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听说无名高地
是在高中的时候
我正和Rockhead兄
捧着一本摇滚杂志

我非常感谢这本杂志外面
有一个塑料封套
否则我不知道
我在学校订的这本书
能否通过层层审查
顺利的送到我的手上

每次在阅览课上看这本杂志
周围的人都会投来异样的目光
尤其是看到某些音乐节上
一些赤裸上身的少女

就在这本书的某一页
看到了无名高地
并因此对北京的摇滚现场
心驰神往

可我在回龙观待了半年多
直到这个月才知道
无名高地酒吧就在
步行二十分钟的地方

今天我又路过这里
从一楼的玻璃门上
看到自己形销骨立的影像
我马上摆出一副
鄙夷的表情

我看到一个
没时间听摇滚乐的文艺青年
以及一个很长时间没写诗的诗人
真想羞愤自尽

郝海龙
2011年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