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我还在高中,总以为类似基督教这样的舶来品离我们那个人数不足30万的小县城(关于人数请结合中国国情考虑)有十万八千里,低估了教徒们要把上帝的福音洒向全世界的决心。

平安夜前一天,好友蔺游云突然说:你知道吗?其实我们这里还有个教堂。他当然知道我不知道要不也不会问个设问句。好奇心极重的我立即决定在平安夜的时候去参加教堂的活动,并拉他和我们班上另外两个同学三宽和阿荣一起。并决定当天下午先去探探底。

教堂就和学校隔了一条路,我对此竟一无所知,只能说明高中的时候我的确是个宅男,只不过是当时的情况是被宅,宅到了学校而已。教堂是一座很破的建筑的二层,据老蔺推断是因为一层租不起。就外观而言,我很难把眼前的这座建筑与影视作品中经常见到的基督教堂联系在一起,这应该也是我不知道它存在的原因。

室内装修明显要好于室外,整个室内给人感觉像一个多功能活动大厅,就像你小学的那种,所不同的是舞台两侧写着圣经节选,内容已经忘了,但肯定不是「一师是个好学校」。当时正在为第二天的庆祝活动进行彩排。老蔺和一个弹钢琴的姑娘聊了起来,我旁听,直到那天我这个土人才明白神甫是天主教的,牧师是基督教的。

看了一个正在彩排的节目,叫《两亲家夸主》,用我们县城的一种舞台艺术——二人台——进行表演,两人的表演还在磨合期,台词也在不断修改中,我们听了两个版本,到第二天听到的版本又不一样。

第二天晚上,三宽和阿荣翘了第二晚自习(我和老蔺本来就不用上)和我们一起去教堂。在我看来翘课这件事情的意义对他们来说要远大于去教堂,因为这能是他们显得年轻。

进入教堂后,我看到了各色人等,基本上都是从各个村子里面来的耶稣的信徒。我们作为「小孩」,有幸或者不幸每人得了一个坏掉的桔子,毕竟是白得的,不好意思跟发桔子的人说桔子味道不对,只好扔掉。

舞台上正在演唱经典的圣诞歌曲《平安夜》(当然不是花儿乐队版本)。和声还不错。

又看了几个稍稍有些无聊的节目,《两亲家夸主》上了,看到一半,三宽和阿荣脸上已经显现出不耐烦的表情,显然平安夜是平安了,圣诞过得不快乐,我们就撤了。


祝各位平安夜平安,圣诞节快乐。

郝海龙
2010年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