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十二月 2010

我的2010

1. 自认写的还行的博文

a. 小说:

07-26: 故事新编1: 盘古
10-21: 我觉得今天很冷
11-02: 可惜他爸是李刚

b. 诗歌:

09-02: 旅途诗两首:「火车晚点」「装逼总是很脆弱的」
09-04: 诗两首:「一个人躺在河滨公园操场上」「走神」
09-10: 青青
10-07: 有时候
12-16: 中关村列车

c. 其他:

03-07: 铁窗泪
03-14: 有深刻的意义
07-07: 毕业与世界杯
08-16: 因为近
10-21: 读书:麦田里的守望者
11-14: 说爱

2. 读书

今年年初没怎么读书,基本上从三月份才开始大规模有组织进行阅读。挑几本简单说说:

a. 《王小波全集》前四卷。小说以前基本都读过,主要看杂文,这是我喜欢的风格。

b. 龙应台《野火集》。听说了很久,终于一狠心看完了。

c.  托马斯·索威尔《美国种族简史》。纸质版已经买不到了,看的电子版,这类书籍阅读快感没那么强,好奇心驱使我读完。

d. 大卫·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借着作者去世的东风,把这本书看完了。

e. 沈浩波《蝴蝶》。

f. 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

g. 安德鲁·基恩《网民的狂欢:关于互联网弊端的反思》。

i. [美]萨伯《洞穴奇案》。

h. 推理小说:东野圭吾-《嫌疑犯X的献身》《侦探伽利略》《绑架游戏》《名侦探守则》;岛田庄司-《寝台特急1/60秒障碍》;安东尼·伯克莱-《毒巧克力命案》;爱德华·霍克-《不可能犯罪诊断书》(中译本不全)。其中,《嫌疑犯X的献身》《毒巧克力命案》强烈推荐。

3. 电影

上半年没怎么看电影,下半年也没补回多少,简单列一下(不全是新片,加粗的值得一看):

在云端》《大侦探福尔摩斯》《this is it》《拆弹部队
《波西杰克逊与神火之盗》《海上钢琴师》《这个杀手不太冷
《速度与激情》(1-2)《谍影重重》(1-3)《成长教育》《纯真年代
傲慢与偏见》(凯拉·奈特莉版)
福尔摩斯历险记》(Jeremy Brett版,力荐)《天使与魔鬼》
《闻香识女人》《飓风营救》《巴黎谍影》《终极面试》《碟中谍》(1-3)
星尘》《生死时速2》《杀手们》
美国:我们的故事 / America: The Story of US》《艺术创世纪
危情谍战》《我爱你莫里斯》《影子写手》《邮差总按两次铃
《唐山大地震》《神探夏洛克》《马耳他之鹰》《阿黛拉的非凡冒险》
东方快车谋杀案(2010)》《盗梦空间》《致命魔术
蝙蝠侠前传1:侠影之谜》《狄仁杰之通天帝国》《赵氏孤儿》《爱出色》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诺丁山》《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

4. 音乐

红辣椒乐队、Greenday、Keren Ann、The Concretes,陈绮贞、吴虹飞与幸福大街已经一些老歌。

就写这么多,日志不是日记更不是年记,祝新年愉快。

Update: 本想检讨一下自己读书少,后来发现自己还在读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顿时觉得没有检讨的必要了。

六年前的平安夜

六年前,我还在高中,总以为类似基督教这样的舶来品离我们那个人数不足30万的小县城(关于人数请结合中国国情考虑)有十万八千里,低估了教徒们要把上帝的福音洒向全世界的决心。

平安夜前一天,好友蔺游云突然说:你知道吗?其实我们这里还有个教堂。他当然知道我不知道要不也不会问个设问句。好奇心极重的我立即决定在平安夜的时候去参加教堂的活动,并拉他和我们班上另外两个同学三宽和阿荣一起。并决定当天下午先去探探底。

教堂就和学校隔了一条路,我对此竟一无所知,只能说明高中的时候我的确是个宅男,只不过是当时的情况是被宅,宅到了学校而已。教堂是一座很破的建筑的二层,据老蔺推断是因为一层租不起。就外观而言,我很难把眼前的这座建筑与影视作品中经常见到的基督教堂联系在一起,这应该也是我不知道它存在的原因。

室内装修明显要好于室外,整个室内给人感觉像一个多功能活动大厅,就像你小学的那种,所不同的是舞台两侧写着圣经节选,内容已经忘了,但肯定不是「一师是个好学校」。当时正在为第二天的庆祝活动进行彩排。老蔺和一个弹钢琴的姑娘聊了起来,我旁听,直到那天我这个土人才明白神甫是天主教的,牧师是基督教的。

看了一个正在彩排的节目,叫《两亲家夸主》,用我们县城的一种舞台艺术——二人台——进行表演,两人的表演还在磨合期,台词也在不断修改中,我们听了两个版本,到第二天听到的版本又不一样。

第二天晚上,三宽和阿荣翘了第二晚自习(我和老蔺本来就不用上)和我们一起去教堂。在我看来翘课这件事情的意义对他们来说要远大于去教堂,因为这能是他们显得年轻。

进入教堂后,我看到了各色人等,基本上都是从各个村子里面来的耶稣的信徒。我们作为「小孩」,有幸或者不幸每人得了一个坏掉的桔子,毕竟是白得的,不好意思跟发桔子的人说桔子味道不对,只好扔掉。

舞台上正在演唱经典的圣诞歌曲《平安夜》(当然不是花儿乐队版本)。和声还不错。

又看了几个稍稍有些无聊的节目,《两亲家夸主》上了,看到一半,三宽和阿荣脸上已经显现出不耐烦的表情,显然平安夜是平安了,圣诞过得不快乐,我们就撤了。


祝各位平安夜平安,圣诞节快乐。

郝海龙
2010年12月24日

诗 | 中关村列车

一个懂得黑色幽默的人
似乎可以对不愉快的事情免疫

正如每到这个时间
我都会静静地欣赏中关村列车

有时候我也会挤在车厢中
看着身边的人慵懒的玩着手机

偶尔听听司机的对骂
总有一种蝉噪林愈静的感觉

不会担心无法到达
反而不喜欢这样的宁静被打破

唯独今天不同
今天我在路边等你

而你被中关村列车梗在
路的另一端

郝海龙
2010年12月16日

我的老师罗胖子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