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晚点

换完车票的卧铺车厢
有了马上要到终点站的美好憧憬
为了完成晚点两个小时的任务
火车却在最后两个车站间
像蜗牛般爬行
我不敢跳车,只好静静的等
这也是我们很多时候
坚持下去的原因

装屄总是很脆弱的

窗外的植物
像是要刻意难倒
我这个四体不勤
五谷不分的人

铁轨上跑的
双头汽车
已经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