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日,2日,同行一人@ilannyxu )

跨年夜在博洛尼亚城郊的一个度假村过的,由于是冬天,没什么人,除了我们之外貌似只有一拨旅客。晚上我想喝点咖啡,结果门口的咖啡机扔进去钱不出咖啡。于是我叫来了老板,他说这个坏了,我就问他,哪里还能喝到咖啡,他说我们只有这一个咖啡机,坏了就喝不到了。我说:「Come on, this is Italy, how come?」(别逗了,这是意大利,怎么可能?)他诡异地一笑,然后让我先回去,结果他叫人来把咖啡机修好了。考虑到意大利人那么懒,我甚至没考虑过这种可能性。

第二天,我们六点多就起床了,因为要赶七点钟的公交车去城里坐火车。我们摸黑走到公交站,发现我们并不孤独,那里早就挤满了人,说着让我们捉摸不透的意大利语,但每个人脸上都满载新年的欢欣。期间有个人过来和我们搭讪,口音很纯正,所以没听懂,根据手势应该是借烟抽。在车站等了十几分钟后,公交车终于来了,一众人围在车周围欢呼雀跃,仿佛歌迷终于盼到了心爱的乐队出场,我想如果不是车上还有乘客的话,他们早就合伙把车扔上天了。

一路上公交车上歌声此起彼伏,好像一群朋友结伴开车兜风一样,一瞬间我有了一种小时候和小朋友们一起结伴看港片的快感。

在博洛尼亚城区吃了一个简单的早餐,然后就坐上了去往威尼斯的火车。感觉火车是向雾里进发的,大雾迷蒙快看不见的时候,威尼斯也就到了。

在火车上,我们看旅行攻略说威尼斯容易迷路,这一点马上得到了印证。按网上的订单,我们的旅社就在火车站对面的圣克罗切,过桥不多远应该就到了,可是我们足足找了一个小时。后来发现是订单上的路线错了,左右指反了,唉,意大利人呐。

终于找到旅社的接待处时,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接待处——我们住的地方需要离接待处还有大约5分钟的路程。接待我们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意大利女人,她对照地图详细说明该怎么找到我们的房间,磁性的嗓音非常性感。不过我们还是决定,先把行李放在接待处,游玩回来再去找房间。

考虑到已经好几天没上网了,决定找一家有免费Wifi的餐厅先把午饭吃了。在路边一家不起眼的小餐厅,我们吃到了威尼斯的特色食品墨鱼面,趁着Wifi发到了微博上,结果面的样子吓坏了一众人。平心而论,样子是恐怖了一点,不过,我设身处地的从外国人的角度想了一下,外国人看我们的皮蛋应该更加难以接受。当然,吃的时候你是不会考虑这些,找旅社找得早就腹中空空,五分钟之内解决完毕,吃得牙齿黑得像江户时代日本出嫁后的女子。

饱食墨鱼面之后,我们向圣马可广场进发。虽说威尼斯路不好找,但对于一些主要景点,是有箭头标识的,只要你沿着箭头走,总能找到,圣马可广场自然是其中之一,这里坐落着著名的圣马可教堂,马可福音的作者就安葬于此。

我们选择的线路刚好要经过威尼斯另一个著名景点——雷亚托桥。作为水城,桥自然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元素,据说威尼斯总共有四百多座桥,我们一路上也走过了不少,但这些以实用为目的桥看上去大同小异,不能说不好看,但看多了也难免有麻木之感。但雷亚托桥确实与众不同,纯白色的石桥与周围五颜六色的房子交相辉映,偶有几艘船划过,有种走近童话世界的感觉。虽然是冬天,威尼斯的旅游淡季,桥上还是有熙熙攘攘的游客,让你不由得想起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想问问身边的人「雷亚托桥那边有什么动静?」

过了雷亚托桥没走多远就是圣马可广场,也许是广场太大,教堂看着并没有那么雄伟,这在意大利到真是少见。反倒是两侧的新旧官邸大楼不断重复的建筑风格让你觉得这是主教出场的排场,每一个拱形都像一个卫兵或信徒,整齐的列在广场上。

教堂旁边的威尼斯钟楼是圣马可广场建筑群的中心,具体高多少记不得了,但矗立在那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一不小心把鹤立鸡群的本义用出来了。据说在楼上可以看到远处的阿尔卑斯山,但我们环顾周围的大雾,放弃了登楼的念头。

广场上的路灯是粉红色的,经常有鸽子和海鸥停在上面,我总觉得在哪张照片上见过。

一直朝着钟楼一侧走就可以看到赫赫有名的公爵宫,当然我说公爵宫很多人可能还是没什么印象,但它一侧的叹息桥大家肯定不陌生。叹息桥其实就是连接公爵宫和监狱的一座封闭桥梁,因为罪犯经过这座桥时往往会感叹自己犯下的罪行,由此得名,据说这个名字还是大诗人拜伦起的。按说这和爱情扯不上任何关系,但也不知道谁说,恋人如果能在日落时在叹息桥下的贡多拉(一种意大利传统的划船,威尼斯随处可见)上热吻的话,爱情就可以天长地久。我更感兴趣的是另一个传说,据说著名的情圣卡诺萨瓦曾经关在叹息桥另一端的监狱里,而按当时的说法,只要过了叹息桥就别想回来,但卡诺萨瓦却越狱逃脱了。我只能说男女之事和这座桥还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唯独逃出来的一个人以风流著称。

看完叹息桥之后,我们买了两张明信片,发觉明信片上圣马可广场的夜景非常迷人,于是决定晚上再来。结果我们发现上了明信片的当了,照片上那种晶莹剔透的感觉都是长时间曝光造就的,就在我们路过叹息桥的时候,有一个摄影师正好在那里拍摄,我打赌这人肯定是拍明信片的。

整个元旦威尼斯雾霭沉沉,让水城失色不少,唯一的亮点是圣马可广场对面的建筑,袅袅白雾笼罩,仿佛梦中仙境。

(未完待续)

郝海龙
2013年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