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与世界杯

前两天刚刚离开我居住了四年的宿舍,算是正式毕业了,这几天处在搬家、工作、世界杯的漩涡中,一直没有找到闲暇的时间来写一写有关毕业的事情。

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我一直都在总结,关于自己的大学生活已经写了很多东西了,也不急于再发表一篇感言式的东西。再加上我一直谨记大一时上的「商品广告学」课上听到的一句话:「人只要习惯于回忆,就意味着他已经老了」,于是我就拼命的让自己不去想过去的事情。

搬家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用我舍友的话说,就是「东西比女生都多」。自己最多的东西是书,因此一直觉得,如果搬家,这应该是最让我头痛的部分,但事实上,书是最好打包搬走的东西,毕竟现在搬家靠的不是人力。真正让我头疼的是从屋子各个角落冒出来的各种我打算留作纪念的零碎。这让我想到了大二看的一个美国电视剧《天赐》(Kyle XY),里面有个情节:每年春天的某个日子,一个家庭就会对自己的物品做一个大清理,扔掉一些不用的东西,主人公Kyle家也不例外。而Kyle舍不得扔任何东西,因为他有着照相机般的记忆力,每件物品都能勾起他对往事的回忆。我虽然没有他神一般的记忆力,但情况也差不了多少,每件东西都能让我想到太多太多。

有关我的大学生活,事实上从《在大学我们这样合作》《大二的生活》等几篇文章中写得已经够多了,但那些文章多写的是表象。大学四年,我更多的成长在于自己的内心。

在一个机缘巧合下,我读到了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这本书的前言中有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人只要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就会发现知识源源不断的向你涌来。」在读这本书之前,我根本不理解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仅仅是觉得这个观点是新鲜的,于是就把它记下来。但当我读完全书以后,知识上的收获固然重要(这本书上讲的东西对于当时的我几乎都是新鲜的),更重要的是,我懂得了如何思考。这是我整个大学生活的一个拐点,如果有人问我大学生活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这本书的名字。

当然我必须承认,一个人的思考方式是各种因素塑造的结果,即便是书也是成百上千本书共同影响的结果,但是这本书让我有一个顿悟的感觉,也许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有时候会觉得这是一件令人讽刺的事情,自己真正的成长居然是一个巧合的结果,但细细一想,又会觉得只要自己保持着开放的心态,总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遇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虽说人生短短几个秋,但朝闻夕死可矣,早几年晚几年实在没有太大关系,「任何时候都不算晚」也是我经常挂在嘴边一句话。

因此,大学能有这样的收获实属意外之喜(尽管我觉得高等教育很重要的目标就是教会学生如何思考),即便没有这样的收获,我认为我的大学生活依然过得有意义,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一直身体力行着我们的校训「实事求是」四个字。

很简单的四个字,并没有多少引申的含义,但在四年的大学生活中,我周围有太多的人曲解了这四个字的意思。在这些人眼里,「实事求是」等于「实用主义」「功利主义」,每当讨论起我们的校园中理想和浪漫的缺失的时候,总有人会说,我们的校训是「实事求是」,所以我们的学生都太「实用」了。我不知道他们真的不理解二者之间的区别,还是拿我们的「校训」作为挡箭牌,让自己的「实用」和「功利」看起来不那么物质,多少含有一点精神的东西。如果是后者,在我看来,其实没有这样做的必要,毕竟「实用」和「功利」本身没有什么不好,这只是个人的一个选择。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葆有自己理想的人,也并不是就一定和「实事求是」相悖,而「实用」的人也未必一定是和「实事求是」相符的,这些原本没有什么关系。但我从心底希望,我们的大学可以多一点「理想」和「浪漫」,少一点「实用」和「功利」。

这让我想起来今年的世界杯,我支持西班牙。在这届世界杯前,我从来没有如此执着的支持过一支球队,98年支持巴西是因为当时只知道巴西是最牛的,结果巴西输了;2002年支持的球队很杂(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英格兰、阿根廷),主要支持意大利和阿根廷,是因为我看到罗马队拿意甲冠军,很喜欢巴蒂和蒙特拉;2006年我支持意大利,是因为我经过三年的高中已经蜕变成一个伪球迷,延续了2002年的选择。当然西班牙从2002年起我一直都是支持的,但之前我都同时支持者其他的球队。

最早注意到西班牙是在看CCTV5的体育新闻的时候,当时国内没有西甲的转播,但是央视会报西甲的战果,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个叫「劳尔」的家伙经常完成帽子戏法。后来在2002年世界杯上碰到了西班牙队,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踢得太精彩了,可惜2002年输给了裁判明显帮忙的韩国队(顺便提一句2002年我支持的五支球队中四支的出局都与韩国有关)。到了大学,我的一个好朋友是西班牙队乃至西班牙整个国家的粉丝,因为这个关系,我也更加关注这支国家队,一直以来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踢得如此漂亮的球队拿不了世界杯冠军?直到这届世界杯我才明白,原因很可能就是他们踢得太漂亮了,这是一只浪漫的球队,他们首先的目标不是赢球,而是踢得漂亮。这届荷兰队的主教练说,踢得漂不漂亮没有关系,只要能赢球就行,而西班牙队不是这样,他们尽管也只说自己想赢球,但是他们的技术是骨子里的,或者说甚至不知道踢得不漂亮而赢球的方法。这几句话说的有些煽情,但他们确实给了我们浪漫的享受,而世界杯上,这样浪漫的球队不多了。

当意大利队出局的时候,我就说:「一个意大利倒下去,千百个意大利站起来,大家都打密集防守,让西班牙这样的球队怎么样嘛。」西班牙队的第一场比赛,我请同学去咖啡厅看,事实证明这是给自己找难受。我难受的不是西班牙队输球,而是西班牙队输球以后,同学过来跟我说西班牙队踢得如何不好。后来西班牙队一路过关斩将来到四强,又有同学过来给我理性分析,西班牙队如何不是德国的对手。这些东西或许有道理,又或许没有道理,可又能怎么样呢?想想之前理性的分析过阿根廷最有可能夺冠和阿德大战的比赛结果就知道足球比赛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西班牙有赢球的实力,德国也有不输的资本,但事实上阿根廷、巴西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些即便是一个月之前才开始看球的人也可以看得出来。我只是对西班牙寄托了感情,我发自内心的希望一支浪漫的球队能够赢球。

我希望西班牙可以最终夺冠,但拿不拿冠军其实真的不重要,关键是这支球队的比赛让我们赏心悦目,那么最后感叹一句:世界啊,即使你再不公平,也不应该让一支如此浪漫的球队等待更长的时间了吧?

2010年7月7日23:22
于什刹海

2 条评论

  1. 我的德国队啊……我忍受不了西班牙拿着球传来传去的……

    照相式记忆,属于大脑结构迥异的一种人类的特异功能啊,天才

    所以说写日志也是留住过往的一种手段,也不用留下那么多细小东西

1 Pingback

  1. Pingback: 我的2010 | 郝海龙

发表评论

© 2017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