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劝你呐
最好不要一个人在饭点吃饭
就像今天我刚挑好一张大桌
就被迫让一对来晚的情侣
坐在对面的两个空位上
他们操着一口乌兰巴托的方言打情骂俏
他们把手伸到对方的衣服里拥抱亲吻
仿佛对面的那个人只是一尊木雕泥塑
我是一个有公德心的人
开始欣赏那女人俊俏的曲线和肥美的嘴唇
典型的塞北女人参杂了江南的风韵
他们似乎打了个赌
于是那男人问我
你能听懂她刚才的话吗
不好意思,我从来都听不懂女人的话
她们总是欲说还羞,欲拒还迎
我选择绕开这个繁琐的过程
直接去读她们的心
她迷离的眼神告诉我
今天她还想感受昨夜的温存
她紧咬的下唇告诉我
那年他们骑马下江南的时候正值雨季
小雨沥沥道路泥泞
她曾希望能把他抱得更紧一些
这时女人向我投来感激的目光
我又知道这目光
足以使任何男人魂不守舍
突然间,我乱了方寸
那男人变得面目可憎
我端起碗喝了一口汤
喉咙被一个大虾米划了一下
不吐不快
却又什么也吐不出来

2012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