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躺在河滨公园操场上

碧云天,黄叶地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为何每次
归乡的喜悦
总是被
一些沉重的话题
打破
便纵有千言万语
更与何人说

走神

每当亲人谈起
只和我个人相关的事情
我就会习惯性的走神
这一次我想到了
奥地利的监狱
以前我
总是以为
如此舒适的地方
多少缺一些震慑力
这一刻我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