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九月 2015

一个不信星座的人的星座分析

星座与月亮

星座与月亮

「我当然是不信星座的。」

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星座」指的是「星座决定论」,也就是诸如「因为你是某某座,所以你就如何如何」的判断。甚至我为了揶揄网上迷信星座的朋友曾专门注册过一个做星座分析的微博,每天根据自己的想象编一些各个星座的特点,比如十二星座最应该读的一本小说,十二星座最头疼得英文单词等等,竟然也有一些人觉得准。

后来发现哪怕是整天把星座挂在嘴边的人,在做决策的时候也很少把星座分析当成是重要因素之一去考虑,星座其实是大家平时的娱乐话题罢了。我自然也凭借运营星座分析微博所积累的「经验」,和大家一起聊得其乐融融。

但是,除了娱乐之外,星座真的就对我们的生活没有影响吗?这个问题让我想到在一门劳动经济学课上,我和老师针对一篇论文(Angrist & Krueger, 1990)的探讨。论文中有一小节我印象深刻,即不同季度出生的人平均受教育年限会有差异,而且这会间接影响到未来的期望收入。

看到不同季度几个字大家能够明白一些什么吧?没错,这意味着,从群体来看,不同星座的人受教育年限和期待收入是不一样的。听上去好像一些星座要比另一些星座更容易获得高收入,似乎印证了某些星座分析的有效性。

但个人的受教育年限和收入差异真的是由星座(生辰八字,出生日期)决定的吗?学者又做了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者一切似乎是由政策造成的。根据美国的政策,入学时间相对于一年来说是固定的,但是孩子有权利退学的时间则是他们到某个法定年龄(具体数字记不清了)之后,由于出生日期不同,每个孩子可以合法决定退学的时间在一年中是不一样的。也就意味着,如果两个同龄的同班同学都决定到法定年龄即退学,生日较早的那一个受教育时间将会少于生日较晚的同学。当你看到摩羯座平均受教育时间要少于双鱼座和金牛座时,也就不用觉得奇怪了。

因此,说某个星座的人可能会有一些群体性的特点我想我是可以大致认同的,只是这些特点并不是由星座决定的,而是因为一些外界的其他因素(比如入学政策)。而我们的生活中这样的因素其实并不少见,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来源就是那些笃信甚至迷信星座的人。

拿我自己来说,根据出生年月我是双鱼座的,在星座分析中,这个星座的特点可能是浪漫,敏感,多情,无道德原则。这时,当我做一些世俗上认为浪漫的事情的时候,受到的阻力就会小一些。比如,我为了爱情辞职去另一个国家,如果这件事是别人做的,周围的朋友可能都会劝说他不要这样做,但如果是我,他们顶多来一句「双鱼座都这样」。而当我做一些不那么浪漫的事的时候,又会淹没在「身为双鱼座怎么一点浪漫的感觉都没有」这样的声音中。于是,当我浪漫时,周围的人永远会给正反馈,或者给的负反馈没有他们给别的星座那么强烈;而当我不浪漫时,周围又充斥着负反馈。久而久之,你会发现,身为双鱼座,「浪漫」是最能让你轻松快乐的生活方式。也因为这样的因素,很多原本不是「强迫症」的处女座被生生逼成了「强迫症」。

就这样,原本不信星座的人在相信星座的人的影响下,最终验证了用星座划分人群的「正确性」:星座没有决定我们的性格,但我们的性格却着实被相信星座的人影响了。

对了,你是什么星座的?

郝海龙
2015 年 9 月 16 日


又及,此文发布之后,读到了 Malcolm Gladwell 的代表作之一 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发现此文的观点与此书有很大一部分重合。但在撰写此文时,并没有参考过此书。(2016 年 12 月 18 日 更新)

我们会重新使用纸笔吗?

我不爱写字

我不爱写字

伊格言《噬梦人》阅读记(四)

虽然我写字不怎么样,但很喜欢书法,偶尔也会玩票刻个印。可是对于用笔写字——或者更确切地讲,用笔来记录信息——这件事,我的观点一直都很激进。我认为如果没有国家统一的「受教育(Brainwashing)」的义务,我们的下一辈没有必要学会如何用笔写字。

我也热爱汉语,热爱中文,但对我们来说会用电子设备输入文字已经足够。不妨想一想,在日常生活中,上次你拿起笔写字是什么时候?我想大多数人第一个答案是签字,再要不就是填表,记笔记,或者……头脑风暴?总之,我们用到纸笔的时间越来越少,随着电子设备输入越来越方便,相信仅有的这几种使用场景中的纸笔也会逐渐被电子设备取代。

也许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完全弃用纸笔并不现实(尽管我个人一直很努力)。撇除不用纸笔填表就不给办事的低效无能的政府机关等因素,我们中很多人从小养成的借助纸笔思考的习惯也很难说放弃就放弃。但对我们的下一代来说,从小就开始接触电子设备,纸笔反倒是在玩过 iPad / iPhone 之后才遇到的东西,加上科技一直在进步,如果我们可以不强迫他们去使用纸笔,我想他们即使不会用纸笔写字,可以在电子世界畅通无阻。

无论上面这番论述能否说服你,让我们把时间设定推后两百年,当我说两百年之后的人类将不再用纸笔来记录信息时,相信你会同意我的观点。两百多年以后——这正是《噬梦人》的时间设定——在一个已经可以用水瓢虫记录梦境的时代,居然还有纸笔的存在,居然还出现了用纸笔记录的内容,估计任何人都会感到讶异。

我相信自己并不是第一个提出这一点质疑的人,因为这个问题过于明显以至于没有人会想不到,以至于让我们不禁去想:这难道又是作者有意为之?虽然之前的三篇阅读笔记伊格言都分享到了朋友圈(🖖),我完全有机会去亲自问一下作者本人,但我不想这么做,因为阅读小说本身就是一种再创作,一部文学作品问世之后,作者的想法与另一个读者的想法无异。我们不是在做高考语文试卷,并不需要知道作者写下这段文字表达了怎样的思想感情,何况根据一些高考试卷文章作者的说法,他们自己的思想感情其实并不符合试卷的标准答案。

于是,我自己产生一个有趣的设想。如果确实两百年之后依然会有人需要使用纸笔,那么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首先想起了近些日子火爆异常的新近获得雨果奖的作品《三体》。在这部小说中,为了能够让信息长时间(十亿年)保存,人类评估了各种存储方式,最终选择了:把字刻在石头上。那么《噬梦人》中,用纸笔记录文字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苦衷呢?我不得而知,希望读者朋友可以给我一个你觉得靠谱或者好玩的答案。到目前为止,我个人更愿意相信的解释是:作者喜欢纸笔。

不过既然脑洞已经打开,我们不妨把两百多年之后人类回归使用纸笔当成是一种预言,以我们现在的科技发展来看,这种预言似乎很可笑,但两百多年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就好像网传比尔·盖茨曾说 512K 内存对任何电脑来说都够用了(他自己曾否认说过这样的话,不过这里的重点是这句话的内容),这句话在一九九〇年代就已经变成笑谈,但近些年来这句话似乎又有说中的可能性。当有一天硬盘存取速度足够快,已经可以与内存相抗衡的时候,也许这句话的反而又会变成伟大的预言。对于纸笔,是不是也存在这样的可能性?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小说中说的纸和笔已经完全不是今天的概念了,就像我们今天讲到的手机和二十年前的手机根本就不是一种东西。

(《噬梦人阅读记》全文完)

郝海龙
2015 年 9 月 9 日
题图不是两百年后的纸笔,来自我的 Instagram: haohailong


《噬梦人》,伊格言 著,联合文学,2010.

© 2019 郝海龙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