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抬起左臂
咬断了我的动脉血管
因为右手夹着烟
不是很方便

烟雾和着血腥
有一股
炒豆子的气味
令人感动

我想着明天早上
手臂上缠着绷带
隐约中那红色的裂缝
宛如包皮切除后的疤痕

今夜我管不了我的手臂
我得去医院先会会那个
号称“七步倒”的
心理医生

想和他谈谈我
今晚的失眠
关键是,如何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