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三月 2010

有深刻的意义

记得在初一的时候,我们还不敢公然的不做假期作业,于是每到开学前一两天,我总会和几个朋友聚在其中一个朋友家里,互相抄没有完成的假期作业。

在语文的阅读题中,总有一类问的是类似「作者在最后一段写这样一句话是什么意义?」的问题,碰到这样的问题,我们总是很苦恼,因为这对我们的意义就是让我们更加深切的体会到了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繁重。考虑到老师也是人类(尽管总听说有禽兽老师),也有着人类的惰性,对于假期作业不会认真的检查,最多看看空格里面有没有字,一个哥们突发奇想道:「以后碰到这样的问题,我们就答『有深刻的意义』。」于是这句话成了我们对付这类题的不二法门。而且,受这道题的启发,对于其他类型的题目,我们也开发出了各种不同的固定答法。

这本不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作为冷笑话似乎温度还不够低,煞有介事地写出来会让人觉得「记那么无聊的事情你无聊不无聊呀」的感觉。但在今天午饭时间,当我不小心听了一下餐厅里放的,「两会」温总理就宏观经济政策答记者问的时候,脑子里面第一件蹦出来的就是这件事情。

总共听记者问了一个问题,但由于环境嘈杂,没有听清楚详细的问题,大意是问的关于通货膨胀和经济政策的问题。温总理回答大意是:

「如果发生通货膨胀,再加上收入分配不公,以及贪污腐败,足以影响社会的稳定,甚至政权的巩固。……第三,我们必须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也就是说要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巩固来之不易的经济企稳回升的大好形势。如果经济再出现反复的话,那么带来的损失就太大了。但同时,我们要根据形势的变化增强政策的针对性和灵活性,把握好政策的方向、力度和效果。」(原文见这里http://s.olo.la/Aci2

听了这些话,我脑子里总是抹不掉一个印象:记者问温总理:「XX有什么意义?」总理答:「有深刻的意义。」

这样的回答正像薛兆丰老师在一篇文章中写到的:

早前格林斯潘退休,我想过去竞争上岗。如果考官是个货币主义者,我就说:「要搞好联储的工作,关键就是抓住通货膨胀不松手。」如果是个凯恩斯主义者,我就说:「关键就是两手抓,既要抓住通货膨胀不放手,又要确保就业率不下降。」可惜我不可能被聘用,因为我只知道「描述」,却没有「处方」。(薛兆丰. 假设我们有一把罐头刀. http://s.olo.la/6I8e )

正如兆丰老师的结论那样,我们总理的这番话,也只有「描述」,而没有「处方」。作为一个经济学学生,我到现在也搞不明白什么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扩张型财政政策有什么区别?什么是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它又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有何区别?

可能有人会说,温总理微言大义,每一种政策都有具体的定义和执行方法,不必一一说明,执行者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姑且不论一个人民的公仆该不该对人民「微言大义」,首先,我没有找到这些政策的明确定义和执行方法,总不能说央行发行了某数量的货币,然后告诉我们这就是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吧?请注意「然后」两个字,这意味着事先没有任何说明。

其次,「微言大义」的另一面即是「语焉不详」,这意味着不同的人可能会对同样一种政策有着不同的解读(这里指对政策具体方案的解读,而非政策影响的解读),而这恰恰是我目前看到的情况。

对于有多种理解的文本,如果出现在民事案件中,一般会做出对字据出具人不利的解释。比如有一张内容如下的欠条:

张三借李四100元整。

如果这是张三出具的欠条,则这张欠条一般会被解释为「张三欠李四100元」,而若是李四出具该欠条,则会被解释为「李四欠张三100元」。

但是我们的行政机关不会这样,是集出台政策、执行政策、解释政策于一身的,这时如果对于政策的解释出现在执行之后,那我们就不得不怀疑这些「成功执行」的政策到底有多少是真正成功的,毕竟汉语博大精深,事后总能把话说圆,要不也不会出现「微言大义」这个成语。我们无奈的另一点是,也就只能怀疑一下而已。

铁窗泪

寒假回家,家里最大的变化就是窗子外面安了铁栅栏(我不知道有没有更贴切的名称)。我们家住二楼,关于要不要安铁栅栏一直是家庭决策的一个争论焦点。母亲比较现实,出于防盗的考虑,一直主张安。无奈我和妹妹、父亲三个人都坚决反对,因此每次提起这个事情,都以母亲放弃自己的想法而告终。

虽说我和妹妹都在外地上学,家里仅剩下父母两个人,但由于父亲的反对,除非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安铁栅栏的事也是不可能提上议程的。果不其然,家里被贼光顾过。如果当时我在家,出了这样的事情,尽管心里很不愿意,但我也没有办法反对母亲的提议了。但比较有意思的是父亲的态度,在被贼光顾过以后,他仍然坚持不愿意安铁栅栏。最终是母亲在父亲不在的时候偷偷请人安的。

对于窗户上的铁栅栏,我一直看着不舒服,我想这与我的高中生活有关。我的高中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半军事化管理的学校。早上不到六点到校,直到晚上十一点才能回家,高三比较疯狂的时候每个月休息半天。此外,还对头发的长度和颜色,鞋的种类,男女生交往的尺度有着明确的规定。比如,男生的头发前后左右最长的部分不能超过一寸,否则总会有老师以「头发长,见识短」这句逻辑极其混乱的话来讥讽;人字拖挂大拇指的那根线不能太细(同样不知道有没有更为贴切的名称),否则总会有老师用讥讽的语调担心断了怎么办,并会预言这样的人长大也不是什么好鸟,枉顾人根本就不可能长成一个鸟的事实;男女生不能牵手,不能勾肩搭背,否则总有老师认为两个人有不正当关系,最令我吃惊的是,这种不正当的关系的名称居然是「恋爱」。

在这样一个学校,我坚强的长大,甚至给同样在这个学校上学的妹妹打精神鸦片。我经常去宿舍楼看住校的同学,宿舍楼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点,第一是太小,第二就是在窗子外面安着铁栅栏。我不止一次的想过要在毕业后在这里拍一张照片,照片的内容是一个同学站在窗子里面双手握着铁栅栏,标题是:铁窗泪。这也许有一点蒙太奇的效果,但多少可以说明当时我心中的感受。无论如何,窗户上的铁栅栏成了一种让我不舒服的隐喻。

由「铁窗泪」这三个字,我总是会想到名叫迟志强的人,尽管有人澄清《铁窗泪》并不是他唱的,事实上我也几乎没有听过他唱歌。但这三个字无论在我的还是我周围人的印象中总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我禁不住好奇,在写这篇文章之前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人,发现他被判流氓罪入狱竟然仅仅是因为跳贴面舞。这在现在看来无比浪漫的事情,在当时竟然是流氓行径。他没有错,只是做了超越那个时代的事情而已。

我的父亲、妹妹以及我本人反对安铁栅栏,在我看来也是一件浪漫的事情,不仅因为铁窗破坏了房子美好的气氛,还因为这多少也是基于一个美好的设想。尽管在没有安装铁栅栏的家庭,发生盗窃案是比较普遍的事情,但我们相信社会已经好到了不需要安铁栅栏的地步。我们不希望这个设想被这个残酷的现实打破,即便付出一些成本。在发生盗窃案之后,母亲安了铁栅栏,这没有错,因为现实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但我想我们也没有错,因为没有铁栅栏的那种舒服的感觉并不是多少钱可以买的,同时也因为我们觉得这个社会总有一天会不需要铁栅栏的,即便不是现在。

2010 年 3 月 7 日

P. S. 这篇写的有点沉重,也许是想到了高中的那些不舒服的时光。在这里要说明的是,高中也有一些让我感觉很好的事情,只是这篇文章我集中写了一些让我不舒服的事情而已。而且,对于一个乐观的人来说,在任何环境中总能感觉到一些让人开心的东西。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