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若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英】乔治·奥威尔/郝海龙/

第三章

为运回牧草,他们付出了多少辛勤和汗水!但他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收获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有时,工作起来很困难:工具是为人设计的,而不是为动物设计的,没有动物能够使用那些需要只靠两条后腿站着才能使用的东西,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很大的障碍。但猪是如此聪明,他们总是能设法排除各种困难。至于马,他们了解每一吋土地,事实上,他们比琼斯和他的雇工更精通割草和耕地。猪其实并不工作,但却对其他动物进行指导和监督。博闻强识的他们理所当然地担当着领导职务。布克瑟和克莱弗给他们自己戴上割草机和马耙(当然,这时候已经用不着嚼子和缰绳了),迈着稳健而沉重的步容,一圈一圈在地里行进,猪跟在他们后面,根据不同情况,有时喊「驾,同志!」,有时喊「吁,同志!」。在搬运和堆积牧草时,每个动物都谦逊到极点。就连鸭子和鸡也整天在太阳下面忙碌地来回奔跑,每次都用他们的嘴衔一点点牧草。最终,他们完成收割的时间比琼斯他们整整少了两天。更重要的是,这是该庄园有史以来最大的收获。他们没有浪费任何东西,鸡和鸭子凭借敏锐的目光收集起最后一根秸秆。庄园里的任何动物都没有偷吃哪怕一小口。

整个夏天,庄园里的工作都进行得有条不紊。动物都很快乐,而这些都是他们以前无法设想的。每一口食物都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因为这是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食物,是自己为自己生产的,而不是吝啬的主人发给他们的。随着那些寄生的人们的离去,动物们有了更多的食物,也有了更多的闲暇,尽管他们还缺乏经验。他们遇到了很多困难,但猪的智慧和布克瑟雄健的体魄总能让大家度过难关。比如,这一年的晚些时候,收获小麦时,因为庄园里没有脱粒机,他们不得不使用最原始的办法踩压谷物并吹去谷壳。每个动物都对布克瑟赞叹不已。在琼斯时期他就是一匹勤劳的马,而现在他似乎更像是三匹马,有时候整个庄园的活都压在他强壮的肩膀上。从早到晚,不停地推呀拉呀,哪里的工作最难,他就去哪里。他和一只小公鸡达成一个协定,每天早晨提前半小时叫醒他,在日常工作开始前,自愿做一些急需的工作。对每一个难题,每一次挫折,他的回答都是「我会更加努力工作!」——这句话是他的座右铭。

不过每个动物都根据自己的能力来工作。比如,鸡和鸭子在收获时把撒落的谷粒收集起来,这样就节省了五蒲式耳小麦。没有谁偷吃,也没有谁再为口粮而抱怨,过去那些习以为常的争吵、撕咬和嫉妒再也见不到了。没有动物——或者说几乎没有动物——逃避他们的工作。倒是有一个真实的例子:莫丽不太习惯早起,而且总是借故蹄子里卡了个石子而早早离开地里的工作。猫的表现也多少有些特殊。他们很快注意到,每当有工作的时候总是找不到猫的身影。她通常消失一连几个小时,直到用餐的时间,或者在晚上收工以后才若无其事的出现。但她却总能找到绝好的理由,而且她热情体贴的喉音让人不得不相信她的用意是好的。老本杰明,就是那头驴,他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因为起义而有多少改变。像琼斯时期一样,他依旧慢慢吞吞的干活,从不偷懒,也不会自愿承担额外的工作。对于起义和起义最终的结果他总说没意见。当被问及是否对琼斯的离去而开心时,他总是说「驴都长寿,你们还没见过死驴呢」,其他动物也只好接受如此神秘的回答。

星期天没有工作。早餐会比通常晚一个小时,早餐后是一个每周都有的仪式。首先是升旗。斯诺鲍在农具室找到一块琼斯夫人的绿色桌布,并在上面画上一个白色的蹄子和犄角,它于每个星期天的早晨在农舍花园的旗杆上升起。斯诺鲍解释道,绿色的旗子代表英格兰绿色的大地,而蹄子和犄角标志着未来的动物共和国,最终,它将在彻底推翻人类后诞生。升旗仪式结束后,所有动物列队到大谷仓参加一个被称为「动物大会」的会议。会上将计划未来一周的工作,并提出和讨论各项决议。提出议题的总是猪。其他动物知道如何表决,但从来没有想过要亲自提出一项议题。斯诺鲍和拿破仑是讨论中最活跃的。但很显然他们两个从来没有过一致的意见:其中一个提出的建议,另一个总是反对。甚至对已经表决过的议题,比如有个事实上谁也不会反对的议题:把果园后面的小牧场留给年老退休的动物,他们也不放过。此外,他们还曾就各种动物的退休年龄展开激烈的辩论。动物大会总是在《英格兰兽》的歌声中结束,而下午是他们纵情娱乐的时间。

猪已经把农具室当作他们的总指挥部了。晚上,他们在这里,通过从农舍里拿来的书籍,学习打铁、木工和其他必要的技能。斯诺鲍还忙于组织其他的动物加入他所谓的「动物委员会」。为这些他不知疲倦。他为母鸡设立了「产蛋委员会」,为牛设立了「洁尾联盟」,还有「野生同志再教育委员会」(该会的目的是驯化老鼠和兔子),还为绵羊发起了「毛更白运动」等等,除此之外,还设立了读写班。总体来看这些项目算是失败的。比如,驯化野生动物的尝试几乎立即中断。这些野生动物的表现一如既往,每当对他们宽容的时候,他们就想从中沾点小便宜。猫也曾加入再教育委员会,并且一度表现的相当活跃。有动物看到她有一天坐在屋顶上,和一些她够不着麻雀交谈着。她告诉麻雀,所有动物都是同志,任何麻雀都可以在她的爪子上逗留,可麻雀总是和她保持距离。

读写班却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到了秋季,庄园中所有的动物都在一定程度上扫了盲。

至于猪,他们已经精通了阅读和书写。狗的阅读能力不错,但他们只对七诫感兴趣。山羊穆里尔比狗读得还好,她会在晚上把从垃圾堆里找来报纸碎片读给大家听。本杰明和猪读得一样好,但从来没有发挥过自己的本领。他说,据他所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值得一读的东西。克莱弗学会了所有字母,但还不会拼单词。布克瑟从来没有学会过D以后的字母。他用硕大的蹄子在土上写A,B,C,D,然后翘着耳朵站在那儿盯着那几个字母,不时抖一下额头的毛,在他所有的记忆里竭力搜寻下一个字母是什么,但从没有想起来过。事实上,有好几次,他确实学了E,F,G,H,但每当记住它们的时候,总是发现他已经忘记了A,B,C,D。最后,他决定仅仅满足于前四个字母,并坚持每天写一两遍来巩固他的记忆。除了用来拼写她名字的几个字母外,莫丽拒绝学习任何东西。她会找一些细树枝整齐地摆出自己的名字,然后用一两朵鲜花装饰一下,接着绕着它们转圈,边转边不住赞叹。

庄园里其他动物都只学会了字母A。他们发现那些比较笨的动物,如绵羊,鸡和鸭子,还不能熟记七诫。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斯诺鲍宣布七诫实质上可以简化为一条准则,即「四条腿好,两条腿坏」。他说,这包含了动物主义的精髓。谁完全掌握了它,谁就可以免受人类影响的威胁。起初,鸟类反对,因为他们似乎也只有两条腿,但斯诺鲍向他们证明其实并不是这样。

「同志们,鸟类的翅膀,」他说,「是一个推进前行的器官,而不是用来操纵的器官。因此它也应该被看做是腿。这与人类的标志——手是不同的,那是他们作恶的器官。」

鸟类听不懂斯诺鲍的长篇大论,但他们接受了他的解释,所有笨一点的动物都开始着手熟记这条新法则。「四条腿好,两条腿坏」被刻在谷仓的侧墙上,位于七诫的上方,字体比七诫更大。绵羊刚一熟记这一法则,就对它非常喜欢,经常躺在地上咩咩的叫「四条腿好,两条腿坏!四条腿好,两条腿坏!」一连叫几个小时,从来不知疲倦。

拿破仑对斯诺鲍的委员会没有任何兴趣。他说比起现在为这些成年的动物做的事情,教育年轻一代更为重要。刚巧在收割完牧草之后,杰西和布鲁贝尔产下九条小狗崽。小狗刚一断奶,拿破仑就从他们母亲那里把他们带走了,并说他将亲自负责教育他们。他把他们带到阁楼里,那间阁楼只有通过农具室的梯子才能上去。处在这样世隔绝的状态下,庄园里其他动物很快就忘记了他们的存在。

不多久,牛奶的神秘去向弄清楚了。原来它每天都被掺在猪饲料里。早茬苹果已经熟了,草地上满是被风吹落的果实。动物们认为理所当然应该平分这些果实;然而有一天,发布了这样一条命令:所有被风吹落的果实都要收集起来送到农具室供猪食用。一些动物为此喃喃的抱怨,但这没有用。所有的猪一致同意这条命令,斯诺鲍与拿破仑也不例外。他们派斯奎拉来给大家做必要的解释。

「同志们!」他大声喊道。「你们不会把这当作是猪的自私与特权吧?我希望不会。事实上,我们当中的许多猪并不喜欢牛奶和苹果,我自己就不喜欢。我们进食这些东西的唯一目的是保持我们的健康。牛奶和苹果(这一点已经被科学证明,同志们)包含的营养是猪的健康不可或缺的。我们猪是脑力劳动者。我们负责真个庄园的管理和组织工作。我们夜以继日地关注着你们的福利。就是为了你们,我们才喝牛奶,吃苹果。如果我们失职了,你们知道会发生什么吗?琼斯就会回来!这是肯定的,同志们,」斯奎拉几乎是在恳求着大家喊道,同时左蹦右跳,摇着尾巴,「在你们中间,肯定没有谁想看到琼斯回来吧?」

此刻,如果说动物们还剩一件事可以肯定的话,那就是他们不想让琼斯回来。有鉴于此,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使猪保持健康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于是大家没有更多争论,一致同意:牛奶和吹落的苹果(以及苹果的成熟后的主要收成)应该特供给猪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