这很明显是一次早有预谋的杀人。」侦探开始做总结发言,举手投足间颇有演说的架势,「将杀人伪装成车祸已经是推理小说中俗套的不能再俗套的桥段了。动机充分,证据确凿,警官你可以行动了。」警官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一根烟,这是他烦心时的习惯,烟雾缭绕中哀叹道:「可惜他爸是李刚。」

也谈伤不伤眼睛的问题

首先推荐笑来老师的一篇博文《看书会伤眼睛么?》。

关于「伤不伤眼睛」的问题在我周围也有不少人提到过。只是我遇到的更多的提法并不是「看书伤眼睛」或者「看电子书会伤眼睛」,而是更具体的「看书多会导致近视」,「看电子书会导致近视」,「看电脑屏幕会导致近视」 1等等。

根据对身边人的观察,喜欢读书的人、喜欢看电子书的人、喜欢玩电脑的人确实很少有视力正常的,我想这多少算是这些说法形成的一个原因。但持有这种说法的人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不阅读找借口的话,往往就是缺乏对问题的深入思考。简单讲,这里他们把一个相关关系当成了因果关系

每个学过初中物理(甚至小学自然课)的人都明白,我们通常所说的近视2的形成主要是由于「连续长时间近距离用眼导致眼部睫状肌调节能力下降3。也就是说,近视的形成和你观看的对象没有直接关系,而和你的观看距离和连续观看时间有关。看书(无论电子的还是纸质的)、电脑、电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多远的距离看,一次看多长时间。 Continue reading

我不愿做麦田守望者

高中的时候,我向一个在书店里认识的朋友借了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单单是因为这名字我喜欢,就想看看里面到底讲了什么。可是翻了两三页我就放下了,由于种种原因就再也没碰过,至今那本书还放在我们家的书架上。

每次借来书不看,总会对书的主人产生一种内疚的感觉,尤其是这种拿的时间太长,甚至忘了还的书。我常常想如果这书现在不在我手里,也许会有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它,至少有一部分人会喜欢上它。哪怕纯满足好奇心,我也觉得要胜过放在我的书架上落一层灰。

本来以为再也不会碰它了,可是今年年初它的作者塞林格突然去世,又激起了我重新开始读它的兴致。由此可见,经典的东西永远是不会错过的,即便你现在放弃,总会在以后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又有人因为种种原因向你提起它。

前些天,在上下班的路上,我读完了这部《麦田里的守望者》,我觉得这是一部很好的作品。这句话放在这里好像是废话,事实上它的作用其实是一个让步,就像所有的让步一样,除非是为了作品更严谨,否则基本上没什么作用(又不是做GRE填空题)。但还是要强调一句,我说的是真心话。我之所以觉得这部小说写的好的原因也是因为作者说的是真心话。

今夏的某天,和西毒何殇边吃烤串边聊文学作品,当时我正为自己看了过多的翻译作品,潜移默化,导致行文过于拖沓而难受。他反问我,你觉得《在路上》有什么文字技巧?我说不出来,事实上我觉得凯鲁亚克的作品基本上没有什么经过刻意雕琢的语言,即便有,也被翻译毁得差不多了。但纵使我看到翻译版本,也把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我突然明白一部书写的好与不好与文字技巧关系不大,关键在于作者有没有向作品倾注真情。也许正是这种阅读的切入角度,让我没有像高中那样,看了两页就把书丢到一边。

毫无疑问,塞林格向作品倾注了真感情,但老实说,这部书对我的触动有限。我想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是在看一个第三者的故事:我们对于一些事情的看法不同,但对于一些事情的体验又是相似的。

「我不愿随便动窝打断自己的烦恼。」事实上我烦起来跟霍尔顿(小说主人公)的状况一模一样,但我不会对他所烦恼的那么多件事情都烦恼。

「我没这么做的唯一原因是我当时情绪不对头。」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会因为情绪不对而不去做一件事情,可是我们又不会像霍尔顿那样有那么多情绪不对头的时候。

像这样的句子充斥着整本小说。对于主人公许多感受,我都似曾相识,但每次我又都会忍不住对他由此产生的情绪反问:犯得着吗?

我明白,这是因为我和霍尔顿的价值观不同,而且我尊敬持有这种价值观的人,但霍尔顿是霍尔顿,我是我,我是在读一个第三者的故事,因此我只能在某些个别的地方产生共鸣。

好了,让步前的话到目前为止差不多说的差不多了(事实上已经说了不少这部作品的坏话了),甚至评价到这个地步已经差不多了。但我忍不住把《麦田》和凯鲁亚克的作品进行比较,毕竟是后者让我明白了看小说的切入点,才让我能饶有兴致地看完《麦田》。

我觉得凯鲁亚克的小说通篇都能对我有所触动,因为作者写的正是我所追求的,读小说的时候,就像在读自己,让我更加清晰的了解自己,找到自己真正坚持的东西。

而《麦田》只是把原本我已经注意的问题通过一种强化过的方式再次引起我的注意,同时,让我对这种感觉产生共鸣,但我始终不敢苟同小说主人公对待这一切的态度。换句话说,我总感觉霍尔顿在抱怨一些事情。这种抱怨出现在文学作品里,我们多少会有点欣赏的态度,但如果身边有这样一个人,你准会觉得他烦,烦到你不愿意随便动窝打断你自己烦恼。

我想人的天性都是喜欢抱怨的,不管这样的抱怨对不对;人的天性又是讨厌别人抱怨的,即使抱怨的对。

我们都是人,都忍不住要去抱怨,但我觉得至少要做到,不仅仅去抱怨,还要去做事情。或者即使想不到该做什么,至少在抱怨完给听你唠叨的人致个谢,道个歉,毕竟听你抱怨不是他的义务,要不然我们就成了霍尔顿了。尽管有时候成为霍尔顿会显得很酷,但至少我不想成为他。

郝海龙
2010 年 10 月 21 日

我觉得今天很冷

我觉得今天很冷,无论是屋子里还是屋子外,因为这对我并没有太大分别。虽然我关着窗子,可是很不幸墙上有个洞,这个洞是因为安装空调留下的。也许安装的时候是夏天,所以当时的住户并没有料到它会在冬天让屋里屋外变成一个样子,或者他心里想,反正安的是空调,冷了大不了开热风。于是,我开了热风。

空调把一阵又一阵的热风对着它的正前方吹了出来,我不禁有点担心,桌子上那株小盆栽是否能够经受住这风的洗礼。我突然想到今年的夏天,我还在校园里的时候,所见的每棵树都郁郁葱葱,每棵树又了无生气。我想它们和我一样,晚上热的睡不着,所以白天没有什么精神。

这个学校有让我喜欢它的地方,我甚至只看到了这些,或者说只愿意看到这些,可一旦有师弟师妹问我,对于上我们学校的建议是什么,我会轻声告诉他或她,别来了,你会热的受不了的。对小师妹我尤其这样说,每当我看到女朋友因睡眠不足而露出的楚楚可怜的表情,我就知道充足的睡眠对一个女人来说多么重要。虽然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动,但每天面对着一个结着愁怨的姑娘,纵使戴望舒也难免心碎。

在我打开空调的制暖功能时,这一小盆植物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女人结着愁怨的脸。我希望它伤心的原因和我一样:想念它的女主人了。但纵使我百般哄它,给它浇水,它也不搭理我一下。

这是一盆倔强的植物,有很强的自尊心,即使它想某个人了,也不愿意告诉你,就像我和我的女朋友常常玩的一个游戏,看谁先忍不住发出想念对方的短信,谁就算输。开始的时候这个游戏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同时作为规则的制定者和比赛的参与者,谁都知道不公平,赢第一局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在耍赖,事实上,女朋友也是这样评价我的。等她明白了规则以后,我们就互有胜负,而我似乎输的更多一些。原因也许是我睡觉的时间比她少一些。

在梦中她一定给我发了无数的短信,我能感觉的到。只可惜我做梦的时间太短,而且醒来以后忘记的部分居多。有几次我梦到了她就在我身边,醒来后发现其实那是真的,又不禁懊恼干吗浪费如此美妙的梦境。

每次和你分开,走向我的住处,总是会放慢脚步。只要我还没回来,就会觉得我们仍然在一起。鬼混。而每当我一个人回到家,空空荡荡的卧室就会提醒我,该给你发一个我到家的短信,而每当这样的短信发出,又意味着我们只能在梦中相会。

不知什么原因,一条沟把屋子外面的路拦腰截断,就像你楼下的小摊前挖的那条沟一样。每当我看到这条沟,我都会想到送你回去的场景。在分开那一瞬间,我的大脑会一片空白,不知道除了离开还有什么选择,因此我每次都没有回过头,尽管事后我会懊恼不堪。

我想至少应该回头看看,你是否会偷偷跑出来多看我一眼。即使看不到你,我也可以想象在电梯中的你是否在和我回味着同样的事情。

我想你,我敢打赌那盆植物也在想你。你把它放在我的书桌上的瞬间,它已经爱上你了。空调的暖风吹在它的身上,一如你的气息。可它能感觉到这风是了无生气的,于是它摆出了无生气的样子。就是这个样子让我猜中了它的心思,一如在接吻时,我从你落寞的眼神中看出你在生气,从你迷离的双眼中看出你在陶醉。

我走到窗边,看着灰蒙蒙的天,哪怕太阳只出来一会,也能让我开心许多倍。冷的时候的阴天,就像夏天午后烈日的直射让人抓狂。我愿意把这些东西都看的浪漫一些,甚至有点怀念烈日的直射,尽管它叫每棵树都了无生气,让我心爱的女人难以入睡。

小时候我总是被人逼着午睡,人为什么要午睡也是我小时候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之一,为此我专门翻过当时仅有的科普读物《十万个为什么》,可却没有找到答案。我不敢问父母和长辈,因为这样的问题问出来就像在挑战他们的权威,会惹他们生气。这说明即使面对一个小孩,大人们也是不自信的,有时候他们不相信自己可以用道理说服孩子,必须依赖一种叫做权威的东西,久而久之,追求的东西只剩下了权威。于是尽管不想睡(这倒不是因为想你,关键是我们当时还不认识),也要去装一会,可不幸的是,从小我就不会骗人,装睡的时候眼睛总是闭不住,装到最后就会真的睡着。午睡起来,浑身乏力,如果我当时喝过酒,肯定会觉得和喝醉了一样。事实是,我就像一个体力工人干完活之后,喝酒之前的感觉。

这时我唯一能做的是,迈着摇摆不定的步伐走出房门。太阳照在脸上,霎时间,我觉得非常舒服,现在想来,那感觉就像是你在亲吻我的脸。我想那就是温暖的感觉。

郝海龙
2010年10月21日

诗 | 有时候

有时候我
原意对自己
要求的苛刻一些
可是又怕太多的习惯
让生活变得
索然无味
于是闹铃的作用
经常就变成
提醒自己
睡姿不对

郝海龙

2010年10月4日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