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2011

如何变成一个正常的恶人

从初中起直到大学毕业,每个学期或者学年,我们都有惯例,给老师打分反馈教学质量及其他建议。在大学期间,身边不少朋友看到我打的分数后,诧异于我总是给一些讲课差劲的老师很高的分数。当然,我给好老师的分数绝对会比差老师高一些,但我也明白在大多数情况下我给的4.9和4.8(满分5分)还不足以区分出这两个老师真实水平的差异。

这个习惯源于初中的一次打分。当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打分的权利,每个班选派五名代表,然后全校所有代表统一在一个大教室里打分。我当时算是为数不多的敢于长期与老师做斗争,同时学习成绩又好的几个人之一(如果不是唯一一个人的话),在班上既有不错的民意基础,有幸当选五代表之一。

在踏上打分征程之前,班主任老师把我们五代表拉到一个墙角做思想工作。下达的主要精神是给每个老师都打满分。理由当然也很简单,每个老师都不容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我当时就有充足的理由反驳这个狗屁不通的观点,但以长期与老师斗争的经验推测,一旦我反驳,势必会有另外一场半个小时左右的思想工作,何况还有连累其他四位队友的风险,想了想也就忍了。

思想工作做完,我问其余四位是什么意见。我先说了一下我的看法,首先,不给老师们一个实事求是的分数,这肯定是错的,但我们刚才也算是答应了班主任的要求,答应的事情做不到无疑也是有问题的。大家基本都同意我的看法,因此陷入了两难选择。现在想来这都是自找的,明知不对的事情就不该答应,哪怕迫于淫威答应了,由于不是自愿答应的,也不应该算数。但当时我们当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这种情况下应该选择听班主任老师的,因为即便做了错事,我们也仅仅是在执行命令,要错也是发布命令的人错了。

最终我们打分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已经不重要了,相信你也可以从前文推断出来。但这人说的这句话却成为了我们以后做很多类似的事情时最为直接的想法。现在想来,这与「党的政策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保留意见依然要执行」「你不能改变这个社会,只有去适应它」是多么相似的逻辑啊!

前两天看到醉钢琴刘瑜老师的一篇博文《恶之平庸》,我惊起一身冷汗。这篇博文引用了著名学者汉娜‧阿伦特提到的一个概念「恶之平庸」,透过这个概念,阿伦特说的是一个叫阿克曼的纳粹分子,并非什么变态杀人狂,根据交待材料和心理医生的诊断来看,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甚至「可怕的正常」,而就是这样一个正常人,在特殊年代可以无动于衷的杀死成千上万人。而阿伦特给出的理由是「纯粹的不假思索让他成为了当时最大的罪犯之一」。所谓的不假思索就是指当上级命令传来时,下级就严格执行,当有一天追究罪责,下级就可以说:我只是在执行命令而已!

在这里我无意过多讲述恶之平庸的例子,刘瑜老师的博文给出的许多例子已经足够经典,足够触目惊心。我只是在想,到底什么东西造成了这样的恶?我能想到的是对责任的逃避,我们不愿意承担不给老师公正打分的后果,也不愿意承担被班主任思想工作的后果,于是我们选择执行班主任的命令,并用一句「我只是在执行命令而已」把造成最终后果的责任推给命令的下达者。

就这样,「逃避责任」让我们变成一个正常的恶人。但这怪谁呢?我想不出理由去谴责几个初中的孩子,毕竟他们当时是「受教育者」。

我们的生活会需要电子书

高中以前,我一直生活在一个小县城,县城里盛行教育恐怖主义,因此卖得最好的书籍都是教辅参考书,这样的后果就是,书店里除参考书之外也就只剩下四大名著了,当然在一些人眼里四大名著其实也只不过是语文课本参考书目而已。

在贝塔斯曼和卓越这样的购书网站流行起来之前,托亲戚朋友从外地带书回来就成了我的课外书籍主要获取方式。刚上初中时,我让舅舅给我从西安带一些小说回来,但我并不知道买谁的好,他可能也嫌麻烦,就给我带了一张光盘回来,里面有我这辈子都看不完的书。于是我就有了人生第一次电子阅读体验——在家里一台显示器经常色偏、缺色电脑上。阅读体验极差,只能说是我好奇心太强,否则我自己无法解释为何我能在眼睛发肿并且流泪不止的情况下在电脑旁一坐一下午——我想看色情小说也没这么大的动力。在我看完大概十部左右小说以后,我还是崩溃了,全面回归纸质书阅读。

上高中以后,网上购物越来越方便,我和我的朋友老蔺也许是我们县城最早开始网上购物的人。当时贝塔斯曼、易趣未倒,卓越网还没卖给亚马逊收购,淘宝网刚刚兴起,余含泪大师代言的99读书人貌似还没有开始营业1。我们买的最多的自然是书。

由于家处偏远山区,网上购书唯一不便在于下单到收货一般耗时半个月到一个月,如需退换货可能更麻烦。不过高中课业繁忙,看课外书时间本身很少,加上互联网发达,零星也会在网上浏览一些书籍,基本上没有必要再购置一部手持电子书设备。但老蔺偶尔有一次和他父亲提到「电子书」这个概念,当时他提到这个概念,想说的是电子化的书籍,而非手持设备,结果他爸误会了,于是给他购置了一款电子阅读器。我曾借来读过一部据说是软色情的武侠小说,显示屏是点阵液晶屏(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称),与早期文曲星这类电子词典的显示屏类似,晚上台灯一照,反光严重,只能把书侧到一个角度,才能勉强看到上面的文字,于是我直到今天仍对高中时期坚持在文曲星上看小说的同学敬佩不已。

这款劣质电子书让我彻底丧失了对手持电子书阅读设备的信心,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一直在购买纸质书阅读。上大学的四年间,亚马逊推出过两代电子墨水(E-ink)显示的kindle阅读器,我都因为高中的经历敬而远之。

去年大学毕业后,我看到网上一些很靠谱的人开始推荐类似kindle的阅读器,亚马逊的kindle销量也让我觉得这玩意可能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不靠谱,同时,网上有了kindle现实效果的图片和视频,这让我下决心买一部即将上市的kindle 3。

我想大部分人没有产生工具依赖症的原因是没有找到称手的工具。kindle没有让我失望,尽管没有彩色显示,但作为一个阅读文字为主的读者,我想这不是太大的问题(当然我也希望早点出彩色电子墨水)。最最重要的是,kindle的显示效果基本上和纸没有什么区别,看书的时候眼睛不会像盯电脑屏幕那么累。

到现在我已经在kindle上读了近30部书,其中有一半左右的内容是我在上下班的路上看的。也许有人看完这句话觉得,kindle只是在路上看书方便而已,但事实上,在家我也经常用kindle来看书。有些书我纸质书和kindle版都有,我也会优先考虑看kindle版。在我看来kindle与纸质书相比,至少有以下四大优势:

1. 轻。在地铁上看一路书(1-2小时),拿在手上没有任何感觉。即使在家里读书,我想也很少有人愿意把书架上当家具买回来的《追忆似水年华》取下来,但有了kindle,和重量有关的不读书借口将不再是借口。

2. 平。纸质书会弯曲,有时候会影响阅读体验。而kindle我做过实验,边走路边阅读不成问题,当然我不建议大家模仿。

前两点总结:喜欢躺在床上看书的人有福了。

3. 获取英文原版书极其方便。基本上一本英文书美国一出版,你就可以在amazon.com上买到相应的kindle版。纸质书配送至少要一天,而电子书下载到你的kindle上几乎是即时的。[^2] 更何况有很多英文原版书国内根本买不到纸版。

4. 搬家方便。如果你像我一样,租房住,喜欢读书,不需要摆个装满精装书来充门面的书架但由于书太多被迫摆了好几个书架的话,搬家是很头疼的一件事情。但如果能把一辈子要读的书都放到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中的话,就不用那么头疼了。虽然目前Kindle无法完全做到这一点,但至少让我们离这一点更近了一步。

当然现在类似kindle这种电子阅读设备还有很多不完善的,甚至不如纸质书的地方,但就上面这四点以及从这四点我们看到的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比如彩色电子墨水等等)足以让我们大部分人改变阅读习惯或者至少改变预期的阅读习惯。

前几天去听老罗(@罗永浩可爱多 )保利剧院的演讲,讲到一个创新传播(diffusion of innovations)理论,这个创新传播理论让我知道了,对于任何新产品来说,总有一部分人属于滞后者。以电子书为例,总会有那么一部分买电子书的理由是没有纸质书可以买了,这部分群体就可以称为滞后者。但这部分人在人群中占得比例相对较小,大约百分之十几。而就电子书的目前给我们提供的便利以及我们可以预期到的便利来看,我想让其余的大部分人改变阅读习惯并不难。

最终,我们的生活会需要电子书,就像我们的生活需要电话,需要互联网一样。


  1.  至少当时没有听说过,后来因为上面的书比较便宜,光顾过多次,直到有一次个人资料被99读书人泄露,我再也没在上面买过书。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II

我的老师罗永浩(@罗永浩可爱多 )2011年10月25日保利剧院演讲: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II

点击这里查看去年的海淀剧院演讲: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

诗:乔布斯的情书试译

早就说过乔布斯是个诗人。最近出版的《史蒂夫‧乔布斯传》(Steve Jobs by Walter Isaacson)中,在第40章(中文版第39章)有一封他写给妻子的情书,看完之后,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这就是一首美妙的诗歌。好歹我自诩诗人,那我就按自己的方式翻译翻译:

乔布斯的情书

郝海龙/译

直觉的指引
让我在二十年前
对陌生的你
一见钟情
在阿瓦尼
下雪的一天
我们成婚

多年过去
我们有了孩子
同甘共苦
却不心生厌倦

二十年后
我们已经老了
爱——
依然在生长
一起经历了那么多
现在又回到了
开始的地方

岁月把皱纹刻在
你我的脸上
也刻满了你我
更加深邃的心
心里装了更多的
哀愁悲喜
而我们依然在一起
我也更加爱你

原文如下:

Steve Jobs’ love letter:

We didn’t know much about each other twenty years ago. We were guided by our intuition; you swept me off my feet. It was snowing when we got married at the Ahwahnee. Years passed, kids came, good times, hard times, but never bad times. Our love and respect has endured and grown. We’ve been through so much together and here we are right back where we started 20 years ago – older, wiser – with wrinkles on our faces and hearts. We now know many of life’s 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 and we’re still here together. My feet have never returned to the ground.

关于翻译的废话:

  1. 情书主要表达的是感情,因此本诗主要采用意译而非直译。
  2. 为了诗歌的韵味和情书的效果,我调整了部分原文的语序,想看正序版,直接看中信出版社出的中文版的《史蒂夫‧乔布斯传》就行。中文版传记基本上是直译。
  3. 原文中”love and respect”我简单翻译为「爱」,主要考虑到汉语「爱」的含义很广,其实”respect”(尊敬,敬爱)也是爱的一种。
  4. 原文中” good times, hard times, but never bad times”我也采用的意译的方式,最后的”bad times”我翻译为心生厌倦,是因为只有彼此相爱才能让糟糕的时光变得不糟糕,所以”bad times”就应该是心生厌倦之时。
  5. 原文中” We now know many of life’s 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我采用的缩略翻译方式,这里的”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喜悦,痛苦,秘密,奇迹)我就翻译成「哀愁悲喜」,个人感觉这里无非是要强调懂得了更多。
  6. 原文中”swept me off my feet”与后面的”my feet have never returned to the ground”照应,但”swept me off my feet”直译很奇怪,所以这里意译为「一见钟情」,为了体现原文的照应关系,最后生补了一句「我也更加爱你」。
  7. 译文尽量贴近我自己诗歌的风格,但到最后基本还是走偏了。请各位批评。

北京地铁礼仪

北京的地铁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正常的公共场合了。如果你不幸在早上上班时分挤过 1 号线、5 号线、13 号线……,你肯定会同意我的看法。

中国的火车向来是有限乘人数的,只不过不是车厢壁上那个数字,而是最多塞进去的人数。在某些上车人数比较多的大站,站台上的工作人员经常会帮忙把人推到车厢里,甚至在车门合拢时,也用手按着,在合拢瞬间把手抽出,以便车门可以顺利关闭。他们的手法如此娴熟,估计每天都会练习多次。就这样,还是有很多人必须等三四趟车过去才能勉强挤上去。而最后勉强被推到车厢里的乘客往往后背紧靠车门,这时车厢内的喇叭会响起「请勿手扶或倚靠车门,以免发生危险」。更有甚者,面冲车外,双手和脸贴在玻璃上,如果尖叫一声,肯定会把车门外的人吓得魂飞魄散。

在车厢里,你的感觉是能活着做人就不错了,奢论做人的尊严。夏天经常会有衣着暴露的女士,被迫贴在其他男士身上,动弹不得。如果说当今社会真有坐怀不乱的人,那人必然出现在北京地铁上。

每次在这种情况下,我心里想的是贝索斯之所以没有考虑把 Kindle 的 E-ink 屏幕弄得坚固一点,肯定是因为没有在北京坐过地铁。要不是中国有无数考虑中国国情的配件厂商生产出了保护套(有塑料板保护屏幕的皮套,木盒,铝合金壳,甚至铁盒),估计我的 Kindle 早就报废在路上了。

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一般的社会礼仪已经无法规范了。按照一般社会礼仪,你不可能在大街上随随便便往异性身上贴,除非你是个三岁小男孩而这个女人是你妈妈。而地铁则不同,车厢里人挨人,同呼吸,共命运,你说我性骚扰,我还说你骚扰我呢。

北京地铁还有所谓的安检制度,多少算是鸡肋,没有机场做的规范,这时候如果你背包就要小心了。

首先,安检的履带非常脏,如果你想很体面的去见一个客户的话,我建议你把公文包先放在另一个大包里背着,同时考虑到前面提到的状况,如果需要的话,请千万在公司也备一套正装。

其次,如果你的包里有怕压的东西,你务必注意提醒排你后面准备安检的人。由于我的包大,经常有人会把他的包随手扔到我的包上,每次我都为包里的电脑心酸。

考虑到以上种种情况,北京地铁似乎应该专门提倡一种「北京地铁礼仪」。我想礼仪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几条,括号里是原因:

  1. 建议在早高峰时女士不要穿高跟鞋,如果是必需品,建议在单位备一双,或者至少背到包里。(在地铁中挪动高跟鞋很容易踩到人,小受毕竟不多,自己也容易崴脚,于人于己都不是好事。还能有什么比在早高峰地铁中挨着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更可怕?)
  2. 早高峰乘坐地铁时,车厢里挪动脚步,请尽量贴着地面滑动,以免踩到别人。(理由同上。)
  3. 排队安检时,请不要随意把自己的行李压在别人的行李上。(这个不用解释了吧。)

最后,欢迎补充。

郝海龙
2011 年 10 月 15 日

又及,本文无意探讨如何解决北京地铁拥堵问题,其实方法是现成的,只是很多人不理解,政府也不施行罢了。

我的博客日志版权问题

我自认文章写的一般,同时也深知在中国想要保护自己作品的版权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因此索性就用了一个非常宽松的版权申明。这个版权声明的链接一直挂在博客醒目位置(你在读这篇网志的时候,应该可以看到这个链接吧)。主要就规定了三点:

!署名
您必须按照作者或者许可人指定的方式对作品进行署名。
本博要求在署名时保留原文链接。
!非商业性使用
您不得将本作品用于商业目的。
!禁止演绎
您不得修改、转换或者以本作品为基础进行创作。

也就是说,只要满足这些条件,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转载。

但我所看到的事实是,大多数转载者可以做到「署名」,却无法做到署名下面要求的「保留原文链接」。

同时,最令我痛心的是,经常有人转文章的时候删去一些他认为「不重要的」的内容,使得文章失去原文的感觉。在这里重申一下「禁止演绎」,注意这里的「不得修改」中,我想删节也是修改的一种,各位没有异议吧。

对出国留学的看法

读者留言问

郝老师:我是你暑假班的一名学生,您那么优秀为什么不选择去深造呢,还有您对留学怎么看呢?求指点啊。

关于我为什么不出国的问题,我想这多少涉及个人选择和隐私问题,我会挑一些可以说的回复到这位同学的邮件,请注意查收即可。

关键是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本身比较泛,我在上课的最后阶段讲到提问题的时候,其实我也多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像这样泛的问题,我一般是不会回答的。但不巧这个问题也是除了问「题」的问题之外,问的最多的一个。既然大家有这方面的需求,我就尽我所能简单说一下我的看法。

一般而言,留学的动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学习的需要。无论是去哪个国家,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落后国家,你都可以感受到不同的风土人情,对于年轻人来说这种阅历的积累本身就是一种财富;同时,中国本身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有很多地方学习条件和教学质量与发达国家有差距,一般我们也会选择去发达国家(至少比中国发达的国家)留学,对自己所感兴趣的专业本身也会有直接提高。

但我们生长在一片神奇的土地上,于是留学有了第二个动机。关于这一点,杜昶旭老师有一句很著名的话,摘录如下,你看完也就明白了我们第二个动机是什么。

我要感谢国家,让我们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能够把出国留学的梦想变成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让我们相信学好英语,既为了了解世界,也为了了解中国。~@杜昶旭

如果仅仅有第一个动机,我想中国不会出现像现在这样的出国潮。很多人出国,可能就是因为在国内待着不舒服,就是因为想出去看看youtube。

希望这个回答你可以满意。

这还用说吗?

很多时候我们会下意识的说出「这还用说吗?」除了有时候会表达一点愤怒和不满以外,更多的时候这句话表达的是一种惊讶。惊讶于常识居然还需要说出来,而且往往还说的煞有介事。

这两天百度文库貌似又开始允许上传一些用户和百度都没有版权的资料。对于用惯了和看惯了盗版的你我来说,我们乐得出现这样的事情,如果东西是一样的,免费的自然要比收费的更具有吸引力。本文无意深入谈及版权问题,我想说的是,类似的事情之前也发生过,沈浩波等人也就此声讨过百度,道理在谁一方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在韩寒的博客上看到一篇谈及此事的文章的时候,心里蹦出的就是「这还用说吗」,因为整篇博文洋洋洒洒几千字无非是在向我们阐明一个我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常识——使用别人的东西是需要付钱的(或者征得别人同意)。但当我在网上搜了一下百度文库事件之后,我知道我错了。原本我认为舆论是一边倒的支持作家群体,却发现有很多人在力挺百度文库,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人总是舍不得给自己带来好处的东西,但我惊讶于他们非但支持百度文库这种流氓做法,还认为自己是有道理的,而所谓的道理,无非也就是对沈浩波作为一个「下半身」诗人的人身攻击,诸如此类。

这件事情让我也重新认识了一个原本不以为意的常识——常识也不是与生俱来的。人的常识都是后天掌握的,只是我们高估了一些人掌握常识的能力和水平。后来,在我又接触到了一些事情,印证了我的说法。

作为一个培训机构的兼职老师,经常收到学生发来的邮件,大都言辞恳切,希望我能解决他的问题。问题的内容我先不说,但邮件经常是没有署名的。我的心肠软在整个公司也是有名的,但碰到这样的邮件,我也得看心情,心情不好直接会把发件人拉到黑名单,心情好说不定还会回一封邮件循循善诱,以至于别人都说我是受虐狂。他们这样想我也能理解,毕竟「发邮件要署名是最基本的邮件礼仪」是常识,如果煞有介事的写出来,会有很多人说「这还用说吗?」,可是真的有人不知道。我只是在普及一些常识。

我并不认为老师的身份就理所应当赢得额外的尊重1,但无论什么身份,什么职业,大家首先都是人,人与人之间应该有最起码的礼仪和尊重。发邮件署名应该是对人最基本的尊重吧?又不是写敲诈信。

可是枉你说的苦口婆心,总有人不和你过招。我把这样常识写到回复的邮件中,竟然收到这样的回复「我不知道不署名竟然还有不礼貌的嫌疑」。看来「书信基本礼仪」这种小学就学过的应用文写作常识也是有人不懂的。也罢,为此我专门写过一篇博文《电子邮件格式与礼仪问题》。

后来我干脆在课上花5分钟时间去普及邮件礼仪,相信台下的人大多脑子里飘过的是「这还用说吗?」。不署名的现象越来越少了,但因此新出现一些诡异的事情,比如一封邮件忘了署名,马上发下一封补一个名字。这样的人我很理解,毕竟人都会粗心。但我还是忍不住说一句,事实上,现代科技已经为你的懒和粗心提供了巨大的便利,哪怕你不想每次都把名字输到邮件里,你就不知道有种功能叫「签名档」吗? 2

当然邮件的内容有时候也会涉及一些常识性的问题,比如「ETS3的联系方式」等等。我想说,你不是生活在石器时代,你能可以上网发邮件,你就不能在浏览器的地址框里输入ets.org吗?可后来得知我女朋友高中的时候家里是禁止上网的,又觉得这也正常。也罢,再普及普及常识吧。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着实出乎我的意料。8月份上课时,课间休息给大家放个短片,自己出去吃饭,结果回来发现已经不是原本我放的那个片子了。我意识到肯定是有人动了我的电脑,一问,果不其然。我不得不把有关个人隐私的常识又普及一遍,不过我想当时听我讲的大部分人心里会冒出这句话「这还用说吗?」,毕竟听我课的人以大学生为主,至少都是成年人。这件事请直接导致我在微博上询问「有没有一个可以让副显示器放影片,同时主显示器屏幕锁定的软件?」,我自己搜不到,也没有人给我推荐。后来我意识到,除了像我这样的被逼疯的人之外,没有人需要这样的软件。

「这还用说吗?」
「希望你能原谅一个被流氓逼疯的人去重复一些常识。」

郝海龙
2011年10月7日


  1.  也许在儒家思想盛行的中国,这不能算是一个天经地义的说法,但即使是现在的中国,这至少也是一种个人选择。当然如果你基于种种原因选择更加尊重老师也是个人自由。 
  2.  而且,如果有求于对方,写好邮件后再认真检查一遍信件内容,我想也是最基本的吧,毕竟如果你问的不认真,如何要求对方回复的认真呢?我不禁想到前两天@五岳散人 的一条微博,说有为同学给他私信希望他去某大学讲座,问他是否有此「遗愿」。讲座的事情自然就此泡汤,但很多情况下,这样的人最终也不会明白事情没有办成就是因为他没有认真把邮件再检查一遍。 
  3. ETS指美国教育考试服务处。 

悼念乔布斯

Steve Jobs (1995-2011)

A Poet and Hero

我觉得乔布斯是一个诗人。谨以此句悼念乔布斯。

一个人吃饭

中午吃得不多
下午五点就饿了
可是我不想吃饭
确切的讲
是不想一个人吃饭
确切的讲
是不想一个人在
整日无所事事之后
再徒步行走五百米
之后去吃饭

下午六点多
我试图把这一切情绪
伪装成微博
企图通过自我调侃
让自己愉悦
可我还是不想吃饭
确切的讲
是不想一个人吃饭
不想一个人
在整日无所事事之后
再徒步五百米去吃饭

晚上七点
有人回复我的微博
可是我还是不想吃饭
不想一个人吃饭
不想一个人在整日无所事事后
再徒步五百米去吃饭

晚上七点半
我已经构思好了
一首新诗
终于走出家门
决定去吃饭
可是我还是不想吃饭
不想一个人吃饭
不想一个人在整日无所事事后
再徒步五百米去吃饭

尽管我吃的是
宜宾燃面卤肉饭

郝海龙
2011年9月23日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