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开天辟地后,盘古就越发觉得活着实在是太无聊。

每天宅在地球上,无所事事,身边连棵花都没有,比小王子还惨,当然小王子当时可能还没有出生,至少还没有落到撒哈拉沙漠。更为悲惨的是,这时候太阳和月亮也没有出生,自然连日出看不到。

于是,他决定开始造人。造人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创新,盘古也可以由此而成为第一个发明家。

要造人首先得考虑材料问题。盘古此时已经一万多岁了,年事已高,想象力也就不那么丰富,想不到诸如用自己的肋骨变一个女人出来这样的方法。

但毕竟是经历过宇宙大爆炸的人,头脑里多少有些智慧的种子,于是就开始思考。不思考则已,一思考就让自己激动无比:自己不就是天地间唯一的人嘛,明白自己的是怎么来的,就知道该如何造人了。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从哪里来?要明白我从哪里来,首先得明白,我是谁?于是盘古就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哲学家。

不过他并没有想太多,只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有个名字了,不然和自己新造出来的人混淆了怎么办。自己是第一个人,起名字就可以随意一些,不怕重名,回想起自己是从一个混混沌沌的蛋中孵出来的,刚刚苏醒的时候盘成一团,就叫「盘人」吧。

是的,其实盘古的真名叫「盘人」,只是等他造出其他人后,别人问他:「你是哪一年出生的?」

他说:「一万多年以前。」

「那你是个古人了,一定是通过时光隧道来的。」

于是,在民间又有了一个尊称叫「古人」,后来这两个称呼合二为一就成了「盘古」,当然这是后话,表过不提。

有了名字以后,盘古就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是什么材料做的。天地混沌之时,只有泥土,那么自己想必是用泥做的。于是就有了「男人是泥做的」这句话。

材料的问题解决了,下一步就该是模特的问题。自己是天地间唯一的人,既然造人,模特当然是自己了。想到这里,盘古又在河边照了一下镜子,越发觉得自己当仁不让。「马龙·白兰度也不过尔尔。」如果当时有马龙·白兰度的话,他肯定会这么想。

盘古可以说是雕塑大师,开天辟地的斧子就是他拿泥捏的,是古代的第一个艺术家,也是第一个手工艺人,号称「泥人盘」。他的第一个人刚刚完成小腿就把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给比下去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件伟大的作品并没有能够彻底完成。当然不是因为审查问题,而是因为盘古本身是个巨人,具体身高由于度量标准问题,无法准确得知,但仅仅凭他的斧子可以开一座山这样的事实,我们推测他应该比自由女神像大得多。于是当这个泥人弄到一定高度时,平衡就有了问题,终于,在完成了胸膛之后,被脚下的河水给冲倒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男人总是把能征服自己的事物比喻做水,「女人是水做的」「红颜祸水」就是这么来的。尽管一会我们会看到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泥做的。

盘古并不懊恼,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不了重来。可他究竟是个聪明人,绝不会在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仔细地分析了第一次失败的原因后,他决定制作等比例缩小的人。但是问题出现了,自己的手太大,而这些泥人太小,一些细节上的处理不尽相同,于是就有了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人是捏出来了,但终归还是泥人,没有办法陪自己聊天解闷。于是盘古再一次陷入深深地思考,自己是在宇宙洪荒旋转了许多年才活过来的,要想让泥人变成活人,估计也得旋转。但旋即想到,泥人一转就坏了,自己的艺术品毁坏了是小,即便泥人活过来也是残疾人,行动不便,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于心何忍。

想到这里,盘古不禁叹了口气。哪曾想就这一口气就让这些泥人都活了过来。盘古喜不自禁,没想到自己还有这法术,越玩越开心,结果人也就越造越多。

古话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也许这句古话就是盘古最先说的。人一多,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而这些人又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评判是非的任务就落在了盘古身上。刚开始办几件案子还觉得有趣,办到后来就索然无味了,因为并没有什么智力上的快感,自己这么大,这些小泥人干的事一目了然,并不需要什么缜密的思考和细致的推理,尽管断案神速,也不好意思以「神探」自诩。

再到后来,听到「案子」两个字就头疼,最终郁闷的得了自闭症,当然当时还没有这个病的名称,要不然盘古自己也会觉得讽刺: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没什么自闭症,造了这么多人出来,反而有了自闭症。

自闭到了一定程度就开始自虐,要不怎么说他是人类的祖先,人类有的毛病他也都有。有一天他把自己的手割开一道口子,血流在大地上,竟然长出了许多草,这些草很快又都开了花,漫山遍野都是鲜花。

盘古一瞬间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品,兴奋异常,就不断地把血往地上洒,最后整个世界都开满了鲜花。「花花世界」这个词也许就是这么来的。

盘古终于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享年约一万八千岁。

据人们讲,他是第一个为自己的兴趣而死的人,也是第一个为艺术献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