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年浏览2014

诗 | 想你之诗

我听到
咖啡厅里响起了火警
周围的人却无动于衷
我不想知道
我是不是幻听
我却知道
如此敏感是因为
心里想着一个人

(题图来自我的 Instagram: haohailong

郝海龙
2014年10月17日

闲话翻译(下)

翻译的必要性

因为一些偶然的原因,我从事过一些翻译工作。最早是因为想去讲 GRE 填空,于是就把当时市面上能找到的所有填空题都翻译了一遍,其中《GRE 填空教程》黄皮书的翻译现在都可以在我的网站上找到,已经修订到了第八版,尽管 GRE 已经改革,这份资料对 GRE 学习来说依然有重要参考价值。在做……

阅读全文

闲话翻译(上):为什么讨厌老罗说脏话的人会喜欢乔布斯?

我的老师罗永浩(老罗)说话一直非常犀利,作为早年间听着他的语录成长起来的人之一,对此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事实上,从最开始我就对他说话的风格没有太多的意见,一方面是因为这种犀利和彪悍(剽悍?)早已经成了他幽默感的一部分,能让人发笑,引人深思,同时还能给听众留下深刻印象——印象很重要,印象深记得牢,也无怪……

阅读全文

诗 | 黄色风衣

天是灰色的,下着雨
雨也是灰色的
雨中矗立着无数
灰色的楼
空气和水都是灰色的
雨伞是透明的和黑色的
它们也混入灰色中
也变成了灰色的
古城的秋天
一切都是灰色的
和谐得令人窒息
在这美妙的时刻
我从衣架上取下一件
黄色风衣

黄色风衣

黄色风衣


(图片来自我的 Instagram: haohailong

郝海龙
2014年9月21日

……

阅读全文

歌词 | 卡地亚

词:郝海龙 / 曲:王念北……

阅读全文

歌词 | 下个礼拜回北京

词:郝海龙 / 曲:王念北……

阅读全文

歌词 | 一万公里

词:郝海龙 / 曲:王念北

……

阅读全文

退学记

这个月早些时候,我向 ESSEC 商学院和 Universté de Cergy-Pontoise 提出了退学申请,并获得批准。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将不再是一名博士生,如果我在社交网络上的一些个人信息和其他一些个人简介还这么写的话,请注意这并不是我现在的身份,而是我个人经历的一部分。

为什么退学……

阅读全文

博客全新改版

虽然已经没什么人看博客了,但我对博客的阅读效果一直不怎么满意。想来想去原因无非以下几点:

  1. 博客主题显示效果欠佳。我前后花在主题上的钱大约有 200 美元,但仍然没有取得我想要的效果。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很多好看的英文模板汉化后水土不服,尤其是一些严重依赖字体的模板,要知道本身好看的字体就不多。
  2. 很难适应不同的浏览设备。首先,Mac 和 Windows 显示效果差异很大,有些在 Mac 上显示非常好的主题,一换到 Windows 下就惨不忍睹。其次,手持设备和桌面设备显示效果也不一样。
  3. 不同主题的文章放在一起往往也会有风格冲突。比如几个数学公式夹在两首诗歌中间就会显得像杜尚的 L. H. O. O. Q.
  4. 第三方的插件与主题的风格冲突。

这一次改版也是针对上面这几个问题展开,分别作了以下调整:……

阅读全文

宽容的原则

按:本文为我的 Podcast 「海龙一声吼」第11期的文字版。意思差不多,但比音频版少了很多即兴的东西。

前两天看到商务印书馆微博发了一本迪尔凯姆的书,想起了曾经听一个朋友讲过一件事。他的另一个朋友喜欢阅读社会学方面的书籍,曾经和他说:

我最喜欢两个社会学家,一个是迪尔凯姆,一个是涂尔干。

如果你熟悉社会学,或者像我这样熟悉社会学家的名字,应该知道社会学中常常说到的「迪尔凯姆」和「涂尔干」是法国社会学家 Émile Durkheim 的两个中文译名,其实说的是一个人。他其实是把这件事情当作一个笑话——嘲笑对方不懂的那种笑话——讲给我听,当时我也哈哈大笑。但事后我突然想到:有没有可能这个人其实是知道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的?如果没有更多的背景知识,其实这并非不可能。

……

阅读全文

© 2017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enModified by Hailong Ha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