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回家,家里最大的变化就是窗子外面安了铁栅栏(我不知道有没有更贴切的名称)。我们家住二楼,关于要不要安铁栅栏一直是家庭决策的一个争论焦点。母亲比较现实,出于防盗的考虑,一直主张安。无奈我和妹妹、父亲三个人都坚决反对,因此每次提起这个事情,都以母亲放弃自己的想法而告终。

虽说我和妹妹都在外地上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