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七月 2010

Stardust (2007)

Stardust_6

Key Words:

Stardust | Claire Danes | Meteor | Fairy-tale | Love

星尘 | 克莱尔·丹尼斯 | 流星 | 童话 | 爱情

推荐理由:

前些天下班比较晚,回到家10点多了,打开电视无意中看到了这部2007年的电影。汉语配音一般,但电影实在是太出色,以至于看完后忍不住去买了张碟,今天刚刚拿到这张碟就迫不及待的又看了一遍。

如此令人沉醉的爱情神话,近些年并不多见,魔幻的效果也比《纳尼亚传奇之狮王女巫和魔衣橱》(The Chronicles of Narnia: The Lion, the Witch and the Wardrobe)好上百倍,并没有纳尼亚传奇带给我的那种无厘头的感觉。

演员的演技都不错,男主角Tristran (Charlie Cox)扮演的尤其不错,不过第一眼让我喜欢上的是女主角Yvaine (Claire Danes),IMDb上有人这样评价(By spiffarriffic from the USA):

Relative newcomer Charlie Cox is an incredible leading man. Claire Danes is fantastic as always.

我不知道克莱尔·丹尼斯以往是怎么样的,但这部电影演的确实很Fantastic。

另,主题曲《Rule the World》也很不错。

以一句我喜欢的台词结束:

“What do stars do? Shine.”

故事新编2:日月

盘古去世后,人类推举发明钻木取火和燧石取火的燧人氏为首领,又繁衍了几代。

不料突然来了一场大洪水,大部分人都被淹死了,只有伏羲和女娲这对兄妹幸存。为了种族延续,兄妹二人结为夫妇。因此,我们把伏羲氏称作「人祖」,即人类始祖之意。后来流传女娲捏土造人也与这件事情有关。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是伏羲和女娲的后代。他们二人也相继成为人类的首领。

伏羲和女娲继承了盘古的优秀传统,也是两位伟大的发明家,艺术家。他们分别发明了瑟和笙簧,女娲也因此被尊为音乐女神。当然伏羲最著名的发明莫过于八卦。

太阳和月亮是伴随着大洪水出世的,是姑嫂二人。月亮是嫂嫂,太阳是妹妹。而「嫂嫂」这个称呼是不能单独出现的,如果有嫂嫂,就必然应该有「哥哥」。月亮的丈夫,也就是太阳的哥哥究竟是谁,一时间成了民间八卦舆论的热点话题。

和天下女人一样,这姑嫂二人都喜欢逛街,白天出来逛商场,晚上回去休息。

有一天她俩又在逛街,看到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嫂嫂说:「亲爱的太阳妹妹,你看现在地上有这么多的人,又有飞禽走兽,花鸟鱼虫,都需要我们光。可是咱俩白天一起出来,晚上又一起回去,弄得夜里很是凄凉,不如我们『分开去旅行』。」

妹妹早就不耐烦嫂嫂整天陪在身边,搞的自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一听这话就痛快的答应下来:「好呀,那我负责白天,你负责晚上。」心想,晚上商场都关门了,出来多没意思呀。也据说,夜店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有的。

「这可不行,你一个大姑娘家,整天在外面抛头露面,出了事怎么办?我可听说前一段时间王二狗的女儿……」

月亮还没说完,太阳就打断她的话:「这样好不好,谁要敢看我,我就有绣花针戳瞎他的眼睛。」

从此姑嫂二人就按日夜分开出行,但月亮终归对妹妹不放心,与妹妹约法三章,每个月都要和她见一次面。

民间舆论一直没有调查出月亮的丈夫究竟是谁,不过据传,太阳后来下凡结婚了,丈夫复姓令狐,单名一个冲字。

故事新编1:盘古

自打开天辟地后,盘古就越发觉得活着实在是太无聊。

每天宅在地球上,无所事事,身边连棵花都没有,比小王子还惨,当然小王子当时可能还没有出生,至少还没有落到撒哈拉沙漠。更为悲惨的是,这时候太阳和月亮也没有出生,自然连日出看不到。

于是,他决定开始造人。造人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创新,盘古也可以由此而成为第一个发明家。

要造人首先得考虑材料问题。盘古此时已经一万多岁了,年事已高,想象力也就不那么丰富,想不到诸如用自己的肋骨变一个女人出来这样的方法。

但毕竟是经历过宇宙大爆炸的人,头脑里多少有些智慧的种子,于是就开始思考。不思考则已,一思考就让自己激动无比:自己不就是天地间唯一的人嘛,明白自己的是怎么来的,就知道该如何造人了。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从哪里来?要明白我从哪里来,首先得明白,我是谁?于是盘古就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哲学家。

不过他并没有想太多,只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有个名字了,不然和自己新造出来的人混淆了怎么办。自己是第一个人,起名字就可以随意一些,不怕重名,回想起自己是从一个混混沌沌的蛋中孵出来的,刚刚苏醒的时候盘成一团,就叫「盘人」吧。

是的,其实盘古的真名叫「盘人」,只是等他造出其他人后,别人问他:「你是哪一年出生的?」

他说:「一万多年以前。」

「那你是个古人了,一定是通过时光隧道来的。」

于是,在民间又有了一个尊称叫「古人」,后来这两个称呼合二为一就成了「盘古」,当然这是后话,表过不提。

有了名字以后,盘古就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是什么材料做的。天地混沌之时,只有泥土,那么自己想必是用泥做的。于是就有了「男人是泥做的」这句话。

材料的问题解决了,下一步就该是模特的问题。自己是天地间唯一的人,既然造人,模特当然是自己了。想到这里,盘古又在河边照了一下镜子,越发觉得自己当仁不让。「马龙·白兰度也不过尔尔。」如果当时有马龙·白兰度的话,他肯定会这么想。

盘古可以说是雕塑大师,开天辟地的斧子就是他拿泥捏的,是古代的第一个艺术家,也是第一个手工艺人,号称「泥人盘」。他的第一个人刚刚完成小腿就把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给比下去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件伟大的作品并没有能够彻底完成。当然不是因为审查问题,而是因为盘古本身是个巨人,具体身高由于度量标准问题,无法准确得知,但仅仅凭他的斧子可以开一座山这样的事实,我们推测他应该比自由女神像大得多。于是当这个泥人弄到一定高度时,平衡就有了问题,终于,在完成了胸膛之后,被脚下的河水给冲倒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男人总是把能征服自己的事物比喻做水,「女人是水做的」「红颜祸水」就是这么来的。尽管一会我们会看到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泥做的。

盘古并不懊恼,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不了重来。可他究竟是个聪明人,绝不会在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仔细地分析了第一次失败的原因后,他决定制作等比例缩小的人。但是问题出现了,自己的手太大,而这些泥人太小,一些细节上的处理不尽相同,于是就有了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人是捏出来了,但终归还是泥人,没有办法陪自己聊天解闷。于是盘古再一次陷入深深地思考,自己是在宇宙洪荒旋转了许多年才活过来的,要想让泥人变成活人,估计也得旋转。但旋即想到,泥人一转就坏了,自己的艺术品毁坏了是小,即便泥人活过来也是残疾人,行动不便,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于心何忍。

想到这里,盘古不禁叹了口气。哪曾想就这一口气就让这些泥人都活了过来。盘古喜不自禁,没想到自己还有这法术,越玩越开心,结果人也就越造越多。

古话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也许这句古话就是盘古最先说的。人一多,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而这些人又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评判是非的任务就落在了盘古身上。刚开始办几件案子还觉得有趣,办到后来就索然无味了,因为并没有什么智力上的快感,自己这么大,这些小泥人干的事一目了然,并不需要什么缜密的思考和细致的推理,尽管断案神速,也不好意思以「神探」自诩。

再到后来,听到「案子」两个字就头疼,最终郁闷的得了自闭症,当然当时还没有这个病的名称,要不然盘古自己也会觉得讽刺: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没什么自闭症,造了这么多人出来,反而有了自闭症。

自闭到了一定程度就开始自虐,要不怎么说他是人类的祖先,人类有的毛病他也都有。有一天他把自己的手割开一道口子,血流在大地上,竟然长出了许多草,这些草很快又都开了花,漫山遍野都是鲜花。

盘古一瞬间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品,兴奋异常,就不断地把血往地上洒,最后整个世界都开满了鲜花。「花花世界」这个词也许就是这么来的。

盘古终于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享年约一万八千岁。

据人们讲,他是第一个为自己的兴趣而死的人,也是第一个为艺术献身的人。

毕业与世界杯

前两天刚刚离开我居住了四年的宿舍,算是正式毕业了,这几天处在搬家、工作、世界杯的漩涡中,一直没有找到闲暇的时间来写一写有关毕业的事情。

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我一直都在总结,关于自己的大学生活已经写了很多东西了,也不急于再发表一篇感言式的东西。再加上我一直谨记大一时上的「商品广告学」课上听到的一句话:「人只要习惯于回忆,就意味着他已经老了」,于是我就拼命的让自己不去想过去的事情。

搬家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用我舍友的话说,就是「东西比女生都多」。自己最多的东西是书,因此一直觉得,如果搬家,这应该是最让我头痛的部分,但事实上,书是最好打包搬走的东西,毕竟现在搬家靠的不是人力。真正让我头疼的是从屋子各个角落冒出来的各种我打算留作纪念的零碎。这让我想到了大二看的一个美国电视剧《天赐》(Kyle XY),里面有个情节:每年春天的某个日子,一个家庭就会对自己的物品做一个大清理,扔掉一些不用的东西,主人公Kyle家也不例外。而Kyle舍不得扔任何东西,因为他有着照相机般的记忆力,每件物品都能勾起他对往事的回忆。我虽然没有他神一般的记忆力,但情况也差不了多少,每件东西都能让我想到太多太多。

有关我的大学生活,事实上从《在大学我们这样合作》《大二的生活》等几篇文章中写得已经够多了,但那些文章多写的是表象。大学四年,我更多的成长在于自己的内心。

在一个机缘巧合下,我读到了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这本书的前言中有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人只要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就会发现知识源源不断的向你涌来。」在读这本书之前,我根本不理解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仅仅是觉得这个观点是新鲜的,于是就把它记下来。但当我读完全书以后,知识上的收获固然重要(这本书上讲的东西对于当时的我几乎都是新鲜的),更重要的是,我懂得了如何思考。这是我整个大学生活的一个拐点,如果有人问我大学生活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这本书的名字。

当然我必须承认,一个人的思考方式是各种因素塑造的结果,即便是书也是成百上千本书共同影响的结果,但是这本书让我有一个顿悟的感觉,也许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有时候会觉得这是一件令人讽刺的事情,自己真正的成长居然是一个巧合的结果,但细细一想,又会觉得只要自己保持着开放的心态,总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遇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虽说人生短短几个秋,但朝闻夕死可矣,早几年晚几年实在没有太大关系,「任何时候都不算晚」也是我经常挂在嘴边一句话。

因此,大学能有这样的收获实属意外之喜(尽管我觉得高等教育很重要的目标就是教会学生如何思考),即便没有这样的收获,我认为我的大学生活依然过得有意义,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一直身体力行着我们的校训「实事求是」四个字。

很简单的四个字,并没有多少引申的含义,但在四年的大学生活中,我周围有太多的人曲解了这四个字的意思。在这些人眼里,「实事求是」等于「实用主义」「功利主义」,每当讨论起我们的校园中理想和浪漫的缺失的时候,总有人会说,我们的校训是「实事求是」,所以我们的学生都太「实用」了。我不知道他们真的不理解二者之间的区别,还是拿我们的「校训」作为挡箭牌,让自己的「实用」和「功利」看起来不那么物质,多少含有一点精神的东西。如果是后者,在我看来,其实没有这样做的必要,毕竟「实用」和「功利」本身没有什么不好,这只是个人的一个选择。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葆有自己理想的人,也并不是就一定和「实事求是」相悖,而「实用」的人也未必一定是和「实事求是」相符的,这些原本没有什么关系。但我从心底希望,我们的大学可以多一点「理想」和「浪漫」,少一点「实用」和「功利」。

这让我想起来今年的世界杯,我支持西班牙。在这届世界杯前,我从来没有如此执着的支持过一支球队,98年支持巴西是因为当时只知道巴西是最牛的,结果巴西输了;2002年支持的球队很杂(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英格兰、阿根廷),主要支持意大利和阿根廷,是因为我看到罗马队拿意甲冠军,很喜欢巴蒂和蒙特拉;2006年我支持意大利,是因为我经过三年的高中已经蜕变成一个伪球迷,延续了2002年的选择。当然西班牙从2002年起我一直都是支持的,但之前我都同时支持者其他的球队。

最早注意到西班牙是在看CCTV5的体育新闻的时候,当时国内没有西甲的转播,但是央视会报西甲的战果,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个叫「劳尔」的家伙经常完成帽子戏法。后来在2002年世界杯上碰到了西班牙队,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踢得太精彩了,可惜2002年输给了裁判明显帮忙的韩国队(顺便提一句2002年我支持的五支球队中四支的出局都与韩国有关)。到了大学,我的一个好朋友是西班牙队乃至西班牙整个国家的粉丝,因为这个关系,我也更加关注这支国家队,一直以来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踢得如此漂亮的球队拿不了世界杯冠军?直到这届世界杯我才明白,原因很可能就是他们踢得太漂亮了,这是一只浪漫的球队,他们首先的目标不是赢球,而是踢得漂亮。这届荷兰队的主教练说,踢得漂不漂亮没有关系,只要能赢球就行,而西班牙队不是这样,他们尽管也只说自己想赢球,但是他们的技术是骨子里的,或者说甚至不知道踢得不漂亮而赢球的方法。这几句话说的有些煽情,但他们确实给了我们浪漫的享受,而世界杯上,这样浪漫的球队不多了。

当意大利队出局的时候,我就说:「一个意大利倒下去,千百个意大利站起来,大家都打密集防守,让西班牙这样的球队怎么样嘛。」西班牙队的第一场比赛,我请同学去咖啡厅看,事实证明这是给自己找难受。我难受的不是西班牙队输球,而是西班牙队输球以后,同学过来跟我说西班牙队踢得如何不好。后来西班牙队一路过关斩将来到四强,又有同学过来给我理性分析,西班牙队如何不是德国的对手。这些东西或许有道理,又或许没有道理,可又能怎么样呢?想想之前理性的分析过阿根廷最有可能夺冠和阿德大战的比赛结果就知道足球比赛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西班牙有赢球的实力,德国也有不输的资本,但事实上阿根廷、巴西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些即便是一个月之前才开始看球的人也可以看得出来。我只是对西班牙寄托了感情,我发自内心的希望一支浪漫的球队能够赢球。

我希望西班牙可以最终夺冠,但拿不拿冠军其实真的不重要,关键是这支球队的比赛让我们赏心悦目,那么最后感叹一句:世界啊,即使你再不公平,也不应该让一支如此浪漫的球队等待更长的时间了吧?

2010年7月7日23:22
于什刹海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