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米兰,最后的晚餐【意大利北部游记5】

(2013年1月3日,4日。相关人物:@ilannyxu @佳菲猪sofia

1月3日晚上,我们乘火车来到本次旅行的最后一站,米兰。没错,你猜对了,知道米兰也是因为意甲,我想中国男人最早知道米兰很难有第二个原因了吧。比较好玩的是,最早对米兰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除了这名字好听之外,还因为当年只要是转会到国际米兰的球星立刻受伤的受伤,发挥失常的发挥失常。至于时尚之都的名头,要不是去意大利之前看了一本 Lonely Planet 的旅行手册,还真没听说过。(诸位姑娘,直男么。)

米兰中央火车站本身就是一个该好好看看的地方。整座建筑充满古朴气息,也只有看到这种历史悠久的火车站,你才能意识到意大利也算是当年我们嘴里的「西方列强」。

走出火车站,我们终于看到了一座高楼大厦,第一次有了我们来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感觉。这次我们比较顺利的找到了先前预定的酒店,来之前同行的@ilannyxu与我们 ESSEC 商学院 PhD 项目的前辈Sofia(@佳菲猪sofia )姑娘约好晚上在米兰大教堂门口见面,要说她可是整个 ESSEC 商学院 PhD 项目的第一届学生。于是我们放好行李马上前往大教堂。离开酒店时,却被服务生叫住,说不能把钥匙带走,细问之下,才知道钥匙上的挂饰是金的——好吧,我说怎么这么沉。

我们坐地铁直达大教堂广场,这还是这次旅行见到的第一个有地铁的城市。在教堂门口我们见到了Sofia,她热情地邀请我们先去参观教堂内部,不过难得旅途中碰到一个能畅谈无阻的姑娘,要是还顾得上看教堂里的壁画才是见鬼了。

从教堂出来,我们在附近找了家餐厅吃饭。交谈中Sofia回忆了不少她在 ESSEC 的往事,比较巧的是,她一开始居然被分在我现在住的宿舍,后来阴差阳错住到了另一间。Sofia 是 AC米兰球迷,尤其喜欢菲利普·因扎吉,手上有几十个因扎吉的签名,并告诉我们因扎吉已经认识她了,要换成中学时的我,恐怕会羡慕死吧。晚餐后,Sofia 姐带我们到AC米兰的专卖店转了一圈,我买了两条 Made in China 的腕带。

告别 Sofia 后,我们回到酒店早早休息了,因为第二天要早起去看达·芬奇的传世之作《最后的晚餐》。为了保护这幅壁画,每天参观的人数都有限制,一般需要提前两个月预约才能约到合适的时间。我们运气实在太好了,提前两个礼拜预约,刚好只剩下两个空位,而这两个空位正好是我们在米兰的1月4日。

第二天一早,我们直奔藏有《最后的晚餐》的恩宠圣母多明我会院。不过这个建筑略为有些难找,还好一个热心的意大利人把我们带到了这里。

经过两三道安全门之后,终于来到了《最后的晚餐》的藏身之处。不得不说,能看到这幅壁画是整个意大利之行最震撼的经历。当你亲眼见到这幅壁画时,你的心突然空灵起来。目光顺着画面漂移向远方,仿佛墙壁上真的有一扇窗,窗外的云在随风而动。哪怕不是教徒,也会在一瞬间觉得屋内的十三个人异常神圣。画面留住了时间,你就像一个超越了时空的旅者,凝视那一刻的每一个细节。灵魂陷入其中,醒来时已过千年。

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想走了。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达·芬奇一出,哪个画家能够与之比肩?

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我最终还是恋恋不舍得离开了这里。我想整个意大利七天能够看到这幅画的原作就可以称得上是不虚此行。

看完《最后的晚餐》,我们就近去了和平门来平复一下情绪。和平门本来叫凯旋门,是拿破仑为了庆祝欧洲之战胜利所修建的,结果还没建完就在滑铁卢战败了。战后意大利人接着把它修完,改名和平门,就又成了一个旅游景点。我问同行的@ilannyxu ,意大利人不觉得这是个国耻性的建筑吗?他用鄙夷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说,你要知道拿破仑曾在米兰被加冕为意大利国王。看来以后旅游前得好好补补历史知识。不过这也和我一贯对意大利人的印象一致,先前我就说过意大利人在这方面是很可爱的,要放在中国,这建筑估计早就一把火烧了,中国人自己烧掉的历史建筑,可比英法联军烧的多多了。

考虑到昨天天色已晚,教堂外观很多地方看的不是很清楚,我们决定再去米兰大教堂。据说这是世界第二大教堂,也是最大的哥特式教堂,果不其然,白天看这教堂,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气势,盛气凌人。教堂总共有一百多座尖塔,每座尖塔上都有一座大理石雕像。之前曾在网上见到过 Dalton Ghetti 在铅笔尖上的雕刻作品,当时觉得这个创意简直不是人能想出来的,直到我见识到米兰大教堂,才明白其实七百年前相同的创意已经有人想到了。不过这个创意实践起来还真不容易,整座教堂足足修建了五百多年。包括尖塔在内,整座教堂共有6000多座大理石雕像。望着这样的教堂,我不由心生畏惧。

尽管前一天 Sofia 告诫我们登顶米兰大教堂会毕不了业,我们还是决定上去看看——不信邪的人是幸福的。不过,在现场你的感觉会是,只要能上去,毕不了业又何妨。

从教堂下来,我们决定去吃昨天 Sofia 推荐的起司馅饼。意大利不愧是与中国齐名的美食之国,起司馅饼的店门口排着我们此次来意大利排过的最长的队伍。好在里面的人业务比较熟练,仅仅二十分钟我们就吃到了经典款的起司馅饼。让我评价一下?很好吃,不过如果有北京煎饼馃子,我还是会选择煎饼馃子。

如果换个女人,下一步肯定要开始逛各种时尚品牌旗舰店了吧?啊不对,女人根本不会在今晚离开米兰,因为从明天起米兰的打折季开始了。不过作为单身直男,我们下一步去哪显而易见吧?没错,圣西罗球场。

我们遵照 Sofia 昨天的指示,在 Lotto 地铁站下车,但却在地图上迷失了。问了几个意大利人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路,这时我们恍然大悟,地图上用的是这个球场的正式名——「梅阿查球场」。

找这个球场其实不难,你一路沿着涂鸦墙走就可以了。别说,这里的涂鸦墙是我们在意大利见到的水平最高的涂鸦墙,在别的地方只要见到涂鸦,@ilannyxu 就会说,这哪叫涂鸦?应该拉到法国去培训一下。一路上这句话我听了不下五遍。

真正见到实物后,发觉圣西罗球场作为一个建筑并不洪伟,感觉上还没有北京工人体育场有气势。也再一次提醒我,球场修成什么样不重要,足球踢得好了,才会有球迷来朝圣。话说回来,论现代建筑的气势,资本主义国家怎么能比过社会主义国家嘛……

在圣西罗我们见到了很有纪念意义的「AC米兰球迷这边走,国际米兰球迷这边走,中立球迷这边走」的标志,我想下一次要来的话,一定要结结实实看场比赛。

绕圣西罗走了一圈之后,我们踏上了归途。此次意大利之行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旅行的美妙,我的脚步不会就此停止。Ciao, Milano! Ciao, Italiana!

郝海龙
2013年1月28日

暂无评论

  1. 我的游记照片全在微博里……

发表评论

© 2017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