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很明显是一次早有预谋的杀人。」侦探开始做总结发言,举手投足间颇有演说的架势,「将杀人伪装成车祸已经是推理小说中俗套的不能再俗套的桥段了。动机充分,证据确凿,警官你可以行动了。」警官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一根烟,这是他烦心时的习惯,烟雾缭绕中哀叹道:「可惜他爸是李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