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辈眼里
世界上的人分为两种
一种是正常人
一种是搞艺术的
这我理解
可我不理解的是
为什么你们竟然认为
我应该
属于第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